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得意须挖坑,莫使脑洞空对月

短评短歌行——曹郭竹马战天降

嗷嗷嗷嗷嗷嗷,谢谢绿毛!吼开森!

小绿毛外苏里愣:

最喜欢曹老板的一点之一就是不能把世界让给我们鄙视的人,要让良币吃饱饱! @慢半拍的铃铛 总攻接住前半段短评!后续的发展,鉴于我猜啥啥不中,敲碗坐等就是,反正总攻承诺是HE!嗯,等完结再交长评=w=。


 


说起曹郭这个CP,我下意识的印象就是金风玉露一相逢,闪瞎狗眼无数。从谯县村口到洛阳夜店,从颍川同学会到水镜校友群,天雷地火的天降感,短暂却无比闪亮,引无数竹马竞折腰。然鹅,总攻的这篇新曹郭,竟然是一篇长情的竹马。


 


乱世里的少管所,曹老板在青葱岁月里不负众望的是个精力旺盛的问题少年,而奉孝无从考证的童年,也被描绘成了问题儿童——“不坏的也不可能进这里来呀”。然而问题儿童和问题儿童是不同的。问题可以在于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也达不到主流的要求,所以惹出问题;也可以在于,太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但与主流“规矩”不能兼容,所以成了“问题”——比如偷jie人jiu媳shao妇nv……嗯,你们果然问题略同。


 


既然问题略同了,这俩家伙顺理成章地结gou为da朋cheng友jian,老曹过上了铲屎官一样的幸福生活,投喂着鸡肉(鸡翅?)和《孙子兵法》给奉孝主子。在老曹把奉孝送到寄宿学校的时候,奉孝利落的答应让老曹一瞬慌了神,害怕失去,害怕被利用,害怕这段时间的美好只是一厢情愿,直到那一句单纯的“那我以后还能找你玩么?”“当然了!别忘了走到哪儿我都是你老大!”纵使日后沧海横流物换星移。


 


因为我是老大;所以知道,我的人跟我一样不吃眼前亏,才不会跑,一定是去叫警卫;所以什么也不说,我的人也会知道我要以身犯险,假装乖乖听话离开再来个乌鸦在后。因为认准了老大,早熟豆苗纵使再胆大心肥也从不乱来,只在老大的英明领导下机智地来,除了拼上性命当老大头上的棉花。


 


分化带给老曹的不仅是想撞破脑袋痛苦的,更是对如何生活下去的恐惧。不想被过于敏感的感官折磨,不想一生面对另一个陌生向导(虽然宫台并没有兴趣睡他吧),不想失去自由。如果真要和什么人绑定,那希望是郭嘉——他和他的“小弟”早在不知不觉的竹马生活中被渐渐绑定,或者说是羁绊着,经历过战斗、逃亡、离别、重逢,没有磨合和妥协,一如天降的那一天。


 


好的架空同人文是一种很神奇的东西,就算元朝宋朝唐朝战国统统来一遍一投胎开始抗日,转换了时空身份和设定,还能认得你眼睛。CP感就像信息素一样有特定的味道,曹郭的【划掉】信息素【划掉】CP感,与竹马天降无关,你说叫臭味相投?嗯,我们换个好听点的,叫惺惺相惜。

评论 ( 2 )
热度 ( 42 )
  1. 铃铛铛小绿毛外苏里愣 转载了此文字
    嗷嗷嗷嗷嗷嗷,谢谢绿毛!吼开森!

© 铃铛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