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得意须挖坑,莫使脑洞空对月

[三国哨向][曹郭] 短歌行(6)

前文:1章2章3章4章5章


6、


曹操猛地抓住那只手,一翻身坐起来,可随即就感到一阵头晕目眩。沉睡的感官仿佛被他这个动作惊醒,一瞬间大量信息蜂拥而入,火光、烟味、泥土气,风声、虫鸣、树叶声,还有许多他来不及辨识的感受,以及身边人的说话声,此刻在他听来宛如雷鸣:“老大,老大?你怎么了老大!”

“闭嘴!”曹操抱着脑袋痛苦地吼道。

那人立刻闭嘴了,一声不吭地蹲在一旁。曹操缓了好一会儿才渐渐适应,转头盯着他,开口时语气依然有些凶狠:“你怎么在这儿?”

郭嘉好像丝毫不觉得自己做错了,理直气壮地说:“我要是不在,你现在已经被他们拖走了。”

“你从什么时候开始跟着我的?”曹操觉得自己简直快被这小子气死了,亏他还煞费苦心地安排把人送走,结果人家根本就没打算听他的话。曹操在他面前演戏,他就在曹操面前演戏,一点亏都不吃。真不知道那几个曹家伙计发现人不见了以后是什么心情。

“从洛阳啊。”郭嘉边说边拿出干粮来分给曹操,看起来还有些得意。他说他是走出一段之后才又悄悄跑回洛阳的,此后就一直跟着那些官兵,但他们都没发现他。

“这叫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他嚼着干粮总结道,“我只要看看他们的反应,就知道他们打算做什么,你有没有被他们发现。”

“那刚才我被围殴的时候你怎么不来帮忙?”曹操已经无力吐槽,心说就你这小屁样儿还自称黄雀呢,撑死了就是一乌鸦。其实他心里很清楚在当时那个情况下,郭嘉不现身才是正确的,但这小子实在太可气了,他忍不住就想骂他两句。

“因为我对你有信心嘛。”郭嘉把干粮咬得嚓嚓作响,欠揍地说。

曹操也拿起干粮咬了一口,只觉全无胃口,便又放下。郭嘉安静地盯了他一会儿,突然收敛神色认真问道:“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

曹操看了他一眼,一时也不知从何说起。郭嘉想了想,又道:“我看你跟那些官兵打架的时候,好像和以前不太一样,是不是和这个有关系?”

曹操低头叹了口气。郭嘉何等机灵的人,一猜就猜到了其中的联系。从前酒糟鼻觉醒的时候,曹操曾给他讲过一点哨兵向导的常识,但后来他们在生活中对这方面鲜有接触,所以郭嘉知道得也并不深入。现在听他口气中带有迟疑,就知道他其实也还不敢确定。

既然他都这么问了,曹操也不瞒着,就道:“奉孝,我可能真的会变成一个哨兵。”

郭嘉愣了一愣,脱口道:“真的?那岂不是很厉害!”

曹操缓慢地摇了摇头。且不说他这个半成品能否顺利完成转变,现在他尚在逃亡中,很多事都不能去做,尤其是最为迫在眉睫的对向导素的需求,这一条首先就无法满足。

“如果真是这样,那你是不是需要找一个……呃,叫什么来着?”郭嘉挠了挠头上的乱毛,“向导?是向导吗?”

曹操点点头:“不一定非得找个向导,其实只要有向导素就行了。”

郭嘉就问向导素是啥,曹操便说那是从向导身上提取的一种物质,可以对哨兵进行精神安抚。他没有说向导素的来源是人的体液,因为体液又分好几种,郭嘉毕竟还是未成年人,有的细节还是不要说得太详细比较好。从前曹操跟他讲哨兵需要找个向导结合的时候,也只是把这说成是“结对子”,是战友或伙伴的纯洁关系,并没有告诉他这“结对子”的核心内容,所以他猜在郭嘉的想象中,哨兵大概只需要找一个向导进行一番玄之又玄的精神交流,就可以万事大吉。

“那一般什么地方才会有向导素呢?”郭嘉又问。

“军营,大型哨塔,县级以上的府衙,或者……”曹操说到这里就住了口,眯起眼睛看看他,“你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郭嘉嘿嘿一笑:“再往前走就是中牟县了。我们可以去偷。”

“不行。”曹操不假思索便否决掉。这太危险了,不知到时会遇上什么情况。如果那些官兵不知道郭嘉的存在,他俩还能彼此照应一下,但万一郭嘉暴露了,也被拉进黑名单,那不仅郭嘉会有性命之忧,他们两人都会变得十分被动。

曹操想到这些,又加重语气叮嘱道:“这次一定要听我的。不要乱来。”

郭嘉乖顺地点了点头,嘴上却道:“我没乱来。我是机智地来。”

曹操一下子被他气笑了,笑着笑着也就不气了。其实能在这里见到郭嘉,说不高兴那是假的,说不感动也是假的。先前的恼怒只是因为觉得这样做太冒险了,曹操心里知道郭嘉这一路上跟着自己很不容易,光看他从头到脚瘦了一圈,小脸黝黑,眼睛里还带着血丝,就知道他一定吃了不少苦头。其实曹操早就知道,无论发生什么郭嘉都不会把他丢下,忘记这一点是他的错,他不该怪郭嘉的。

“吃好了就休息吧。这些天都没怎么睡吧?”他说着又细细地打量了一下郭嘉,只见这家伙把自己弄得灰头土脸不说,衣服也又破又旧,俨然把从前的流浪日子重新过了起来。曹操看着心疼,便寻思着如果明天自己情况能好一点,就去弄点野味来给他补一补。

说来也怪,自从和郭嘉说上话以后,曹操虽然还是没什么胃口,却感到自己的身体渐渐舒适了一些,凌乱的感官似乎也平静了不少。那些远远近近的细微响动他还是感知得到,却已经不那么令他焦躁了。他甚至能逐层分辨那些动静,捋清自己收到的信息,从身边的事物到很远的地方,虽然视线被洞口的藤蔓阻挡,但他都能感觉得到。

这种感觉非常奇妙。此前他一直被觉醒的力量折磨,还从未享受过它的好处,现在总算能略微感受一二。他理所当然地认为这是因为郭嘉的出现让自己打心眼儿里感到踏实和安心,所以情绪也变得比较平稳。虽然郭嘉身板瘦弱,武力值也堪忧,曹操却总能从他的身上找到足够的安全感。这对于曹操,尤其是眼下的曹操来说,实在比什么都强。

他一边这么想着,一边又把目光转到郭嘉身上来。但就在这一瞬间,他突然意识到不对。

先前他的感觉太混乱了,让他无从分辨。刚才他虽然能够分辨,却又由于新奇的感受而忽略过去。因此直到这时曹操才发现,尽管两人之间隔着空气,他还是能感觉到郭嘉的体温高得有些不正常。

这念头一动,曹操就已经伸手去摸郭嘉的额头。郭嘉被他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下意识就要往后躲。但是曹操已经摸到了,顿时心往下沉,厉声道:“发烧了怎么不说?”

郭嘉可能也没想到他会这样,先咽了口唾沫,才有点心虚地说:“没事,过两天就好了。”

曹操觉得他真是太低估郭嘉折腾自己的本领了,继续追问:“烧了多久了?”

郭嘉眼珠一转,继续打太极:“没多久,就是有点着凉,真没事。”

曹操知道再追问下去也是白瞎,便问他有药没有,吃药了没。郭嘉忙说有,接着就麻利地把随身包袱里的药掏出来,十分狗腿地递给曹操。曹操亲自把药过目,督促他吃了,脸色这才缓和,又催他快去睡觉。

先前郭嘉在山洞里铺了一张简陋的草床,原本是让曹操躺着的,他自己的还没来得及铺。曹操见外面天都黑了,不便再出去走动,就逼着郭嘉在那堆草上躺下,又把自己的上衣全脱下来,给他裹在身上捂汗。

“你不冷啊老大?”郭嘉抬起脑袋拱了两下,还想抗争,被曹操一把按住:“别乱动!哨兵的体质和普通人不一样,这种温度还冻不到我。”

其实他何止是不怕冷,这些天来穿着衣服对他来说简直就像上刑。

郭嘉大概真的累了,缩进衣服里面很快就睡了过去。曹操在他身边坐了一会儿,也就地躺下。他知道自己应该尽量休息,但不知怎么回事,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

如果他真的成了一个哨兵,将来必定是要找个向导结合的。结合意味着绑定,绑定就意味着一辈子,反正哨兵和向导当中死了任何一个,另一个都很难健全地存活下去。

可是曹操并不喜欢就这样和别人绑定,尤其是和一个素未谋面的陌生人绑定。从前他也了解过哨兵向导的匹配制度,他觉得这对双方都很不公平。他还是更喜欢自由自在的日子,况且他也从未有过和什么人“绑定”的生活经历。如果真要说的话,那就是郭嘉了。这些年来他在哪里郭嘉就在哪里,到了洛阳以后更是吃喝拉撒都在一起,如果将来必须要和某人绑定,他倒更希望是和郭嘉,而不是和别的什么人。

然而曹操随即就忧伤地想到,他和郭嘉将来是注定不能在一起厮混的。他是一个哨兵,需要和自己的向导结合,他的未来充满危险,不知道哪一天就会死于非命,所以他今后都不能再拖着郭嘉一道了。郭嘉应该过更好的日子,过太平日子,最好娶个能干的媳妇,生上一窝小郭嘉,将来儿孙满堂,平安终老。

曹操想到这里,不由叹了口气。一想到郭嘉将来要娶媳妇,他就觉得难以想象。想想郭嘉这么机灵的人,那得娶多机灵的媳妇才行啊。别看这小子平时挺欠揍的,其实对人好起来那可真是掏心掏肺的好,这一点曹操自己就深有感触。但是只要想到郭嘉将来还会对别人掏心掏肺,曹操就明着不爽暗里也不爽,心头十分不是滋味。

他脑子里左一个郭嘉右一个郭嘉,数着郭嘉就慢慢睡着了,可没过多久又醒了过来,不是因为睡够了醒的,而是生生被痛醒的。

深更半夜,曹操从浅眠中醒来,感到一阵剧烈的头痛。


tbc

评论 ( 43 )
热度 ( 160 )

© 铃铛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