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得意须挖坑,莫使脑洞空对月

[三国杀][曹郭] 观沧海

曹操心底有个酝酿了多年的愿望,想在闲暇时和郭嘉去海边转转。当初他对实现这心愿的盼望是那样热切,可随着诗兴迸发之后却没了着落,就像带着万钧之势撞上礁石的巨浪,转眼分崩离析碎成了白色的泡沫。潮起时他的胸中尚豪情涌动,潮退时却只留下一声不舍的叹息。有时情感太丰富受罪的反而是自己,那巨大的落差令曹操刻骨铭心,但无论怎么回想那也绝非值得高兴的情景,因此在重逢之后每天吃着火锅打着牌的曹操就暂时忘记了这件事情。

直到不久后的一天,魏将们聊天时说起卡牌的设计,许褚非常迷茫地发问:“为什么咱大魏是蓝色的啊?你们看,不仅卡牌的框是蓝的,我的马甲也是蓝的,张将军的披风和郭军师的袍子都是蓝的,就连闪电的光——”说到这里他咽口唾沫看了眼司马懿,“也是蓝的!”

这个问题立刻引起众将热烈的讨论,但很快大伙儿就不约而同地跑题开始争论吴蜀究竟该孰红孰绿。郭嘉本来在打瞌睡,朦胧中听见“郭军师”三个字这才慢慢地清醒过来,打了个呵欠凑向一旁的张辽:“他们在说什么啊?”

张辽坐得很端正,看待问题的态度也很端正,直接剥去了所有跑题的部分回答道:“仲康不明白为什么大魏的颜色是蓝。”

郭嘉“哦”了一声,看样子显然没想过这个问题,摇摇折扇随口道:“难道不是因为主公他喜欢海吗?”

这话飘入曹操耳中,像是心头有块薄茧被人轻轻抠开,些许麻痒过后曾经的感觉又变得鲜明起来。他想起了那个心愿,但是郭嘉却没注意,见张辽沉默不语,又解释道:“你看啊,文远,像咱们这种清浊同在、鱼龙混杂的队伍,可不就是蓝色最合适了吗?”

说到这里他终于瞥见曹操的表情,忙用扇子掩口咳了两声,眼里充满了闪动的笑意:“啊⋯⋯我是说,唯有大海之色,方配得上咱们主公海纳百川的胸怀。”

曹操起身踱到他面前,盯住他的双眼。平常若被曹操用这种眼神盯住的是个反贼,那么他一定活不到下一回合,但这时被他盯住的是郭嘉,所以一切都在朝着相反的方向发展。

“你又拿我说笑了,奉孝。”曹操的神态严肃,语气严厉,但熟悉他的人自然能体会那话中之意。

“嘉不敢,主公。嘉说的都是真心话。”

曹操微微俯身,仍然直视着那双眼睛。——真心话,他信。但不敢?这家伙在他面前从来都没有敢或不敢,只有愿和不愿。

“陪我去海边走走吧,奉孝。”他说。“我已经很久没去了。”

***

深秋的海面颜色并不鲜亮,加上天有些阴,远近的景致像是蒙上了一层薄灰,脚下白浪轰鸣,头顶海鸥翩飞,恣意地随风起落。

曹操觉得感慨,想要说些什么,却又不知从何说起。看看郭嘉,似乎心情不错,正神清气爽地眺望海面,任散发和蓝袍在风中飘展。

两人各自沉吟良久,郭嘉突然叹了一声,脸上带着十分的满足,似是对曹操,又似自言自语地笑道:“主公写的好诗!”

曹操又看了看他,缓缓地说:“并不总是好的。⋯⋯时间长了,人就会变。”

郭嘉回头道:“嘉死得太早,来不及体会。主公变了吗?”

“⋯⋯”曹操默然。郭嘉眉目间的坦然令他想起过去的很多事。他并非优柔寡断之人,也不在乎世间的评说,但在愧与无愧、踌躇与执意之间,他也曾经产生过疑惑。那些疑惑令他想念郭嘉,就好像每逢决策之前他都喜欢把心里的疑问对他问出来。他相信郭嘉是知道答案的。往往随着岁月的流逝人能相信的东西会变得越来越少,但只要郭嘉说出来,他就愿意去听、去信。

“主公即使变了,也依然是嘉的主公,”郭嘉笑了笑,抬扇指向前方,“因为主公就像这海,无论是风和日丽、碧波万顷,还是电闪雷鸣、怒涛惊天,无论是可亲、可爱,还是可怕、可憎,海都是海,不会变成江河、湖泊、溪泉,或是一汪死水。嘉看在眼中的是主公的气魄,而非主公的功过。主公没有变,嘉的看法也不会变。”

海浪拍打着岸边的岩石,哗哗的声响填充了两人间重新降临的静默。曹操一时不知该如何回应,他明白郭嘉是不需要他回应什么的。郭奉孝做自己认为该做的事,说自己认为该说的话,为自己认为值得的人和事付出心血不求回报。但此时此刻曹操却迫不及待地想回应他——他解下自己的披风,那猎猎的猩红在这海天一色的蓝中如烈火般跃动。他用它裹住郭嘉,就像用自己火一般的情感裹住他。这感受令他的手指微微颤抖,但他并不在意。他将披风仔细系好,松了手,退后一步上下打量了一番。郭嘉很高兴,把披风抖了两下,像模像样地喊了声:“魏将何在!”让曹操展颜大笑起来。

郭嘉又道:“主公,下次咱们找两条船,叫上大伙儿一起出海玩吧~”

曹操颔首:“昔日始皇帝和武帝派人到海外访仙寻药,却都没能成功。要我说,他们不明白其实自己打些海鲜回来烤着下酒,这才是最惬意的。”

郭嘉大笑:“我倒觉得世上若真有神仙,去寻点仙药回来也未尝不可。人若能与天地齐寿,要多少海鲜下酒没有?”

曹操一滞,忽然抓起他的手腕,神情也变得认真:“当不当神仙又如何?我只要眼下有你,当下有你,这就够了。”

郭嘉将手覆上他的手背,那指尖微凉,掌心却是暖的:

“主公,这个⋯⋯嘉早已经知道了。”

【完】


评论 ( 7 )
热度 ( 124 )

© 铃铛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