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得意须挖坑,莫使脑洞空对月

[三国哨向][曹郭] 短歌行(3)

有文就更,看则留评,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世界将变成美好的人间……


前文:1章2章



3、


曹操是在快奔到家门口的时候,才意识到自己身上还黏着一棵豆芽菜的。他停下来瞪着豆芽菜,豆芽菜也无辜地看着他。曹操纠结了一秒,这时候把人丢掉似乎说不过去,看这光溜溜的小身板,就算比不上肉包子,至少也是一根排骨,说不定前脚被他扔掉,后脚就被流浪狗叼去啃了。俗话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还是先抱回家再做打算。

第二天一早,曹操就派人去少管所打听酒糟鼻的情况,顺便取回自己的私人物品。其实别的都无所谓,主要是那本《孙子兵法》,那是他的睡前读物,每天不翻上几页就睡不着觉,而且他平时在书上批注了不少读书心得,可说是他最宝贝的一本书。

派去的人很快就回来了,一起来的还有少管所的缉捕人员。酒糟鼻在昨天夜里就被麻醉降服,所里将此事连夜上报,今天就会把人送去哨兵训练营。他们知道曹操一旦跑出来,恐怕是不会乖乖回去的,他们也管不了。但是郭嘉要怎么办,他们需要一个交代。

曹操自然也知道对方是来向自己要人的,但这件事他还没有想好。他叫人去把郭嘉领出来,豆芽菜一见少管所的人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立刻一头扎到曹操身后抱紧他的大腿,眼睛里面泪汪汪的,小模样别提有多可怜。

曹操最受不了他这样,当初在食堂就是被他把腿一抱心就软了,这时对方故伎重演他还是很吃这套。他摸了摸自己下巴上青涩的胡茬,这次连纠结都免了,直接对那些人道:“今后他就是我的小兄弟,你们别再找他的麻烦了。”

所里的人本来也只是走个形式,听他这么说便问何时办理交接手续。曹操顿时又有点后悔,心说这豆芽菜倒是没麻烦了,自己却多出了一堆的麻烦。他自己尚未成年,不能在交接材料上签字,可是话已出口,加上豆芽菜一直泪汪汪地看着他,最后只能硬着头皮说我家老爷子日理万机,你们先把材料送来,等签好了字我自会派人送回去。

所里的人不疑有他,很快便送来材料。曹操少不得又费了一番功夫,先模仿老爷子的字迹给材料签了字,又想办法把老爷子的私章偷了出来。所幸这些事他都有经验,做起来还是比较熟练的,花了几天时间,总算顺利地把郭嘉转移出来。

可是人弄出来了,如何安置又成了问题。曹操一时想不出可以一劳永逸的法子,只好先让郭嘉跟自己住。曹家人多,门客也不少,曹操平日间更是狐朋狗友一大群,只要低调一点,身后多个跟屁虫并不会引人注意。

自从郭嘉知道了自己不用再回少管所、目前也暂时不用再流浪之后,那副泪汪汪的可怜相就从他脸上消失了。他很快恢复了在所里和曹操同住时的大爷作风,每天多吃多占不说,还把曹操的床坐得跟龙床似地,一手拿书,一手抱着糕点,一副有事启奏无事跪安的姿态,让曹操严重怀疑他之前那泪汪汪的可怜相就是为了得到今日之地位而装出来的。

不过怀疑归怀疑,曹操又觉得这至少说明了豆芽菜孺子可教,好好培养一下将来说不定是个人才。于是此后他就常常带豆芽菜外出厮混,除了打架和少儿不宜之事不让他上手,别的什么都教他一点。而豆芽菜也不负所望,不仅脑子好使一学就会,还能有所创造发挥,让曹操很是欣慰。

如此浑水摸鱼地过了小半年,曹操又开始担心起来,毕竟这不是长久之计,说不定哪天被老爷子发现了就要穿帮。曹操左思右想,最后还是夏侯惇给出了个主意,说可以把郭嘉送到寄宿学校去。

曹操自己对学校是没什么概念的。曹家请了私教,小孩们不用像别的同龄人一样去学校上学,所以这些年来曹操一直过着从家到少管所、再到家的两点一线的生活。

曹操找郭嘉说这事的时候,后者正趴在床上看书,糕点渣子掉得一枕头都是。本来按曹操的意思,这件事尚有商量的余地,如果郭嘉不肯去,他还可以想别的办法。但没想到郭嘉一口就答应下来,干脆得无半分留恋之色,曹操心里反而生出些不痛快,心想莫非这豆芽菜当真只把自己当一条大腿,抱完就扔,利用自己从少管所脱了身,现在机会来了就想单飞。

他正想着这些有的没的,就听见郭嘉问:“那我以后还能找你玩么?”

“当然了!”曹操脱口而出,想了想又摆出威严的姿态来加上一句,“别忘了走到哪儿我都是你老大!”

“好的老大。”豆芽菜点了点头,又问能否把《孙子兵法》借走去看。曹操知道这本书他连月来其实已经看过很多遍,认为他这么做恐怕还是因为书上有自己的批注,心里立刻舒坦了许多:既然如此,那不如赏给这豆芽菜拿去睹物思人吧!

事实证明郭嘉果然也没有让曹操失望,住进学校以后也常常偷跑出来与曹操玩耍,有时还在曹家过夜,两人一聊就能聊个通宵。曹操这才明白郭嘉并不是想要单飞,他可能只是单纯不愿在曹家住。但学校伙食不如曹家的好,豆芽菜正在发育,曹操总担心他吃不饱,每次他来家里曹操就拼命投喂,平时还差人去学校给他送吃的。这些事曹操起初都做得很低调,毕竟郭嘉本质上是个黑户,学费也是花的曹操的私房钱。但后来有一天郭嘉来找曹操玩耍时被后者发现身上挂了彩,曹操一怒之下亲自去学校门口堵人,把对方痛扁了一顿,这下子他想低调也不行了。

这样玩玩闹闹不务正业地又过去两年多,外面时局越发扑朔迷离,太平道信徒众多,弄得到处人心惶惶。不过曹操并不是很关心这些,对他来说生活中更值得关注的变化是时隔多年,曹家终于又出现了哨兵,而且还祸不单行,一下子就出了两个。

夏侯惇在十七岁头上觉醒了。紧接着曹仁也觉醒了。两人很快相继被送走,成为正式的在册哨兵。曹家的长辈们为此打点了不少关系,主要原因有两个:一是绝大部分哨兵在训练结束后都要被派往前线或是从事相当危险的工作,往往很难平安终老,曹家希望自家孩子将来留在相对安全的地方,至少能够保住性命;二则是女性向导历来极为稀缺,而男性哨兵又不可能与普通女人结婚生子,曹家为了保住延续香火的概率,总得让已经掉进坑里的两个孩子在相亲的时候占些优势。

也正因如此,曹操在家中的地位变得越发重要起来。如今曹家已经成年却未觉醒的儿子只有他一个,虽然也有哨兵是成年后才觉醒的,但数量很少,所以目前看来他最有希望肩负起传宗接代的重任。不过曹操本人对此事却不上心。他才十八岁,还有大把的青春有待挥霍,撩妹嘛可以,找媳妇那就不必了。

夏侯惇和曹仁走后,曹操在家里更呆不住,一有机会就往外跑,等把时间混得差不多了,就去学校找郭嘉。如今的郭嘉已经不是当初的豆芽菜,在曹操的精心培育下,他已经长成了一棵青葱的豆苗,虽然还是细长的一根,但最近似乎有了长喉结的征兆,个头也一下子窜到了曹操肩膀那么高,让近一年来没怎么长个的曹操感到了一些压力。

在心智方面,曹操觉得自己就算挺早熟的,不料郭嘉比他更早熟。随着个头长高,豆苗的心眼多了,胆子肥了,主意也大了。幸而曹操身为老大的权威尚在,只要是他说的话,郭嘉都会听,所以也没闹出什么事情来。

这天二人外出归来时天色已晚,走在学校附近的一条寂静街道上。眼看前方已经能望见学校的灯,忽然迎面走来一人,在不远处站住,毫不客气地打量二人。

曹操刚觉着这人有点面熟,就听见对方阴测测地叫了声:“曹哥。”

曹操定睛一看,猛然认出,这不就是当初的那个酒糟鼻吗!只不过人家已经把酒糟鼻治好了,所以他一下子没认出来。

“好久不见!”曹操心虚地寒暄,他有不好的预感,这酒糟鼻应该不是碰巧从这儿路过这么简单。但是今天他已经不可能像当初那样逃跑了,现在他们相距不到三米,就算给他八条腿,他也拼不过一个哨兵的速度。况且就算能跑他也跑不了,因为郭嘉还在旁边站着呢,他总不能丢下郭嘉自己跑了。

“您这是衣锦还乡啊?真是让人羡慕!”打不过就只能卖怂,曹操向来信奉大丈夫能屈能伸,想干大事就要拿得起放得下,面子什么的都是身外物,是浮云。

酒糟鼻道句哪里哪里,说自己只是来出任务,顺便和曹操见上一面。曹操问他什么事,酒糟鼻便冷笑了一声:“没什么事,就是来揍你。”

话音刚落,曹操的身体就飞了出去。

是被酒糟鼻的拳头打飞出去的。

曹操在半空中眼冒金星,鼻血横流,只一拳就被打得连妈都不认。他仅存的意识在疯狂爆粗,妈的没想到这小子如此玻璃心,屁大点事还能记恨这么久,早知今日当初就不该让他喊我哥,应该我喊他哥才对!

当初他拿拳头说话,如今人家也拿拳头说话,看起来很公平,叫人无法反驳。

酒糟鼻揍完一拳又冲上来,把曹操按在地上一顿暴打。在晃动的视野中,曹操看见一旁的郭嘉头也不回地拔脚就跑。

酒糟鼻掐着曹操的脖子把他提起来,嘲笑道:“看吧,你的人都跑了。”

曹操心说你装什么逼,我的人才不会跑呢,郭嘉那是喊人去了。学校附近设有警铃,按下就可通知附近的警卫队。不过为了不死得更惨,他忍住没说出来,只噗噗往外吐了几口血唾沫示弱。

酒糟鼻很享受地把曹操吊了一会儿,果然神色一凝。哨兵可以听到常人听不到的声音,郭嘉那边的响动已经传进了他耳朵里。

酒糟鼻一把将曹操掼在地上,又开始紧锣密鼓地打了起来。

曹操见他这反应就知道他听见郭嘉报警了。现在他只盼警卫队能快点赶到。他知道酒糟鼻不会真的把他打死,因为那样麻烦就大了,但这样打下去就算不死他也可能被打残废。

远处很快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可来的不是警卫队,而是郭嘉。这豆苗平时看起来懒懒散散的,曹操都不知道他居然还能跑这么快。

郭嘉飞也似地跑到两人跟前,却没停下。他就着惯性扑到酒糟鼻身上,抱住了对方的一条胳膊。酒糟鼻毫不在意地甩了一下,竟没甩脱,顿时大怒,挥起那条胳膊又狠狠甩开,郭嘉这才被甩了出去。他落地时身上传来一声清晰的“咔”的响声,是骨折的响声。曹操心里一下就慌了。但是郭嘉立刻又爬了起来,他的一条胳膊垂在身旁不能动,却又用另一条胳膊死命缠住酒糟鼻,让他不能痛快地去打曹操。

曹操直想破口大骂,跑都跑了干嘛还要回来?!报完警远远地等救援不行吗?!但这时他已经没力气骂了。从前他并不羡慕曹仁和夏侯惇,觉得做个普通人比做哨兵滋润得多。可此刻他羡慕所有的哨兵。如果他也是个哨兵就好了,那样郭嘉就不会挨揍,至少不会为了保护他而挨揍。

转眼间酒糟鼻又将郭嘉甩开。这次郭嘉爬不起来了,只能眼睁睁看着酒糟鼻举起拳头。曹操正想着再来一拳自己恐怕要呜呼,就听见郭嘉大叫:“住手!住手!”

后来每当回想起这件事,曹操都还记得郭嘉当时的样子——他无法阻止酒糟鼻,又不愿曹操挨打,绝望之下竟然一反常态地撕声大叫,就像一只疯狂的小野猫。

令人惊讶的是,郭嘉这么一喊,酒糟鼻竟然真的住手了。他的全身都僵在那里,一脸惊愕不知所措的表情。

曹操怎能错过这个机会,立刻起身反扑,用尽所有力气把酒糟鼻的后脑勺砸在地上,然后照脸一通暴打。也不知酒糟鼻到底怎么了,竟然一直没有反抗。当警卫队终于赶到的时候,他已经被曹操打昏了过去。

直到多年以后曹操才总算明白,那其实是郭嘉第一次动用潜在的向导力量。虽然彼时距离郭嘉真正觉醒尚有不少时日,但他却成功地以一棵豆苗的精神力量制住了酒糟鼻。郭嘉本人说这是撞大运,但曹操却不这么认为。都说患难见真情,他觉得这应该是爱的力量才对。


tbc

评论 ( 58 )
热度 ( 205 )

© 铃铛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