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得意须挖坑,莫使脑洞空对月

[三国哨向][曹郭] 短歌行(2)

一向屯不住文的我……


前文:1章


2、


一顿饭的工夫,曹操从豆芽菜的嘴里问到了不少信息。郭嘉并非本地人,父母早亡,是从阳翟一路流浪到这儿来的。曹操向他打听路上的见闻,郭嘉说最近到处都流行一种太平道,尤其是在乡下和穷人中间,他沿途看到不少大人都信这个,他还去这些人的传教点讨过吃的。

看在对方抱腿的眼光和两人干过同一件坏事的缘分上,曹操决定把人罩到底。饭后他和相熟的看守打了招呼,说今后让郭嘉跟着自己住。所里的看守们本来还担心大孩子们斗殴时一不小心顺手把豆芽菜打死了,加上曹操享有特殊待遇,听他这么一说,自然无人反对。

曹操把郭嘉领回自己的单间。刚才在食堂里有汤菜香味的干扰,他还没发觉,这一回来就闻到郭嘉身上散发着一股怪味,臭哄哄的,快馊了的感觉。再看看他的头发,又黏又腻乱糟糟的糊在一起,就像糊了的面截子,饶是如曹操这般不讲究的人也觉得有些看不下去。

“怎么不洗澡啊?”曹操嫌弃地扒拉了一下豆芽菜头顶的乱毛,怀疑里面都快长虱子了。刚才听说郭嘉长期在外流浪,这会儿他就看到了流浪的成果。

“他们不让我进澡堂。”郭嘉的视线落在曹操枕边的书本上,伸手就要去抓。

他所说的“他们”自然是指酒糟鼻的那些人。曹操一把将那只脏爪子拨开,叹了口气道:“先跟我去洗澡!”

少管所的澡堂是定时开放的,其他时间不供热水。但是曹操等不了,他可不想郭嘉就这样裹着一身馊味在自己的床上打滚儿。他找来几个保温瓶,全部灌满开水,打算用开水兑着凉水先让郭嘉洗一遍。

他双手各拎着两个保温瓶来到澡堂门口,门没有锁,这个时间里面应该没人。澡堂内部被一堵墙简单分隔了一下,左手有个厕所,右手是洗澡的地方,围着一圈莲蓬头。

曹操把四个保温瓶放在门内,刚想去找个大盆来当澡盆,忽然听见厕所里面传来了一阵不可描述的声音。

少管所不接收女孩子,一群正值发育的青春期少年长时间呆在一起,为了满足那股冲动与好奇心,难免有时会搞出事情。若在平时,曹操也不介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眼下,郭嘉正抱着一盒肥皂站在他身后等着洗澡,表情纯洁。

这就有点尴尬了。

曹操把郭嘉拽离门边几步,按了按他的肩:“在这等着。”

说完他就走进厕所,隔间里的响动正是激烈,让他听在耳朵里,说不出是觉得厌恶还是刺激。他没耐心等,抬脚把隔间的门踹开。

隔间里有两个人,一个坐在马桶上脸朝着门,一个坐在他身上脸朝着墙。朝着门的那个竟是酒糟鼻。

酒糟鼻一看见曹操,顿时萎了。

曹操回到外面,找来一个大木盆。他一手提着盆一手拽着郭嘉往里走的时候,恰逢厕所里的两个人狼狈不堪地出来。酒糟鼻盯住曹操看了一眼,那目光既畏惧又愤恨,既憋屈又恶毒,但他脚下却不敢停留,一声不吭飞快地消失了。

这种目光曹操见多了,根本不当回事。他把郭嘉拖到一个莲蓬头下,往木盆里兑了一大盆温水,把小孩扒光了戳进去,叫他好好搓一搓。

郭嘉被扒光以后更像豆芽菜了,皮包骨头的一小根,只有脑袋还比较大,坐在盆子里慢吞吞地搓着,一盆水不一会儿就浑浊不堪。

曹操一连给他兑了三大盆水,还亲手帮他搓了搓背,那些陈年老垢才总算被搓干净。

洗干净后的郭嘉散发着肥皂的气味,头发还是湿漉漉的,就往曹操床上爬。

曹操把毛巾往他头上一盖,看见他已经翻开了自己枕边的那本《孙子兵法》。

“你还会读兵法?”曹操好奇地凑上前去,看来豆芽菜不可小觑。

“读过一点点。”郭嘉回答,“我小的时候有个好朋友,我在他家里,和他一起学写字。”

曹操嗤笑一声:“就你这么点儿大,还有‘小时候’??”

郭嘉白他一眼,翻了个身继续看书,不再理他。

曹操突然觉得哪里不对。现在郭嘉占着他的床,看着他的书,刚刚他还费了老大的力气亲自伺候这臭小子洗澡,但人家有了兵法就忘了大腿,这么一看自己还真是吃饱了撑的。

“进去点,让我也躺躺!”曹操抓起郭嘉的胳膊和腿把他丢到靠墙的床脚,这才发现他的头发把床单滴湿了,更是气不打一出来。好在郭嘉人小,不占地方,曹操躺在床上感觉和以前自己一个人睡时没什么区别。

带着拖油瓶的日子相安无事地过了几天,曹操很快就适应了。郭嘉比他适应得更快。自从抱上曹操的腿后郭嘉就一跃上升到了食物链的顶层,每顿饭跟着曹操多吃多占,大摇大摆出入澡堂,别人劳动时他可以窝在曹操床上睡觉,闲暇的时候还有书看,小日子过得别提有多滋润。

曹操发现豆芽菜对自己有种自来熟,虽然给他添了些麻烦,但他并不反感这种感觉,相反还挺享受的,因为豆芽菜比所里的其他人有趣多了,看过兵法会和他交流,碰到不认识的字还会向他请教,让他很有成就感。

少管所里没人斗殴时日子还是很平静的。但不知为什么,连日来曹操总觉得酒糟鼻的眼神不太对。从前这个人只是怂,可最近却莫名多了一股阴郁的气质,虽然没再惹事生非,但总给人很不舒服的感觉。

这天晚上曹操又带着郭嘉去洗澡,澡堂子里人不少,只有两个莲蓬头空着。曹操随便选了一个拧开热水,先把郭嘉推过去淋个透湿,让他去一边抹肥皂,然后自己舒爽地冲洗起来。

正美滋滋地搓着胳肢窝,另一侧忽然有些异动。曹操扭头一看,见是酒糟鼻低头扶着墙,身体慢慢往下滑,在他左右洗澡的人问他怎么了,他却不回答。

眼看就要滑到地面,酒糟鼻的身体突然扭动着朝旁边躲去,背上肌肉不停抽搐,仿佛淋在他背上的不是热水,而是滚烫的火星。

曹操搓澡的手慢了下来,留意着看他怎么回事。酒糟鼻的动作让他觉得似曾相识,但一时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正当他试图回忆的时候,那边已经有人走过去拉酒糟鼻。接着就只听“嘭”的一声,去拉酒糟鼻的那个人被整个掀翻拍到了墙上,失去意识扑倒在地,墙面上留下一片鲜红的血迹。

澡堂里的空气瞬间凝滞,水流的哗哗声和酒糟鼻粗重的呼吸声反而让这一刻静如死寂。

“快跑!!”

曹操大吼一声,抓起郭嘉的胳膊就往外跑。

他想起来了。他确实曾在少管所里见过类似的情景。绝大多数哨兵都是在青春期觉醒的,少管所里的孩子们正处于这一阶段,所以这地方难免中枪。曹家祖上曾有过哨兵觉醒的记录,虽然曹操的爷爷不是他的亲爷爷,到了他这一代目前也没有同龄的兄弟觉醒,但曹家的孩子都要从小储备这方面的知识。曹操万没有想到酒糟鼻这种怂货竟然有哨兵的潜质,还真的觉醒了,别说现在他打不过,就算把少管所里的看守们都加起来,也不可能打得过。

其他人听曹操一吼,都回过神来,争相往澡堂外跑。郭嘉刚抹完肥皂还没冲水,浑身滑溜溜的,加上曹操一下子跑得过猛,两人被旁边的人一撞,郭嘉的小细胳膊就从曹操的手中滑脱出去。

曹操忙转身捞人,却被后来的人迎面撞个正着,郭嘉也被挤得扑了个狗啃泥。等曹操好不容易把他捞起来的时候,酒糟鼻已经摇摇晃晃地从里面追了出来。他神色狂乱,眼底通红,涣散的目光渐渐聚焦在曹操身上,凝结成一股恨意。

曹操骂了一声,抱起郭嘉转身就跑。明明是第一个拔脚跑路的,现在却跑在最后面,要不是刚觉醒的哨兵尚不适应敏锐的感官,精神也不稳定,他们此刻哪还有小命在。

对于这种突发情况,少管所并不是没有应对措施,只不过事发突然,众人从澡堂里闹哄哄地跑出来四散而逃,那些没在洗澡的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还在各做各的事。但是很快,被惊动的看守们就发现了酒糟鼻,应急措施也被启动,少管所的所有出入口都被封闭起来,无关人员被疏散开。几个训练有素的看守挑好了地方,准备给酒糟鼻打麻醉枪。

曹操抱着郭嘉径直往少管所的大门跑。他不知道看守们的进展如何,只知道这个地方不能再呆了。刚才酒糟鼻的眼神还让他心有余悸,让他头一次认识到自己原来还可以这样怂。没办法,力量悬殊太大,不怂不是英雄,保命要紧。

他来到封闭的大门前叫门卫开门。门卫见他这副赤诚相待的造型,怀里还抱着一根光溜溜的豆芽菜,十分为难。可曹操却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他仗着他们不敢对自己动手,冲进控制室把门卫推开,自己开了门,然后就在夜色的掩护下向曹家一路裸奔而去。



tbc

评论 ( 33 )
热度 ( 159 )

© 铃铛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