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得意须挖坑,莫使脑洞空对月

[阴阳师手游][狗博] 怀中音 09

前文:0102030405060708

博雅已经有了拉条和DPS,还需要打火机和大奶,嘿嘿。


09  博物馆失踪案


直到回到了晴明家的小院,博雅也依然在回想着当晚早些时候发生的事。

那些寄生魂不知被谁控制,竟会成群结队地向他发起攻击。他只是一个普通的捉妖师,自从灵力觉醒以来,从未招惹过任何可圈可点的大妖怪,正式在寮办注册之后,也不过是为了养活自己而四处奔波,由于能力有限,接的多是中低级的委托,就算被妖怪们记恨,首当其冲的也不该是他,倒是比他厉害的晴明更有可能因此而遭殃。

那时他已经想到了寄生魂的背后另有操纵者,可是白峰的突然出现,对方的笛声与和歌,以及后来交谈的内容,让他全然忘记了自己应当及时追查下去。眼下那操纵者早已逃之夭夭,寻找其踪迹的希望已经十分渺茫了。

想到白峰,博雅的心情稍稍好转了一些。虽然这家伙还是神秘兮兮的,一副让人琢磨不透的模样,但每当与其相处时,博雅都能从对方身上感受到一份超乎寻常的友善。白峰不仅屡次救他,同意带他一起完成委托,还总是送东西给他。现在有了武城月的担保,对方另有阴谋的嫌疑总算是排除了,可博雅却无法连其示好的举动也一同无视掉。

白峰面冷又高傲,本领深不可测,看上去可不像是个滥好人,但要说他是有求于人才这么做,似乎也讲不通,至少博雅目前尚未发现白峰需要自己的帮助。

博雅想来想去,想不出个中缘由。唯一能断定的是,白峰的心里一定藏着很深的心事。那种强烈的无法言说的孤独感,无论是从他的笛声中还是从他吟诵和歌时的表情中,博雅都能感觉得到。当时博雅只顾着留意曲子的另一半,并没有把白峰的反应放在心上。现在回想起来,他突然觉得自己应该对白峰更好一点,至少好好地安慰他几句,让他不要那么难过。

没错,白峰当时一定是很难过的。虽然博雅尚不知晓具体的原因,但在回想这件事的时候,他就是如此认定。

他一边思索着此前的种种,一边心不在焉地回到家中,却发现晴明并不在家。直到一小时后博雅洗漱完毕准备睡下,晴明也依然没有回来。

晴明平常作息规律,极少加班,到了这个时间还没回家,恐怕是让什么难缠的鬼怪绊住了。尽管博雅并不担心舍友会有性命之忧,他还是掏出手机拨了晴明的号码。

对面很快接了起来。晴明的声音有些急促,不等博雅开口就抢先说道:“我正要打给你。”

博雅觉得奇怪:“怎么了?你在哪?”

电话里的环境音非常安静,听上去晴明是在室内接的。果然对面立刻答道:“我在博物馆。这边出了一件相当棘手的事情,需要白峰帮忙,你能联系上他吗?”

博雅一愣:“我可以试试……”

“那就拜托你了。不管用什么方法,请他尽快到博物馆来。你也过来。我等你们。”晴明匆匆地说着,原本安静的环境音里很快出现了一点微弱的交谈声,似乎有其他人正在走近。于是晴明又低声说道:“详情见面再谈。拜托了。”说完就干脆地挂了电话。

博雅望着发亮的手机屏幕,还不及梳理思绪,手指就已经下意识地开始翻找不久前刚刚保存在手机里的白峰的号码。

晴明透露的信息十分有限,但博雅至少能确认他目前没有危险。京都博物馆里收藏着众多年代久远的古物,这种地方出现鬼怪的概率要远高于城市中的其他区域,这也是当初晴明申请到博物馆工作的原因之一。不过今夜的事情却有些古怪。晴明在博物馆里遇到了麻烦,如果这麻烦已经超出他力所能及的范围,按惯例他应该向寮办求助才对,毕竟寮办才是捉妖师们最可靠的倚仗,可为什么他不找寮办却要找白峰呢?

博雅迅速找到白峰的号码,拨号前却不由顿了一顿。且不说现在已经临近半夜,白峰很可能已经休息了,就算他还没睡,这么晚了突然被电话打扰,还是为了一件连博雅也说不清缘由的急事,以他的性格,不知道会不会答应。

这件事博雅是一点把握也没有,但想到晴明的处境,他还是硬着头皮把电话拨了出去。

“找我有事?”

几乎在电话接通的一瞬间,白峰的声音就传了过来。他这个人大约是完全不懂得如何社交,当然也可能因为他认定博雅深夜找他不可能是为了闲聊,尽管这是博雅第一次和他通电话,他却连最基本的礼节性问候和寒暄都省去了,不等博雅反应过来就直截了当地发问。

博雅张了张嘴,总算把险些脱口而出的“是啊”憋了回去,问道:“你睡了吗?”

“什么事。”白峰用肯定的语气重复了一遍。

博雅听他的口气,似乎不像是会拒绝的样子,便三言两语将事情说了,最后抱歉道:“这么晚还打扰你真不好意思,可是事出突然……”

“你在家?”白峰又问。

“嗯。但我会尽快赶过去,我们在博物馆见——”

“在家等我。”

白峰不容反驳地说完便挂了电话。博雅忙拨回去,对方却不再接。按理说他们分头赶往博物馆才是最快的方式,可白峰也不知在想什么,竟打算先与他汇合再一起去博物馆,难道这样就能让他们更快吗?

博雅虽有些焦急,却还是一边等着白峰,一边又给晴明去了电话,告诉他白峰已经答应帮忙,不过路上恐怕要多花些时间,让晴明再等一等。谁知他刚打完电话,门铃就响了起来。博雅开门一看,发现来的竟然是白峰。他下意识扫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从他与白峰通话到现在,总共才过去了不到五分钟。

“你……”来得未免也太快了吧!你该不会是就在我家门口和我打的那个电话?!

“走吧。”白峰无视博雅惊讶的表情,淡淡地说道。

博雅想到正事,便也顾不上刨根问底,抓起挂在玄关处的背包往肩头一甩,反手带上大门:“这个时间没有地铁,只能骑自行车了,你骑晴明的那一辆。”

“不必。”白峰握住他的手腕将他拉近,一手遮住他的眼睛,另一手环上他的腰身,把他搂在自己身前。博雅刚要挣扎,却感到环在腰间的手臂陡然收紧,接着他整个人都被向上提升,双脚随之离开地面,如果不是凉爽的夜风在周遭不断吹拂,他差一点就产生了自己在坐电梯的错觉。

“喂……”博雅紧紧地抓着白峰的手臂,刚才他本想把这手臂推开,但是现在他改了主意——他怕自己会掉下去。

无奈之下,他只好去掰遮住自己眼睛的手指,想看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可白峰的手指紧挨着他的眼睫,他才刚摸到,就听见对方在耳畔低声警告:“不要乱动。”

这一声贴得非常近,那温热的呼吸直吹进博雅的耳朵里,带来一阵麻痒。博雅缩了缩脖子,僵住不敢动了。

“这样更快。”白峰的嘴唇离开他的耳朵,解释了一句。

“我、我们是在飞吗?!”博雅什么也看不见,听觉因此变得敏锐。除了呼呼的风声,他还听到了类似羽翼扇动的声音,扑簌簌地迎风振颤,强劲而有力,环绕在他们的左右两侧。

“别这么小气,让我看看嘛!”他不知道白峰为什么要遮住他的眼睛,也没有继续尝试挣脱,但嘴巴却依然说个不停,企图打动白峰让他松手,“我来猜一猜,如果我猜对了,你就让我看看怎么样?……你擅长风系法术,能带人飞行的应该也是风系的式神……风系式神,还有翅膀……嘿!我知道了,是鸦天狗!”

“你猜错了。”片刻的安静后,白峰说道。

“怎么可能?”博雅还不死心,“你就让我看看吧,我只看一眼。”

“现在不行。”

“为什么?”

“看了会掉下去。”

“……你骗谁啊!”

毫无意义的对话并没有持续太久,博雅就感到他们开始下降。突如其来的坠落与失重感让他一阵心慌,但他的双脚很快就稳稳地踩到了地面。这时白峰才终于松开双手,博雅立刻从他怀中跳了出来,见周围看不到一丝式神的影子,失望之余难免就有些腹诽。

尽管如此,博雅还是不得不承认白峰说的没错,这确实比自行车要快多了。

晴明显然也没想到两人竟来得这样快,一面领着他们往里面走,一面诧异地问博雅:“你不是从家里来的吗?”

“是啊……”博雅神色复杂地看了白峰一眼,“不过我们是——呃,飞过来的。”

晴明听了一愣,但很快就反应过来,微微笑道:“原来如此,想必是很厉害的风系式神吧?难怪就连寮办也向我推荐白峰君呢。”

博雅刚想抱怨自己飞了一路也没见到什么式神,却被最后一句话吸引了注意。看来请白峰到博物馆来并非晴明的本意,而是寮办的意思,这可就十分罕见了。

“到底是什么妖怪这样厉害,竟连寮办也解决不了?”

“现在就带你们去看。”

晴明选了一条不起眼的偏僻通道,带两人直接进入了博物馆的办公区域。在这短短的几分钟里,他向两人大致讲述了事情的经过。

最近,京都博物馆接收了一批艺术大学的研究生到馆内修习。可是就在昨天,一个名叫伊吹宗介的美术生却在博物馆内失踪了。

之所以确定是在馆内失踪的,是因为学生“消失”的全过程被安装在博物馆展厅内的监控摄像头记录了下来。当时博物馆已经完成了傍晚闭馆前的清场,但伊吹宗介还没有离开,因为他还在展厅内临摹一幅古画,这是他修习的功课之一。从监控录像上看,负责清场的工作人员在与伊吹讲了几句话后就离开了展厅,而就在此后不久,伊吹的身影竟突然从监控画面中凭空消失了,展厅内变得空无一人,古画前面只剩下了他所使用的画具。

在伊吹失踪一夜之后,他的家人和同学于今天早些时候报了警,而博物馆方面也发现了问题。但是当时的监控录像实在太过诡异,根本无法解释在眨眼之间的一两秒钟里,展厅内究竟发生了什么。

作为博物馆的工作人员,晴明自然也被牵涉其中。他立刻意识到这很可能是有鬼怪在作祟,可是当他来到展厅内察看时,却发现此事不是凭他一人之力就能解决的。他第一时间联络了寮办,请寮办出面应付前来调查的警员——无论是对其记忆的局部删除还是轻度篡改,寮办都有丰富的经验。而这么做的目的只有一个,即是让人们将这件事当作一件普通的失踪案件来看待。

但与此同时,捉妖师们却要负担起找回伊吹的任务。

由于这件事波及到博物馆、校方、警局以及伊吹的家人,寮办对此十分重视,武城月和武城羽都亲自来了。兄弟两人的看法与晴明一致,伊吹这些天来所临摹的那幅古画有很大的嫌疑。然而经过屡次尝试,谁都找不到突破口,于是兄弟俩向晴明推荐了白峰。后来的事情,博雅便都知道了。

“原画已经被我转移到了安全的地方,目前挂在展厅里的是一幅复制品。”

晴明说到这里,他们已经来到了一间储物间的门前。博雅注意到门口设有结界,他回头看看白峰,却发现此人还是面无表情,似乎刚才所听到的一切都与他无关。

三人一进入储物间,博雅就看到了晴明所说的那幅古画。它被挂在一面空白的墙上,平静得犹如一幅普通的画卷,让人感觉不到一丝妖邪之气,即使被晴明的结界笼罩逼迫,也没有露出任何异样。

不过博雅知道,越是厉害的鬼怪,隐藏自身的本领就越大。如果失踪案的确与这幅古画有关,那还真如晴明所说,是一件相当棘手的事情。


tbc

评论 ( 12 )
热度 ( 90 )

© 铃铛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