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得意须挖坑,莫使脑洞空对月

男友力三十题(01.02)

嘿嘿。

季淮酒:

1.辽荀,校园背景
2.人设借鉴@慢半拍的铃铛(我不会@人)(已获得同意)
3.我不会写小说

01、 倾向一边的雨伞(辽荀)

六点,天色渐暗,荀彧站在门卫室的屋檐下,看着已经下了一个小时仍不见减势的瓢泼大雨,默默地在心中长叹了一口气。

还要等多久雨才会变小一点?要不干脆冒雨跑回去吧,可是包里的书会湿。他懊恼地摇了摇头,早上怎么会突然把一直背在身上的伞丢出书包呢,这下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到家了。

此时已经放学半个小时,校园里的人本该走得干净了,可荀彧却忽然在路那头的雨里看见一个依稀的身影,正打着伞朝校门走来。

是体育生吧?身材高高大大的目测有一米八多,也没穿校服。他想。

待那个人影走的近了,荀彧发现,好像是班上的张辽。

荀彧转来这所学校才三天,班上大部分人都还认不清楚,能知道张辽是因为他的人气实在很高,似乎到哪都有人喊他一句“辽哥”。女生下课喜欢围着他,男生课间要打篮球也都先询问他去不去。

但是吧,这人无论对女生还是男生似乎都冷冷淡淡的。不对,也不能叫冷淡,就是话很少,没什么热度,但绝对是有力度的,也的确不能让人感觉到冷,只有淡。

很快,张辽走到了荀彧的近前——但看样子并没发现他。荀彧没想什么,因为对于刚转学到这的自己,班上大多数人都是不搭不理的态度,如果没有一个契机,想融入这帮城市里的孩子并不容易,而荀彧本身更不是什么热情开朗的人。

——但令荀彧意外的是,本来目不斜视朝外走去的张辽在路过他身边时忽然停住了,就那么撑着伞站在雨里,沉默地看了他一会儿,才在荀彧的愣怔中开口。

“过来。”

“啊?”对方语气生硬,一时没明白意思的荀彧地发出了一个无意义的询问声词。

“过来,我送你。”又重复一遍。

反应过来张辽是好心叫自己和他共伞后,荀彧笑了笑:“……谢谢,不过不用了,这么大的雨,一个人撑伞还恐怕被淋湿呢。我等待会儿雨小些自己跑回去就行了,不麻烦你了。”

张辽看看他,又看看天,雨是倾盆的大雨,砸到地上还溅起膝盖那么高的碎珠。

“不会小,要下到明早。”他说。

“……”张辽仍然坚持,荀彧有些松动了,毕竟是别人愿意送自己,他再三拒绝……多不好意思。

“那,谢谢你了。我家不远,十几分钟就走到了。”

张辽点点头,将伞往前移了一下,荀彧就抱着书包跑进了伞下。

一路上两人都没怎么说话,雨声一直哗啦啦的,更显寂静。

荀彧想挑起个话题,但又觉得对方应该不太愿意与他多说,而且他思前想后,也确实没有什么能聊的共同话题。

他只好盯着张辽撑伞的手看。

张辽确实很高。荀彧有一米七五,但也只到他肩膀,于是握着伞柄的这只手正好在荀彧最方便注视的角度。

——皮肤是比小麦色还要再健康一些的颜色,手指修长带茧,骨节突出,只是握着伞柄但却显得非常结实有力,像这只手的主人一样。

荀彧默默的看着,然后他发现这只手以及手中的伞,好像都离自己有些过近了——自己完完全全被笼罩在伞下,而张辽似乎有半边身子都在雨里。

荀彧吓了一跳,抬头看了看面无表情的张辽,犹豫着叫了他一句。

“嗯?”张辽低低地应了,把手中的伞又往荀彧那边移了移。

荀彧哭笑不得,伸手把伞柄朝张辽那推去,又尽量缩短了两人之间的距离,并指指他靠外的一边肩膀:“都湿了。”

“没事。”张辽不甚在意地扫了一眼他所指向的地方,又把伞移回原来的位置。

“……”

荀彧皱起眉,又重复了一次推伞柄的动作:“会着凉的。”

这回张辽没有再推回来,而是盯着荀彧看了一会儿,然后一副默许的样子转回了头。

荀彧便不再说什么,只微微笑了笑。

在荀彧的指路下,两人走了约莫二十分钟,然后拐进了荀家所在的小区。

荀彧说送到这就行了,剩下的路他可以自己跑过去,但张辽没有同意。

荀彧很无奈,并且他发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伞又移向了自己所在的一边,张辽的肩膀仍旧淋在雨里。

“……”

真是固执的人……他想。

终于走到了单元楼下,荀彧连声道了谢,并对自己麻烦了对方表示抱歉,他指了指张辽湿透的左半边身子,道:“……快回家去换身衣服吧,别着凉了。”

张辽点点头,没说什么,转身走了。

荀彧一直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茫茫大雨中,才回神准备上楼。

虽然看上去有些凶,但……完全是个温柔善良的好人吧……荀彧默默地想着,嘴角忍不住微微上扬,心里也被从未有过的不知名的感觉塞满了。

很久之后他才知道,那种感觉……是人生初次的悸动。




02、 “我一直在这里。”

(cp:被逼无奈的辽荀)
(接01)
(不要问我为什么又是运动会,我真的不会写小说)

后来一段时间里荀彧和张辽都没什么交集,直到十月下旬的校运动会开始。

张辽是班上的体育委员,报名的事情自然由他负责。

高二的学生虽然不像面临高考的毕业生一心一意扑在书本上,却也没有高一刚进校门时候那股好奇劲头了,报名的人稀稀疏疏,女生大多是看在张辽的面子上勉强报了个项目,男生则嬉皮笑脸的互相推脱或者推荐。眼看运动会在即,一张申请表却还没有填满。

荀彧的体育说好不好,说差也不差,只不过他想着万一拿不到让人满意的成绩难免会受指责,就没有去报名,但荀彧没想到张辽居然会亲自来问他。

——某天放学后,在班上的人已经走得差不多的情况下,似乎一直对项目报名不甚关心的体育委员张同学,走到正在慢吞吞收拾书包的荀彧身边,叩了叩他的课桌。

“?”荀彧抬起头,用疑问的眼神看向张辽。

“不报名吗。”他晃了晃手里的白纸。

“啊……我体育不怎么样的。”荀彧抱歉地笑笑,将最后的笔盒放进书包,拉上拉链。

张辽没说什么,点了点头,回了自己的座位,背上包准备走。

这个时候荀彧突然有点小愧疚。

——上次下那么大的雨,人家一把伞把你送到家自己淋湿了半边,这回轮到他需要帮忙,自己却轻飘飘拒绝了,这似乎不太好。

这很不好。荀彧坚定地告诉自己。更何况这冷面人都主动问自己了。

那好吧。荀彧被自己说服,他背上书包小跑几步,叫住了正要迈出教室门的张辽。

“等等。”

张辽倚门回首:“嗯?”

“我还是报名好了,男生还有什么没有报满的?”

“除了跳远和400米。”

“啊,那……我报个长跑好了,我短跑慢。”

“1500米能跑?”

“应该……”

张辽上下打量了他几眼,似乎有些怀疑,但最终没说什么,点了点头。

竟然怀疑我,荀彧有点小不悦。我看上去很弱吗。

登记好了名字,张辽收起纸笔。

“你怎么回家?”他问。

“啊,”再次因为张辽主动的询问而愣住的荀彧停了停脚步,“……走路。”

“那一起走。”张辽步伐未停,“我先去拿车,你在校门口等我。”

看荀彧没说话,他又回头补充了一句:“我跟你,同路。”

“……哦。”

……

三天后,运动会如期举行。会上总体气氛还是很高的,种种盛况这里就不缀述了。

直接讲荀彧的一千五百米。

由于报名太晚,荀彧只抽出了每天早晨的半个小时进行晨跑以达到锻炼的目的,但他觉得一千五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张辽一人包揽了剩下没人报名的全部项目,忙得几乎不可开交。

于是直到站在起跑线上,荀彧也没有看见他的人影。

竟然不在,这可是我这个转校生在新学校参加的第一次活动,我们俩也算认识吧,其他人不来就算了,你也不在。他忿忿地想。

荀彧看着跑道边许许多多拿着瓶装水、为自己的同学或者朋友加油的学生,叹了口气。

如果张辽在的话,应该是会拿着水面无表情地站在终点,一言不发吧。

原本不会在意这种事情的他,不知道为什么有一丝丝的失落。

好在准备时间不算宽松,裁判员只给了他们简单热身的空,也容不得荀彧多想——

“砰!”

发令枪在上空响起的时候,荀彧和其他运动员一样飞速地冲出了起跑线。

1500米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考验的既有速度,亦有耐力。

奔跑着的荀彧的脑袋里一片空白,还有一圈时他大约排在第五的位置——不算差了,最后一圈稍微冲刺一下,总归是有名次的。

——快了快了,撑住。他小口喘着气。

——还差一点点了!

——到了!!

冲过终点线的时候荀彧长松了一口气。

第三名。

还好还好,这个名次可以了。现在应该去……休息一下……

他晃晃悠悠地朝不知什么方向走去,腿却忽然一软。

身体不受控制的要倒向地面。

——倒就倒吧,干脆躺在地上休息一会,他想。却不期然被一双结实的手臂搂住了。

荀彧忽然丧失了抬头的力气,任由那人扶着他回到了站立的姿势,他只是微微喘息着、低着头软软地靠在那双温热的手臂上,支撑住身体。

——他知道是张辽。

张辽扶着他迈步:“别靠着我,走一下,不然会很难受。”

荀彧点点头:“……谢谢。”

两人安静地走了几步,荀彧突然小声问道:“你……不是……不在吗?”

张辽似乎愣了愣,顿了几秒才反应过来。

“……我一直在的。”

荀彧怔怔地抬起头,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他看见张辽的嘴角随着这句话上扬了一个微不可查的弧度,与此同时目光也忽然变得柔和而专注,阳光从他短短的碎发间照进荀彧的眼睛里,晃的他有些睁不开眼了。




待续

评论 ( 7 )
热度 ( 59 )
  1. The rebellious one铃铛铛 转载了此文字

© 铃铛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