人生得意须挖坑,莫使脑洞空对月

[三国哨向][曹郭] 短歌行(1)

好久没写曹郭了!这次要写个曹郭only的故事,写个够嗷!

这篇是三国哨向系列的第二篇,之前写过一篇辽荀的《白门楼》(回顾戳我),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cp不同视角也不同,这篇的画风和上一篇偏差较大,且不是我能控制的……😄

这个故事发生在《白门楼》以前比较早的时候,从曹郭觉醒前的初遇开始,到后来半路杀出个陈宫、他们之间不可描述的事情,再到曹郭重逢结束。

有一些二设,但这个系列没有精神体。不会太长,大概十章左右完结。

==========

短歌行

1、

曹操来到食堂的时候,食堂的一角正发生一阵小小的骚动。他前脚踏进食堂,骚动就停止了,几个参与者转身看过来,见来的是他,都露出了有点怂的表情。

“都吃着呢?”曹操似笑非笑地招呼道。不少人从饭桌上讨好地点点头,个别茫然不知所措的,一看就知道是新人。曹操懒得搭理他们,反正自会有人给他们讲明这里的规矩,他穿过两排长桌,走上前去拿自己的那份午饭。

食堂还算宽敞,里面却只坐了二十来人,大多是与曹操年纪相仿的十四五岁的少年,最大的也不过才十七岁。一半是中二脸,一半是叛逆相,唯有曹操独树一帜,不管年纪大小、面相如何,他都能镇得住。

谯县的这个少管所前些年人丁兴旺,但近来时局动荡,大人们尚且疲于应付,哪还有心思把小孩往里面抓。凡是家中有人的,都想尽办法把孩子接走了,留下来的十有八九是没爹疼没娘爱的孤儿小混混,也是最难管教的一批,少管所的氛围因此被搞得十分破罐子破摔。

曹操的情况和其他孩子不一样。打从第一次进少管所开始,他就是这里的一个特例:别人挤在一起住大屋,他可以住单间;别人定时定点参加劳动,他可以睡大觉;别人一天只有三顿饭,他可以随时加餐;别人每天都在被教做人,他大部分时间都在教别人。

曹家在当地是大户,有关系也有底子。原本就算曹操犯了事,家里打点一下就能解决,不至于抓到所里来,但曹嵩管不住自己的儿子,曹家也关不住这个熊孩子,无奈之下索性关进所里,权当是关禁闭,家里还能清静一些。

少管所的看守不敢像对待别的少年犯那样对曹操,只好把他供起来。除了限制一下人身自由,其他方面都由他去。曹操从十三岁起就成了这里的常客,时不时就进来住一下。他在外面当惯了老大,在所里也没孩子敢惹。本来和他一起当老大的还有袁绍,但每次干完坏事袁绍都把自己撇得干干净净,就算撇不干净袁家也不会把他扭送少管所,于是最后被关禁闭的就只有曹操。

其实总的来说曹操还是比较享受关禁闭的时间的,他把这当成是修身养性。所里没有更多的娱乐,他就看看书,导致后来每每想要舞文弄墨或是出口成诗的时候,他都会想起从前在少管所的日子。

曹操拿了饭来到桌边,就在他拿饭的工夫,先前的骚动又继续下去,原来是几个人围着一个小孩,看样子是想抢他的馒头。

这年头地主家也没有余粮,更别提少管所,每个孩子每顿饭只能领一个馒头当主食。当然,曹操可以多领几个。

曹操今天心情一般,并不想管这等闲事。所里的少年犯们打架斗殴恃强凌弱都是司空见惯,通常闹不出什么大的动静,曹操虽然在他们中间说得上话,但也只是偶尔在众人快要玩脱的时候压上一压,免得惊动了看守大家都不好过。其余时候他都用来修身养性——开什么玩笑,要是件件都管,那还不把他给累死。

曹操随意往那边扫了一眼,打算坐下开吃。但就是这一眼,让他不由得“嗯?”了一声。

刚才那小孩被众人围住,他没看清,这时才发现那小孩并非单纯的瘦弱,而是真的很小,身体还没开始抽条,无论年龄还是个头,都与围着他的几个少年不在一个级别。所里显然没有适合他尺码的囚服,最小号的囚服穿在他身上也格外宽大。他死死捂着自己的馒头不撒手,为了保护馒头整个人都蜷缩起来,快要缩进衣服里去了。

“怎么回事?”曹操忍不住出声问道。

几个人立马停了下来,为首的是个酒糟鼻,见状有点忐忑地叫了声“曹哥”。这人比曹操还大上两岁,平时就爱欺软怕硬,自从在外面被曹操揍过以后就改口管曹操叫哥,曹操上次离开时他就关在这,这次进来他还在。

“怎么来了一棵豆芽菜?”曹操接着又问。

酒糟鼻起初以为曹操要过问抢馒头的事,一听原来不是问这个,顿时有了底气,一把揪过那小孩:“这小子蔫坏,我们给他点教训!”

曹操心说不坏的也不可能进这里来呀,你自己什么德行还好意思说别人?嘴上却只“哦”了一声,转眼去打量那小孩。

那小孩被人揪着领子,抱着馒头安安静静地听两边说话,看上去蔫头耷脑的,一双眼睛却贼亮,也正偷偷地打量曹操。

四目相对,曹操还没看出什么来,就见那小孩猛地把身子往下一扎,从酒糟鼻手里挣脱,钻到了桌子下面。

食堂的饭桌是长条桌,两边坐人。那小孩扎下去后就把馒头叼在嘴里,手脚并用飞快地从对面桌下爬过,又从桌边吃饭众人的腿间穿过,钻进曹操所在的桌子下面,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前一扑,抱住了曹操的腿。

曹操:“……”

酒糟鼻等人边骂边追过来,但追到曹操跟前就犹豫了。曹操气定神闲地坐在桌边让那小孩抱着腿,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酒糟鼻思忖了一下,边留意着曹操边对那小孩叫道:“就你这小屁孩也想抱曹哥大腿?赶紧给我滚出来!再不出来我可就动手掏人了!”

曹操拿起自己的馒头,慢悠悠地咬了一口。他感到自己的腿被抱得更紧了一点,那小孩往后面躲了躲,整个黏在了他的腿上。

酒糟鼻见曹操不说话,猫下腰就要来掏人。手刚伸过来,就被曹操捏住了腕子。

曹操嘴里嚼着馒头,不咸不淡地看他一眼。酒糟鼻哆嗦了一下,忙把手抽了回去,陪着笑脸尴尬道:“曹……曹哥说了算。”

曹操点了点头,把手一挥,围在身边的几个人立马散了。众人各就各位,各吃各的饭,食堂里顿时安静下来。

曹操这才揪住那豆芽菜,把他从自己腿上扒下来,拎到旁边的凳子上坐好,问:“你叫什么名字?”

豆芽菜警惕地看看四周,俨然是稍有风吹草动就准备抱腿的节奏,确定自己已经安全之后就吃起了馒头,边吃边答:“郭嘉。”

“多大了?”曹操又问。

“十一岁。”豆芽菜从馒头上面看他一眼,小模样十分老实。

“干什么被抓进来的?”

“偷菜。”

“……”

“偷鱼。”曹操刚想说不可能这么简单,豆芽菜就继续说了下去。

“还有偷蛋、偷饼、偷人家媳妇……”

“等等!”曹操叫他打住,有点严肃地看着他,“是前几天接童养媳的那家吗?”

“嗯。”豆芽菜点点头。

“那小女娃子是你放跑的?”

“嗯。”

曹操瞪着他看了半晌,胸中突然生出一种惺惺相惜之感:“实话告诉你吧,其实我也是因为这事被抓进来的。”

他对这种事向来看不惯,上个月打听到那童养媳原本就是抱养来的,养了没两年这就又要被卖出去,便有心撺掇袁绍一起闹一闹,不料上阵时却被袁绍拖了后腿,二人当场被抓不说,事后曹操还被打发到少管所关了禁闭。那小女孩后来倒是真的不见了,曹操还以为她自己机灵跑掉了,现在才知原来幕后另有黑手。

郭嘉听他讲了大致经过,便说自己躲在小媳妇屋里的时候曾听到外面乱哄哄的,恍然大悟之余也对曹操产生了同情:“当时被他们追着打的就是你啊?”

“咳……”曹操脸上有些挂不住,怎么说也是把老大当了这么些年,而且事情搞砸了也不能全怪他,大部分都是袁绍的锅,“我那是替你吸引了火力,吸引火力懂不?”

“我又不认识你……”郭嘉将信将疑地撇了撇嘴。

郭嘉告诉曹操,他和那小女娃也是偶然认识,对方求他帮忙逃跑,并答应如若事成定有重谢。曹操便问那最后谢了没有,郭嘉说当然谢了,但他把酬劳埋在了一个很隐秘的地方,等将来出了少管所再去挖,一般人他不告诉他。

曹操一面欣慰自己这么快就上升到不是一般人的待遇了,一面又觉得好笑。这根豆芽菜人小鬼大,从他能在危急关头迅速找准最粗的那条大腿抱上就能看出来。曹操平时并不沉迷于当老大的感觉,但这时却突然觉得,给这根豆芽菜当大腿还是蛮有趣的。

tbc

评论 ( 40 )
热度 ( 272 )

© 铃铛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