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得意须挖坑,莫使脑洞空对月

[韩叶] 往事不堪回首(三)

前文:(一)(二)


(三)

六人来到叶修指定的集合地点。油伞和桃木都是第一次见到大漠孤烟。苏沐橙虽然在叶修的显示屏上见到过这个角色,但在游戏里也是第一次见面。

叶修向三人介绍:“这是小漠漠,前不久刚认识的好兄弟。”

“哈哈哈哈哈哈!”夜雨声烦的文字泡膨胀起来,“小漠漠!”

“哎,别这么没大没小的啊!”一叶之秋看了夜雨声烦一眼,“小漠漠也是你叫的吗?”

“……”

不知是因为想到了众人此行的起因,还是因为黄少天确实感觉到大漠孤烟的操纵者比自己年纪大,总之,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在叶修说完这句话后,夜雨声烦竟然没有反驳。

“怎么个情况?”油伞呵呵一笑,看向一叶之秋,“不是要打群架吗?有什么计划没有?”

“打群架??”桃木大惊。

“就是说,需要我换衣服?”沐雨橙风也惊。

这段时间苏沐橙每天给沐雨橙风换一套衣服,换来换去到了今天又换回了法师的长袍,只不过这次不是宝蓝色的,而是玫瑰红的。她很清楚这不是枪炮师该穿的东西,所以一听说要打群架,担心叶修为了增强角色的配置而要求她给沐雨橙风换装备,顿时十分紧张。

“呃,衣服嘛……”叶修倒是没有考虑太长的时间,“不用了,就这样吧!”

“太好了!”沐雨橙风松了口气,显然很高兴。

“……”从一开始就没说过话的韩文清,现在是真的有点无语了。一叶之秋甚至是夜雨声烦叫他“小漠漠”,他根本就不在意,一点儿也不会放在心上,因为在他看来,名字称谓什么的都是浮云,在荣耀里,实力才是最能说明问题的。就算夜雨声烦叫他一万遍“小漠漠”那又怎样?到了竞技场还不是一样被他打趴。这些都算不得什么。令他在意的,是面前的这几个角色。

一叶之秋自然不用担心。从接触到现在,韩文清虽不能说对其了如指掌,但也已经比较熟悉。这家伙现在和大漠孤烟一样,同是41级。

夜雨声烦也没有太大问题。虽然总是在竞技场里输给韩文清,但无论是技术还是意识,都毫无疑问应该划入靠谱之列。这孩子刚刚升上40级,单挑一般玩家甚至是一挑多也不会吃亏。如果不是被无下限的群殴,之前绝不至于挂得如此狼狈。

剩下的三个ID,其中那个油伞是个散人。理论上说散人的技能优势比较明显,而这人的级别也很过硬,42级,是唯一一个等级和索克萨尔相当的角色。也许一叶之秋找他过来就是专门为了对付索克萨尔。荣耀一区开荒至今,随着越来越多的玩家转职、升级,荣耀里渐渐流行起一种说法——“没有职业就是最好的职业”,说的就是散人这种玩法。但韩文清知道散人并非完美得没有弱点可寻。他自己也和散人交过手。因此,这个油伞到底能把散人的力量发挥到何种程度,还有待进一步的观察。

如果单纯只看一叶之秋、大漠孤烟、夜雨声烦和油伞这四人,如果抛开相互之间的配合度不谈,如果不出什么意外,这应该是一个非常强力的组合。可问题就在于他们要对付的是一个有组织、有配合的10人队,而他们这边只有6人,而且这6人中还包括了刚刚在那儿一惊一乍的沐雨橙风和桃木这两个ID。

沐雨橙风才32级。桃木比她略高,33级。韩文清在赶来的路上已经和一叶之秋私下交流过,了解了对方队伍的大概情况。人一10人队,所有角色都在35级以上。不管怎么说,面前这两位的等级也差得太远了。而且从沐雨橙风的穿着和这姑娘刚才的反应来看,打架显然没有打扮来得重要。至于那个桃木……面对一个碎碎念着“你要保护我啊阿伞,到时候可别忘了给我加血”的牧师,你还能抱有什么样的期待?

从来到集合地点的那一刻起,韩文清就在不动声色地观察着一切。这时他初步形成结论:这是他荣耀以来见过的最不靠谱的团队,没有之一。

“大家都加下队伍吧!”安抚了受到惊吓的苏沐橙,叶修又说,“天仔,你给大家介绍下情况。”

几人很快加了进来。黄少天开始在团队频道里大段大段地刷屏,其内容可归纳如下:

索克萨尔一队10人,分三组行动:神枪手独自潜伏在森林;四人队是骑士、弹药、圣言、召唤,骑士为队长;主力队是术士、牧师、拳法家、剑客、元素法师,术士为总指挥。等级方面,索克萨尔42级,骑士、拳法家41级,牧师、剑客40级,其余人在40级以下、35级以上。

这里就能看出黄少天确实不是凡人了。在从遇袭到被爆的短短时间内,他不仅记住了所有敌人的ID,就连哪个ID用什么招数打了他几下都记得清清楚楚。他一边详细地介绍,一边愤怒地吐槽,搞得众人不得不在那些密密麻麻的段落里辨认夹杂其中的有效信息。

“目前我们所知的就是这些了,”黄少天好不容易刷完,叶修出来继续,“我的意思呢,是既然要为民除害,那就得清除干净,不留余孽。”

“那必须的!”油伞同意。

“三组拆开,各个击破。”韩文清的意见很简洁。

“英雄所见略同啊!”油伞赞叹,“那个神枪手可以好好利用一下。”

“嗯,我就是打算让你去利用呢!”叶修说,“这个光荣的任务交给你了,你就带着老陶不要大意地上吧!”

“啊?”听到这话,桃木又是大惊,“对付神枪手,阿伞一个人绰绰有余了吧?还用我也去啊?”

“当然,”叶修斩钉截铁,“这一战,没有你不行啊!”

“为什么?”

“因为你是诱饵。”

“……”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桃木还没来得及嚎啕,夜雨声烦已经嚷嚷开了,“为什么是诱饵?你到底有什么计划?快说来听快说来听!我也要参与!”

“嗯,是这样……”于是叶修把先前就酝酿好的想法向众人说了一遍。

“就知道你要这样搞!”油伞哈哈大笑。

“不错。”韩文清依然很简洁。团队的不靠谱必须用战术的靠谱来弥补。韩文清认为,一叶之秋的这套思路,就目前来看的确是最佳选择。

“所以啊,老陶!有了你,我们才能演得更加逼真啊!”叶修声情并茂地总结。

“……”桃木欲哭无泪。

“不用担心,你只要本色出演就可以了。”叶修安慰。

“……”桃木泪流满面。

“好了,如果大家没什么疑问,那就开始行动吧!”叶修说着,操纵一叶之秋来到大漠孤烟身旁,“伞爷带老陶先走,天仔隐蔽跟上,我和小漠漠殿后。”

“我呢?”沐雨橙风问。

“你跟着我,等我指令就可以了。”叶修说。

“好~”苏沐橙对这个安排很满意。

“走着!”油伞一声招呼,身形已然飘远。桃木默默地跟在他后面,很快也看不见了。而夜雨声烦则是等二人跑出一段距离以后,这才抬脚出发。

一叶之秋和大漠孤烟并排朝森林的方向走着,一旁跟着沐雨橙风。不一会儿,夜雨声烦的影子也消失在了远处。叶修把视角朝大漠孤烟那边晃了一晃,开口道:

“小漠漠,咱们来商量一下对付主力队的战术吧?”

“集中火力,各个击破。”韩文清的思路不变,语言也还是很简洁。“先杀牧师。”  

叶修表示赞同:“干掉圣言和召唤以后,四人队还剩下骑士和弹药。我们最好能赶在两队人马汇合之前动手。”

“突袭吧。”韩文清说。

“你和我?”

“可行。”韩文清说。

叶修笑了:“其实,我们连埋伏这一步也可以省掉,因为就算我们站在他们面前,他们也不认识我们。”

“嗯,我们就在岸边等。”韩文清说。

“到时候你主攻,我为你掠阵,能多杀一个算一个,”叶修说着,视角又朝大漠孤烟那边晃了一下,“牧师过后是拳法家,剑客……就留给天仔去玩儿吧!”

他们正边走边聊,这时,团队频道里出现了一条油伞方面的消息。要不是叶修眼尖,这条消息很可能已经被夜雨声烦无聊的刷屏淹没掉了。

“发现目标!建立仇恨中……”

“这么快啊!”叶修对先锋队的工作效率十分满意。这是他计划的第一步:引蛇出洞,利用森林里的神枪手引出索克萨尔的四人队。这一步的关键之处有三:一是不能引起对方的怀疑,要让神枪手以为油伞和桃木之所以会攻击他,纯粹是因为玩家之间发生争执导致动手,而绝非因为有人蓄意报复、打算团灭他们全队;二是不能引起对方的警惕,要让神枪手以为这只是两个比较麻烦的路人,就算他自己对付不了,也不至于出动主力队前来救援;三是要对神枪手进行完美的控制,既要让他的血量稳定下降,又不能立刻把他杀死,还不能让他逃出森林。这第一点和第三点只需油伞就够了,可要做到第二点,则必须出动桃木。因为在这种情况下,桃木的技术就是绝好的保护伞,可以很好地缓冲掉油伞的实力所带来的震撼。

夜雨声烦在出发前已经将神枪手的位置告诉了油伞,但谁也不能保证人家天天蹲守在同一个地点不会变化。油伞和桃木这么快就找到了神枪手,看来事情进行得还挺顺利。

“开打了!”更让人惊喜的是,前一条消息刚跳出来,紧接着就又来了一条。两条消息都是油伞发的,前后的间隔还不到五秒。

“什么?这就开打了?我还没赶到呢!你们在哪儿?是我告诉你们的那个地方吗?坐标坐标快给个坐标!”夜雨声烦焦急地催促。

“呵,仇恨拉得很猛嘛,油菜!”叶修表扬,“你没有辜负人民的期望!”

“妥妥儿的!”油伞回复了一个戴墨镜的得意表情,同时给出了交战地点的坐标。

“我到了!”不一会儿,夜雨声烦赶到,立即就开始在团队频道里对战况进行现场直播。

“唷,这枪手一点儿也不神啊,血掉得这么快,他不经打啊!油伞你把他打得这么狼狈他有时间发求救信号吗?哎呀好险,他差点就看到我了!桃木你别往这边跑!我躲在这儿呢!”

“好像很热闹的样子……”一路上没怎么说话的沐雨橙风很向往地开口。

“呵呵,那我们也去凑凑热闹吧!”叶修说着,操纵一叶之秋快跑起来。

三人躲在树后,不露痕迹地向夜雨声烦的位置靠拢,结果就看见在夜雨声烦的前方,还剩不到四分之一血的牧师被已经红血的神枪手追得满林子打转,散人追在神枪手后面,一边对神枪手虚张声势,一边悠闲地给牧师回血。

“老陶你的演技太完美了,加油!”叶修在团队频道里鼓励道。

桃木飞奔闪躲,忙得连回复纯表情的余力都没有。

“打了这么久也该差不多了吧!为什么救援队还不来?为什么救援队还不来?难道他们未卜先知,料事如神,决定抛弃自己的弟兄?这怎么可能?他们不可能知道我们的计划!这不可能呀!”不见救援队赶来,夜雨声烦心急如焚。

“11点钟方向,来了。”大漠孤烟发了一条消息。

“哦哦,终于来了!本少已经等你们很久了!”夜雨声烦话是这么说,却既没有使用文字泡,更没有就这样大大咧咧地冲出去。他一方面心里痒痒盼望着快些动手,另一方面却在冷静地等待着最佳时机。这作风在日后的荣耀中不断被他发扬光大,终于陪伴他一路走进了联盟。

四人队的出现自然也引起了油伞的注意。他一改刚才的悠闲,就在神枪手即将进入圣言者技能范围的前一瞬间,把这个可怜的炮灰变成了尸体。

“我操!!!”四人队里有人大骂。

已经跑晕了的桃木惊魂未定地停下,转身看了看。

“发什么愣呢老陶!快回血!!”叶修光速提示。

桃木忙不迭地给自己施了个回复术。下一秒,眼睁睁看着队友惨遭屠戮的四人一拥而上,包围了散人和牧师。

“挺住啊油伞!我就来了!”夜雨声烦继续在团队频道里嚷嚷,却依然没有动作,“你能把那个圣言者隔离开吗?对对!就是这样!再过来一点!好!!!”

油伞在百忙之中硬是拦住了其余三人,把圣言者朝夜雨声烦这边一戳。这一次,夜雨声烦没有迟疑哪怕一秒,在最佳的时间,以最快的速度,手提三尺长剑,头顶硕大文字泡,气势万钧地冲了出去。

“你们这群土匪!竟敢在光天化日之下横行霸道,抢劫良民!今天又被我撞到,不求饶是死,求饶也是死!你们全都去死吧!!!”


tbc

评论
热度 ( 17 )

© 铃铛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