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得意须挖坑,莫使脑洞空对月

[三国架空][辽荀] 半杯咖啡半杯酒(1)

憋不住脑洞,我先挖为快……
看了军师联盟里那可怜的文若吓得我赶紧挖个辽荀压压惊……

标题看上去很像《半山》的姊妹篇,但实际上和《半山》没有任何联系。😂

双向暗恋。HE。很俗套温吞的一个故事。

1、

下午五点二十八分。

荀彧把目光从面前的书页上抬起来,投向店外。

当街的落地窗前有一条长桌和一排高脚凳,桌上点缀着几盆小巧的绿植。荀彧的目光从绿植间穿过,自然而然地落在店门口的空地上。

槐树的绿荫下,张辽正把他那辆黑色的山地车停在那里。他今天穿了一件藏青色的长袖衬衫,袖子挽起来半截,露出左腕上的手环。他穿着惯常的仔裤和休闲鞋,依旧斜挎着那个帆布单肩包,锁好车子后,就转身朝店门走来。

他一转过身,荀彧的目光就悄悄垂落,回到面前的书页上。可过了片刻,却没听见门口有动静,便又抬眼向外望去。

原来是恰逢店里的两个服务生到门口收一把巨大的方形遮阳伞,两个都是小姑娘,细胳膊细腿儿的,一个双手抓着伞柄,另一个费劲地拧着旋钮。张辽把车钥匙揣进裤兜里,走上前去,一手握住伞柄,一手往下一拧,伞就被收了起来。他单手提起阳伞放到墙边,两个小姑娘在他身后笑嘻嘻地道谢。

这一幕发生在落地窗天蓝色的窗框内,一切声响都被明亮的玻璃隔绝。黄昏的余晖是斜打的柔光,将这安静的画面染成温情的暖金色。

荀彧默默看了一眼,合上手中的书本,转身开始收拾东西准备下班。

荀彧来到这间咖啡店里做咖啡师才不到两个月,但他已适应了这份工作所带来的简单而规律的生活节奏。店里以下午六点为界,六点以前的白天卖咖啡,六点至凌晨一点卖酒。张辽是店里的调酒师,每天下午五点半会准时到店,着手接荀彧的班。他们一个值白班,一个值夜班,在彼此上下班的交接点,有半个钟头的重合的时间。

事情原本应该是很简单的。半个钟头的时间本不足以让两个性格安静的人产生过多的交集,但偏巧就在一个月前,荀彧搬进了张辽住着的公寓里,成为了这间公寓的合租者。

公寓的房本上写的是郭嘉的名字。郭嘉知道荀彧刚回国不久,没固定的住处,便摆开一副两肋插刀的架势,说要把自己的一套闲置公寓收拾出来,让荀彧住下。荀彧和他是发小,又是大学同学,关系如亲兄弟一般,对此没有半点怀疑。他看了郭嘉发来的几张公寓照片,定了搬家时间,没过几天就直接从临时的落脚处搬了过去。

可是,直到他用郭嘉给的钥匙打开公寓的大门时,荀彧才惊讶地发现,这间公寓里竟然已经住了一个人。

张辽显然也没想到有人会不事先告知,就在那个时间拿钥匙捅开了自家的大门,当场就愣住了。

张辽的工作时间与常人不同,夜里一般两点到家,早上起得较晚,因此荀彧开门时,他才刚下跑步机冲了个澡,身上只遮了两块毛巾,一块围在腰上,一块搭在肩上。

两人一个站在玄关处,一个站在客厅里,直愣愣地对视了几秒,还是荀彧先反应过来,快速地说了句“抱歉,是我弄错了”,然后就倒退了出去,砰地把门在自己面前关上了。

他关上门后,手在门把上停留了片刻才彻底回过神来,忙把手一缩,仿若摸到了滚烫的烙铁。他转过身,发现那两个搬家公司的工人还站在走廊里,等着他给结账。

他盯着自己的行李,试图思考接下来要怎么办,可陡然加快的心跳不容他思考,突然停滞的脑子也不准许。

如果这里住着的是别人,他也同样会感到惊讶,但那也只是惊讶而已。

他万万没有想到,住在这个地方的竟然是张辽。

早知道郭嘉打的竟是这个主意,他无论如何也不会听他的。

“抱歉,我找错地方了,咱们先下楼再说。”他匆匆对那两个工人说道。

两个工人有些迟疑。他们刚才明明看见荀彧用钥匙打开了房门,现在却又说走错了地方,这显然是前后矛盾的。

可荀彧却顾不得那么多,推着其中的一个拉杆箱就往电梯间走。他心神不宁,担心发生更多的变故,只想赶快离开。

正在这时,身后的房门突然开了,一个人在门口喊了一声:“等等。”

荀彧只得停下来,半转过身,接着就看见张辽快步走近,来到他身边,看了看他又看看那两个工人,先报了一个地址,然后问:“是这里吗?”

荀彧只觉嗓子发干,还没想好怎么开口,就听见一个工人积极地答道:“是呀,就说是要送到这儿!”

张辽微微点头,又转脸看向荀彧。他已经穿上了短袖T恤,下面是长裤和拖鞋,气息不太均匀,应该是穿上衣服就立刻追了出来。满头湿发也没有擦,还在滴滴答答地往下滴水。

“真的是我弄错了。”荀彧笑了一笑,有些无奈。

“先搬进来再说吧。”张辽恍若未闻,拎过他手中的行李箱转身进了屋。两个工人见状,巴不得马上拿钱走人,忙也跟着把剩下的东西搬了进去。

荀彧看着走廊里的东西瞬间被搬空,深吸一口气,再缓缓吐出来,转身来到门口。

张辽把手中的行李箱放在门内,又给两个工人指了放东西的地方,然后从玄关处挂着的背包里掏出自己的皮夹,问工人:“多少钱?”

荀彧惊了一下,终于冷静下来,忙上前阻止,自己把钱付清。张辽看着两个工人出去,把门在他们身后关上。这一来,屋里又变得十分安静。

“我不知道来的是你。”片刻的沉默后,张辽先开了口。他对荀彧解释说,郭嘉曾向他提过近期有人要来合租,让他把那间客卧先空出来,但他并不知道来的是荀彧,也不知道会来得这样快。

荀彧从他的话里听出了自责的意思,立刻说道:“这不怪你,是我事先没问清楚。如果知道你住在这里的话我是不会贸然打扰的,实在对不起。”

他见张辽垂眼看着一旁的行李箱不说话,心又往下沉了一沉,接着道:“我会另外找地方住的,这次真的是麻烦你了。”

他说完这些之后,也不知还能说些什么,只好再度沉默。张辽听他说完,终于把眼抬了起来,摇头道:“找房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客卧我已经腾出来了,在找到房子之前,你就先住这里吧。”

荀彧心中叹了口气。他先前住的地方已经退掉了,不可能又搬回去,眼下带着这么多行李,也不便立刻去找酒店。何况张辽已经这么说了,东西也都已经搬了进来,如果继续推辞,似乎太不领情。

他刚才把话说得急,现在回想起来,这些话似乎有些歧义,容易让人产生误解。虽然和张辽住在一起会让他忐忑,但他更不希望被张辽误解。

最后荀彧只好答应了下来。他打算找机会给郭嘉打个电话,问问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已经过去了九年,他还要拿当初的事做文章。

tbc

评论 ( 34 )
热度 ( 90 )
  1. The rebellious one铃铛铛 转载了此文字

© 铃铛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