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得意须挖坑,莫使脑洞空对月

[韩叶] 往事不堪回首(一)

一篇旧文,修了修搬过来。

技术校对: @湛上秋  合体的青春不堪回首啊哈哈哈哈


(一)


“叶秋叶秋叶秋叶秋”

“一叶之秋一叶之秋一叶之秋一叶之秋”

“人呢人呢人呢人呢人呢”

“在不在在不在在不在在不在在不在”

叶修起身去上了个WC,回来就看见消息被刷,QQ狂闪,不用想也知道是谁。

“来了!”他坐下喝了口水,忽略了QQ,在游戏的消息栏里回复。

“你终于出现了!今天我霉到爆了!为什么今天人品这么差呢?难道是因为最近BOSS抢得太多?可抢得多又不能怪我,自家BOSS都看不住那能怨别人吗!难道长得太帅招式太华丽也是一种错误?喂喂我说你有在听吗??”

“有啊。”叶修说着,继续打怪练级。

“气死我了气死我了气死我了气死我了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能让黄少天气成这样的时候还真不多。自从两人在荣耀里相识到现在,除了最初被叶修修理的那一次,黄少天的抢BOSS大战基本上顺风顺水。每次抢到了他都会到叶修这儿来刷屏,偶尔不慎失手——比方说现在,他也会到叶修这儿来刷屏。

“BOSS而已,抢抢总会有的。”叶修心不在焉地安慰。

“BOSS事小,男人的尊严事大!你现在在哪?我去找你!”

“千波湖……”叶修一边刷怪,一边把自己的坐标丢了过去。“到底怎么了?”一定要面谈?消息里说不行?

刷屏破天荒地暂停了十秒。

“你还有多的裤子吗?”一条消息非常勉强地跳出来。

“啊?”叶修一怔。

“我问你有没有多的裤子!裤子,就是装备!”

“被爆了?”叶修犀利地指出,“多行不义必自毙啊!”

“你妹!!!”

“小孩儿说话不要这么粗暴。要有礼貌。”

“谁是小孩儿?你说谁是小孩儿??是男人就来PKPKPKPKPK!”

“不和裸奔的人PK。有伤风化。”

“你妹啊!!!快借条裤子给我!!!等我攒钱买了再还给你!!!”

消息虽是这么刷着,叶修还是翻了翻自己的东西。

“不好意思,这个真没有。”

“那就把你的脱下来!”黄少天毫不含糊。打字时,夜雨声烦已然来到一叶之秋的面前。“快脱快脱快脱快脱!!!”

“凭什么啊?”叶修问。

“就凭咱们是穿一条裤子的好兄弟!”夜雨声烦昂然。

“啊,找到了,”叶修说,“有一条准备送给沐橙的白裙子,你拿去遮羞正好。”

夜雨声烦果断连屏也不刷了,扭头就走。

“能爆你的人,那也不差啊,是哪一路英雄?”叶修一边打字一边笑。这时的黄少天年纪太小,还没变嗓,为了不暴露自己幼稚的年龄,他一直坚持打字,不到万不得已绝不使用语音。但普通级别的手速无法满足他大神级别的话唠,所以提高手速成了他荣耀初期最为迫切的需要和刻苦练习的目标。

“不认识!就一死硬死硬的拳法家!他们那队就他还行,我好不容易等他耗到半血才出手,可他居然连BOSS也不要,飞过来追着我打!BOSS的仇恨还在他身上啊!你见过这么不要命的人吗?!而且这爆装备的概率和被雷劈中也差不多了吧?我堂堂男子汉做人从不装13怎么就能被雷劈呢?没天理啊!没天理啊!!”

“半血也能把你爆了?不掉裤子那才是没天理。”叶修说。见黄少天还在悲愤地刷屏,便补上:“他在哪?ID是?”

“大漠孤烟!!!”只见四个字恶狠狠地跳了出来。



夜雨声烦一个箭步上前:拔刀斩!上挑!三段斩!上挑!看剑!看剑!连突刺!银光落刃!唰唰唰!唰唰唰!唰唰唰唰唰唰唰!刹那间,血花飞舞,缭乱苍穹,大漠孤烟只喊得一声“好快的剑!”,便两眼一翻轰然倒下,浑身装备爆了一地。剑客收剑回鞘,仰天长笑:“哇哈哈哈哈!这就是你爆我裤子的下场!!!” 

——这是黄少天的脑补。 

夜雨声烦一个箭步上前,大漠孤烟毫不退让,双拳迎上,如猛虎下山,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一顿海扁之后,夜雨声烦已然扑地,爆得渣都不剩。正在这时,一叶之秋战矛挺进,对着大漠孤烟戳戳戳!戳戳戳!戳戳戳戳戳戳戳!大漠孤烟悲壮地倒下,也爆得渣都不剩。一叶之秋拾起二人装备,扛着战矛,扬长而去。 

——这是叶修的脑补。 

叶修和黄少天找到大漠孤烟的时候,此人正独自在野外闷头刷怪。一番飞速的脑补,夜雨声烦连文字泡都没冒一个就要往上扑,却被叶修拦住。 

“什么意思?什么意思什么意思?我要去把我的裤子抢回来!一雪前耻!!” 

“淡定!”叶修飞快地回复,“光着屁股嫌不嫌丢脸?连我都替你害臊!”而后徐徐上前,通过语音向那人招呼道:“呵呵,这位兄台!” 

大漠孤烟一拳了结了手头的怪,转过身来,火红的拳头上还残留着技能的余辉。他看向一叶之秋,片刻,又看向夜雨声烦。 

夜雨声烦的文字泡立刻恢复了工作。 

“兄台身手不错啊!”叶修的声音很是愉快,可愉快中却扬起了挑衅和杀意,“不如,咱们来切磋切磋?” 

“打就打!”简洁的一句,大漠孤烟挥拳抢攻。他的声音如冰冻的碎石块般粗砺坚冷,可拳头却仿佛带着滚烫的劲风扑面而来。叶修的双手从容地应对,精神却愈发亢奋。一区的开荒进行到现在,40级的玩家虽然不多,但如此招招抢攻的人还是头一次见到。这家伙可能是比较独,否则像一叶之秋这种十处打锣十二处在的ID,怎么会从没与他遭遇过。 

这是一场具有历史意义的伟大战斗。很多年后当霸图和嘉世成为死敌,记者们也试图从尘封的黑历史中扒拉出斗神与拳皇的第一次交锋,但三位当事人却令他们大失所望。 

首先,他们见不到叶修的面。 

其次,他们见到了韩文清的面却不敢追问太多。 

最后,黄少天的回答让所有人泪流满面:“什么?第一次交锋?大漠孤烟和一叶之秋吗?让我想想哈……太久了都记不清了啊!那是哪年的事?一区?你确定?难道不是联赛开始那一年?我果然还是年纪太大了吗……” 

这一架叶修只觉打得畅快无比,不管怎样,那也是一段血气方刚的岁月啊!只不过后来他回忆这一段时,总觉得自己的血气方刚放在当时的韩文清面前就有点儿不够看了。韩文清的字典里是没有退让二字的,放眼望去满篇都是进攻!进攻!进攻!这打法逼得一叶之秋将他的战矛使得酣畅淋漓。 

是个好对手!叶修高兴地想着。但遗憾的是如果他这时稍微留意一下战局之外的夜雨声烦,他就会发现黄少天已经快要被憋出内伤了。 

“好!好!他还在冷却!快上快上!背后有破绽!对!戳死他戳死他!哎呀当心,不能让他得手!那是鹰踏!冲啊——!打他脸打他脸打他脸!!!” 

满当当的文字泡已经不能满足黄少天了。他把字体加粗,放大,用尽手段打击大漠孤烟的嚣张气焰,为一叶之秋呐喊助威。 

这时,大漠孤烟终于再度开口了。 

“大人打架,小孩不要插嘴!”他冷冷地说道。

“你才小孩你全家小孩!!!”黄少天怒吼。

是的,怒吼。

不是文字泡。

那又尖又脆的声音回荡在交战双方的耳麦中,大漠孤烟一招快过一招的流畅攻势明显一滞。虽然他觉得这剑客的说话方式十分幼稚,且第一次交手就被爆了裤子,但他还是能看出对方的技术和意识在玩家中算是一流的,等级也还不错。因此,他根本就没想过此人会是个嫩货。

大漠孤烟停顿了一瞬,一叶之秋也停顿了一瞬。并非叶修不知黄少天的底细,这实在是正常人在突然爆发的高分贝刺激下的正常反应。

夜雨声烦不管不顾地冲了过来,浑身散发出光着屁股也拼了的英勇。不仅如此,已经暴露年龄的他毅然抛弃了文字泡,开始破罐子破摔地继续使用语音。叶修哑然失笑,连忙操纵一叶之秋向后腾挪给他让位,看似为他掠阵,实则袖手旁观这一场小虎崽挑战大老虎的自杀式PK。不过令叶修有些意外的是,大漠孤烟好像丝毫没有受到黄少天语音的影响,在第一次停顿之后,这位兄台的拳脚再次有条不紊地施展开来。没过多会儿,由于急火攻心而破绽百出的夜雨声烦就再次躺平,而大漠孤烟先后与两人交手,只剩下不到四分之一血。叶修暗暗一阵激动:看来,自己的脑补就要实现了!

“我要杀了他!我一定要杀了他!!我要追杀他到天涯海角让他永世不得翻身!!!……”

无视死者的呜哇乱叫,一叶之秋提起战矛从容上阵。这种事他干得多了,一般情况下对方有两种反应:破口大骂,或者狼狈逃窜。但是大漠孤烟没有这样做,他沉着地接战,直到血红也没有说过一个字或是刷过一个文字泡。叶修不由呵呵一笑:“很有骨气嘛,老兄,要是我不能赶紧把你爆了,我都会觉得对不住你啊!”

话音刚落,战矛已经刺中了大漠孤烟,紧接着两个连击,最后轻轻巧巧的一记龙牙,多余的力气一丝儿也没被浪费,拳法家默然倒下。

夜雨声烦和大漠孤烟各爆出了一点点钱。叶修让一叶之秋拾起来,目光一斜,发现有一条新的系统消息。

玩家大漠孤烟申请加您为好友。

不需要考虑什么,叶修直接点了同意。对方立刻丢过来三个字和一个标点,个个都掷地有声:

竞技场。

“行啊,”叶修回复,“不过找我打架,是要交费的。”

“多少”

“嗯……先把小剑客的裤子给我吧!”

这句话扔过去以后,好一会儿对方都没有反应。叶修还以为自己错看了人,正有些失望,等待的消息终于跳了出来:

“裤子给你,你跟我打。”

“哪个房间?”叶修问。

大漠孤烟给了房间号和密码。叶修一边操作一边给黄少天去了条消息。可不久前还在刷屏的黄少天并没有回复,估计是被娘亲喊去吃饭了。叶修让一叶之秋踏进房间,还没来得及开口,就收到了来自大漠孤烟的交易申请。点开一看,果然是夜雨声烦的小裤衩。

“你很耿直嘛!”他赞叹道。

“开始吧!”大漠孤烟不愿啰嗦,径直下场。

“开始?开什么始?”一叶之秋的头顶上冒出了一个文字泡,在此情此景中显得特别无辜,“我不记得我答应过你什么啊,老兄?”

说完,转身,出房。顺便又丢给黄少天一条消息:

“天仔,你的小裤衩我帮你要回来了。”


tbc

评论 ( 10 )
热度 ( 51 )

© 铃铛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