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得意须挖坑,莫使脑洞空对月

[阴阳师手游][狗博] 怀中音 12

我回来填坑啦!这篇并没有坑哟!没有哟!


前文:0102030405060708091011


--


12  大天狗


白峰注视着博雅,眼瞳中隐匿着徐徐蔓烧的火焰,他的沉默如有实质,向博雅的心头压下来,无形无声,比山还重。

博雅以为,在这样的追问下,白峰一定会产生更多的反应,或者至少会透露一些线索和信息,可是白峰没有。他竟然就这样沉默地望着博雅,直到涌入他眼底的情绪慢慢消退,随之而来的沉重的压迫感也逐渐削弱,直到一切重新归于平静。

已然非常平静。

“不必介怀。”最后他开口说道。

说着,又要抽身往外面走。

“你到底是什么人!”博雅难以置信地抓住他——哪怕这样也还是不肯说,这家伙也太能忍了!——“又或者,你不是人?”

白峰终于无奈地闭了闭眼:“将来……适当的时候,会告诉你。但不是现在。”

他似乎是想安慰博雅,抬手在博雅的手背上拍了拍,随后握住:“现在先出去。”

博雅心里还有很多话想问,但这次白峰不再等他。随着画境的出口彻底打开,博雅一手扶着依然昏迷不醒的伊吹宗介,一手被白峰拉着,跌跌撞撞地离开画卷,回到了博物馆的储物间中。

坐在一旁等待的晴明见到他们,有些惊讶地起身:“这么快就回来了。”

博雅猜也猜得到恐怕是画中的时间流淌速度与外界不一样,但他对白峰意见很大,情绪便不是很好。他把伊吹宗介往椅子上重重一扔,瞪着空气说道:“托某人的福,什么样的困难都能迎刃而解!”

晴明疑惑地看看博雅又看看白峰,但他是个聪明人,因此他的目光最终落在了伊吹宗介身上:“伊吹同学的情况怎么样?”

这个问题显然不可能指望白峰来回答。博雅暂且把心头的火气压了压,将画中发生的有关伊吹宗介的那部分实情告诉了晴明,随后又讲了自己对安置花鸟卷的考虑。两人简短地讨论一番,最后决定由晴明去应付寮办,走完必要的程序后,再把花鸟卷带回来。

博雅知道晴明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善后,不止寮办,警局和学校方面也需要有人出面解释。他不愿留在这里碍手碍脚,说完之后便打算离开。白峰沉默地跟着他往外走,直到快走出博物馆时,才终于开口道:“你在生气。”

他的语气十分肯定,但既没有继续追问缘由,也没有对先前发生的事情做更多的解释。博雅沉着脸,迈开大步往前走:“哪里的话,我怎么敢生尊驾的气!”

他心想这家伙实在可恶,从两人初次见面到现在,竟然一直将他瞒在鼓里——噢,那也许不应该叫做“初次见面”,而应该叫“重逢”才对!他不知道这究竟是所谓的“转世”,还是他的记忆曾经出过什么差错,他只知道,如此重要的信息,这个代号“白峰”的家伙竟从一开始就对他只字不提。现在想来,恐怕这“白峰”的代号也是假的,尽管已经几度帮助过他,甚至搭救过他的性命,白峰也依然不肯对他透露其真实的身份。难道他就是如此不值得信任的人吗?作为当事人之一,他为什么就不能和白峰共同分担这一切呢?!

他气冲冲地只管埋头往前走,走出很远才发现这一次白峰并没有跟上来。他愣了愣,回头一看,就见白峰还停留在博物馆的门口,在那里远远地望着他。

这时夜色正浓,白峰的表情已经看不太真切,但是博雅依然能感受到对方的视线,安静地,平稳地,穿过沉沉的黑夜,固执地缠绕在他的身上。

博物馆的建筑默然肃立在白峰身后,后者的影子几乎与前者的中轴线重合,一样的端正挺直。博雅忽然产生一种时空错乱的感觉——也许白峰这个人,就同他身后的博物馆以及馆中的陈列品一样,原本不属于这个时代;也许在他不知道的时候,那双淡然眼睛的主人也曾像现在这样,一直在某个并不遥远的地方默默地注视着他,守护着他。

博雅的心中涌起一股强烈的酸涩,将刚才的火气冲抵殆尽。

他长长地叹了口气,转身走回到白峰面前。

“我们谈谈吧。”他直截了当地说道。

其实他并没有想好究竟要谈什么,可是对于刚刚得知的一切,他做不到视而不见,他更做不到像白峰那样,将所有的事情都深藏心底,明明当事人就在眼前,却再三隐忍,什么也不说。

博雅本以为白峰会拒绝这个提议,不料对方竟答应了。只是这个时间博物馆附近已经没有可以让人坐下来好好说话的地方,博雅想了想,决定回家再说。

回去的路上不比来时,两人各自想着心事,都异常地沉默。晴明还在博物馆忙着,家里的小鬼们也照例在白峰出现的一瞬间跑得干干净净。博雅将白峰领到自己的房间,问他想喝什么,白峰却只是安静地环视这间处处带有屋主生活痕迹的屋子,轻轻摇了摇头。

博雅也不与他客套,倒了两杯白水,招呼他进来坐下。他这个人向来直来直去,一旦真的下了决心,便不会再纠结。

“关于我的右眼,还有一些事,上次没有告诉你。”

如果希望别人坦诚,那么自己首先就要做到,一直以来博雅都是这样认为的。在回来的路上他已经反复考虑过了,无论是作为一个普通人还是一个在册的捉妖师,他迄今为止的人生都过得十分平凡和正常,唯一的例外只有幼年的那场事故,如果他的身世背后真有什么隐情,这场事故很可能就是唯一的突破口。

“那时候我说,不记得当初发生了什么……其实,我记得。”博雅望着白峰慢慢地说,后者果然蹙起了眉头。

“是我三岁时候的事。”博雅说道,“那个时候,家里突然出现很多巨大的蜘蛛,我被吓哭了,可母亲只是反复安慰我,给我糖果,问我哪里不舒服。后来我才知道,她看不见那些东西。

“说来也怪,那些怪物并没有攻击我。但它们走后,我的右眼就渐渐看不见了。我的胸前曾有一块锦鲤形状的红色胎记,在那之后也莫名其妙地消失了。

“后来,阴阳寮的人找到了我,据说是探测到了我体内暴乱的灵力。我开始接受捉妖师的训练。再后来的事,你已经知道了。”

他说完后便望着白峰,暗暗决定今天无论如何都非把这家伙的嘴巴翘开不可。而白峰仿佛也看穿了他的心思,不等他再次开口,就从怀里取出叶二,轻轻放在两人之间的榻榻米上。

“你是因为我而死的。”

这是白峰放下笛子后说的第一句话。

“虽然你已经不记得了,但我一直没有忘记。”

博雅万万没想到会是这样一个开场白,一下子怔住了。他瞪着白峰,白峰却只是注视着叶二。他的目光里有种深切的悲伤,如刀削般锋利和顽固,像一道永远无法愈合的伤痕,横贯在他们之间寂静的空气里。博雅突然意识到,也许时间的确不曾在白峰的身上留下痕迹,这使他看上去那样年轻,常常显得淡漠而疏离,可时间终究还是留下了痕迹——在更隐蔽的地方,在外人不易察觉的地方,那些痕迹一直在悄悄向人心的深处蜿蜒。此时此刻,当白峰决定不再掩饰的时候,它们就肆无忌惮地露出了狰狞的爪牙,将那些小心伪装起来的平静表面通通撕碎。

白峰沉默了一会儿,才继续说道:“那个时候,你对我说,想留住生前的一部分记忆。所以我将这些记忆同叶二的青叶一起,封印在了你的右眼里。

“原本只要这样做,这些记忆就会随着你转世。当你再次听到叶二的笛声的时候,红叶与青叶的共鸣就能唤醒你的记忆。可是,不知出于什么原因,我的法术失效了,封印一直没能解开。”

说到这里他终于望向博雅:“此前我曾猜测,你右眼的失明与法术失效有关。现在看来,确是如此。”

博雅徒劳地张了张嘴,半晌才回过神来:“……所以你才一次次地赶来救我,还常常吹笛子给我听?”

以往的种种情景陆续从脑中飞快地掠过,许多事情都有了合理的解释。

“上次入侵我家的结界,让我做了那样的梦,也是为了让我想起来吧?”

他想到什么便问什么,可白峰却始终没有回答。博雅知道他的无言便是默认,但他总觉得自己似乎遗漏了一些信息。

一些对他们两人来说都非常重要的信息。

博雅有些焦急了。他倾向前去,盯住白峰的眼睛,让对方不能再回避自己的视线。

“请你告诉我,‘那个博雅’想要留住的记忆,究竟是什么?”

白峰迎上他的视线,抿紧了嘴唇,神色执拗而冷峻。但博雅已经看到了他眼里的动摇,那答案几乎呼之欲出。

一直盘桓在博雅心头的疑问,终于渐渐消散了。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个博雅’不想丢掉的记忆,就是你吧?”他说。

“虽然我不知道你和‘那个博雅’之间发生了什么,但我相信,他从来没有责怪过你。他一定是心甘情愿付出自己的性命的,因为,你是他至死也不肯放弃的人,即使踏上黄泉彼岸,他也不想忘了你。

“这才是他最后的愿望吧?”

他一口气说完这些,心中不知为何突然产生了一种云开雾散的感觉。虽然他依旧什么也想不起来,但他莫名地笃信自己的猜测是正确的。虽然白峰并没有给出更多的解释,但他已经明白这才是自己第一次真正地看清白峰。

他目不转睛地注视着眼前的人,吃惊地发现白峰的身上也正发生着某种变化——好像黑白的墨卷突然有了色彩,冰冷的刀锋突然染上了阳光,自白峰的眼眸深处慢慢焕发出一点亮光,不同于以往锐利的审视或是隐忍的怒火,这点光里充满了含蓄的温情与静静萌发的期待,这使他整个人仿佛都笼罩在和煦的光彩之中,俊朗得让博雅移不开眼,让博雅不禁去想,是否这才是他该有的模样——他原本的模样。

在彼此的凝视中,白峰终于轻叹一声,向博雅伸出一只手。

“一千年了……”

他在博雅的鬓角摩挲了一下,带来一点温热,却又一触即分。

“你真的一点也没有变。”

博雅感到自己的心跳快要停滞了。他的脑袋仿佛从白峰触碰的一点开始发起烧来,那热度很快就烧上了他的脸。他还来不及细想这是为什么,就听见自己开口问道:“你到底是谁?”

他的话音刚落,风声就响了起来。博雅看到白峰的背后出现了一双巨大的黑色羽翼,羽翼不断向上伸展,直至完全撑开,几乎撑满他的整个视野。那些颤抖的黑羽发出黑曜石般的光芒,仿佛细碎的星辰布满夜空。有那么一瞬间,博雅不由自主地想象着它们在天光下扇动的样子,那一定是强大而充满魅惑的、极其美丽又霸道的姿态,凡是见过它的人,都不会轻易忘记。

他看着巨大的黑翼像收拢的怀抱向自己抱拥而来,非但没有一丝畏惧,反而有种投入其中的冲动。而就在那片缀满星光的夜色将他笼罩的时候,博雅听到了来自羽翼的主人的声音。


“我是大天狗。”


tbc


评论 ( 20 )
热度 ( 78 )

© 铃铛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