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得意须挖坑,莫使脑洞空对月

[三国哨向][曹郭] 短歌行(10)

本来想着下章能完结,然鹅,我爆字了……again

前文:1章2章3章4章5章6章7章8章9章

10、

郭嘉把曹操的手拿下来,握在手里捏了捏,道:“袁绍虽然外强中干,但毕竟地广人多,将来咱们与他之间必有一战。不过现在咱们的力量还不够扳倒他,所以得先示弱。除了归顺和人质不能答应,其他事情,他让你做什么,你就先替他做着吧。”

曹操听他一口一个“咱们”,心里很是舒坦,可眼见他说话间已露出疲色,又心疼得不行,忙把上衣给他披上,按下胸中翻涌的情绪,道:“你放心,我都明白。”说着又摸摸他的背脊,“你在我这休息一会儿吧,我让人给你弄点吃的。”

郭嘉看来是真的累了,听话地点点头。曹操把自己的行军床铺好,让他躺上去,给他盖好毯子,然后就出门交代做饭的事。

他此前被人追着打了一路,军中的粮草已所剩无几,就算能撑到鄄城与荀彧汇合,鄄城里也收不上多少粮食,为长远计还是能省则省。为此他不久前刚下了死命令,军中从上到下包括他本人在内,每人每天的口粮都必须定额配给,按从前的量减去一半,全在大锅饭里吃,谁也不许搞特殊。但现在他和郭嘉好不容易才见上一面,郭嘉的身体更是令人忧心。曹操把自己未来三天的口粮提前预支出来,叫负责大帐的炊事兵拿去开个单人小灶,嘱咐量要做足。他自己饿几天不要紧,但他绝不能饿着郭嘉。

他吩咐完后便又回到房间,见郭嘉面朝里躺着,就悄无声息地搬了个小凳在床边坐下。

这两年来曹操已经能熟练地运用哨兵的一部分能力。对他来说,根据呼吸和心跳判断一个人是否已经入睡并非难事。他知道郭嘉这时还没睡着,但也不算醒着,应该是刚进入浅层睡眠。他盯着他的后脑勺发了会儿呆,又把亲他的口感和抱他的手感回味了几遍,这才琢磨起袁绍的事情来。

关于袁绍肯派郭嘉来见他的原因,曹操已经隐约想到了一些。当下袁绍显然是有恃无恐,他知道郭嘉过去是曹操的人,也知道袁军对曹军是压倒性的优势,所以他料定即使让郭嘉见到了曹操,曹操也不能把郭嘉留下。

这一招实在太狠。袁绍其实并不在意曹操是否会同意举家迁往邺县,他派郭图跟着来看情况,一是为了看曹郭的关系是否牢固如初,二是为了看曹操是否会真的听话。如果第一条无法满足,那么就要看曹操的态度,而郭嘉则失去作为人质的价值,回去以后只能充当血袋到死;如果第二条无法满足,那么袁绍就可以立刻吃掉曹军,以曹操现在的落魄境地,袁绍想这么做简直易如反掌。

不管怎样,郭嘉都是一颗被动的棋子。他能否成为人质不是袁绍决定的,而是曹操决定的。要么曹操自保,让郭嘉成为弃子;要么曹操在自保的同时也保住郭嘉,但这就必须同时满足上述的两个条件。

这么一看,是否让郭嘉来见曹操,对袁绍来说并没有那么重要,这只是对曹操的试探罢了,而无论试探的结果如何,都必然会让曹操十分憋屈难受。

可是,袁绍终究是袁绍,曹操又想。这一招也实在太蠢。一来,他绝无可能看着郭嘉在袁绍那里坐以待毙;二来,以袁绍那优柔寡断的性子,只要他稍微表现出乖乖听话的模样,袁绍就不会真的吞掉他的势力。

这两个条件,曹操都可以让它们得到满足。

对策其实非常简单,但曹操的心情却没有因此变得轻松,因为他知道,所有的简单和容易都是建立在把郭嘉送回袁军的前提下的。

郭嘉自己显然也明白这一点,所以在见面之初才表现得那样冷淡。他想让郭图认为他对曹操已没那么重要,这样袁绍至少不会以他为筹码,逼着曹操为袁军卖命。

曹操知道,郭嘉一定早就把所有的可能性想清楚了。可是郭嘉太在乎他,所以才会选择让自己成为弃子,以此为他换取面对袁绍时的更大余地。曹操还知道,郭嘉让他不要答应人质的事,在说这话的时候,郭嘉并没有把他自己算作人质。

郭嘉一心想让曹操的处境变好一点。可惜曹操在见面之初没能领会他的意图,把他强留了下来。

事实上,当曹操想通所有的关键和细节之后,他认为郭嘉的深思熟虑错了,而自己在一时冲动之下所做出的举动才是正确的。

他庆幸自己让郭图看到,郭嘉对他仍然十分重要,因为只有这样,他才能保住郭嘉。

他想保住郭嘉的心,和郭嘉对他的心,是一样的。

曹操盯着郭嘉的后脑勺,不自觉地叹了口气。

他一边叹着气,心里却是暖的,仿佛从郭嘉那里得到了极大的抚慰。

正常情况下,向导唾液中的向导素能通过接吻传递给哨兵。可是郭嘉的向导力量被抑制了,一点也没能泄露出来,所以曹操在吻他的时候,也没有产生被向导素成功安抚的感觉。他甚至一时忘记了郭嘉是一个向导,只因纯粹的情动而吻他。曹操心里很清楚,那不是哨兵与向导之间的相互吸引,而是作为两个普通人所产生的,发自本心的情感和冲动。

就算失去了向导的力量,郭嘉也能让他得到安慰。只有郭嘉能安抚到他,让他感受到真正的平静与满足。

曹操盯着郭嘉的后脑勺,盯着盯着,终于忍不住爬上床去,从后面环住他,把他抱在怀里。

他这一抱,郭嘉就醒了,睁开眼迷糊地眨了眨,皱着眉头转过脸来,颇不满的样子。

曹操顿时后悔了,但人既已被弄醒,看样子也不可能再睡着。他用手背贴了贴郭嘉的面颊,心里很不是滋味:“你睡得太浅了,这样怎么能休息得好。”

可郭嘉却不在意,把身子一撑就坐起来:“几点了?”

“快到饭点了,”曹操打量着他的神色,“你饿不饿?我去拿点吃的来。”

郭嘉摇摇头,掀开毯子:“我还是回去吧,不然郭图该起疑了。”

“他早就起疑了。”曹操按住他不让他动,“听我的,今晚你就睡在我这儿。反正他都已经起了疑,咱们不如就把这事坐实。”

“什么事?”郭嘉一愣。

曹操把他往怀里带了带,看着他笑。虽说郭嘉这人平时挺机灵的,但偶尔犯起傻来也很可爱。曹操把嘴巴贴上他的,勾着他的舌头缠绵地往他嘴里亲,黏糊了一会儿,才松开他笑道:“就是我和你的关系这事。”

郭嘉不动声色地看着他,看了一会儿,把眼垂下,抬腿就要下床。

曹操当然没漏掉他红了的耳根子,心里笑得更欢,心说明明睡觉前还跟自己亲得干柴烈火,怎么这时候反倒经不起撩拨。他边想边把他箍紧了不撒手,板起面孔道:“这事你必须听我的,没得商量。”

他算准了郭嘉拿他没办法,不可能为这事跟他耍横,而且郭嘉现在没了向导力量,也不可能像从前那样暗示他。两人僵持了片刻,果然郭嘉先让了步,破罐破摔地说道:“我饿了,我要吃饭。”

曹操乐得又在他嘴上啃了一口,这才放开他,开门叫人把做好的晚饭拿进来。

虽说是预支了曹操的口粮才开上的小灶,但这顿晚饭着实简单。除了馒头就是粥,只有主食没有菜,更没有肉。一大碗杂粮粥里漂着些剁碎的野菜末,那是炊事兵在不违反军纪的前提下费心给小灶提升的待遇。

郭嘉在吃饭问题上从不跟曹操客气,坐下来后只扫了一眼,拿起一个馒头掰成两半,一半递给曹操,剩的一半往自己嘴里塞。

“你吃吧,我不饿。”曹操看看他说。

郭嘉嘴里嚼着馒头,把手举着,大有你不接我就不放的气势。但曹操也没打算松口,又道:“我真的不饿,待会儿要和他们吃大锅饭呢。这些是专门给你做的,你都吃了吧。”

郭嘉只当没听见,还是把手举着,咽下馒头后又低头吸了一口粥,这才慢悠悠地说道:“你骗谁啊。一个快要断粮的主公,又开小灶又吃大锅饭,我要是你的兵我早反了,杀了你还能做几个人肉包子填填肚子,何苦等到今天?”

他说完就继续啃自己的那半馒头,把另一半馒头举在曹操面前,还是一动不动。

曹操的眼里一热,心里面又酸涩又滚烫。他突然想起很久以前,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郭嘉就是叼着这样的一个馒头,爬过来抱住了他的腿。那时的郭嘉可能只是为了保住自己的馒头,但不知从何时开始,郭嘉的馒头里也有了他的一半,甚至不论被逼迫到何种境地,郭嘉都是想着他的,因为郭嘉已经把自己的心和人生都分他了一半。

曹操把眼里的那点热憋了回去,他没有再放任情绪爆发出来。他接过馒头咬了一口,又在郭嘉终于放下的胳膊上揉了一把,淡淡地道:“这么举着也不嫌累。”

郭嘉没搭理他,两人专注地埋头吃饭,很快就把粥和馒头一扫而光。

tbc

评论 ( 48 )
热度 ( 205 )

© 铃铛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