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得意须挖坑,莫使脑洞空对月

[阴阳师手游][狗博] 怀中音 01

之前在  @五狗闹京都 点过梗的同学们,看过来!

 @Master 一灯 :“想看狗博,想看基友知道自己的好友有男朋友了的瞬间”——这个瞬间会到来的

 @米栗儿几栗米 :“想看那种前世今生有瓜葛,狗子男友力max,苏炸天!”——这篇新文的别名又叫“三生三世十里狗血”(喂),满足你!

 @二君22 :“想看狗博晴博修罗场!!!!竹马战天降!!!现代paro 博雅有钱人家小少爷琴棋书画满分!!啊啊啊还是弓道社部长哇我上天”——现代paro有,但修罗场木有,雅乐有,弓道社也有,但……能不能满足你,我还真不好说……

 @一名正直的直男 :“要狗博小甜饼QvQ愿意写长篇更好QVQ”——长篇来了!

 @极道魔尊_ :“还想继续看到他们的相处日常!!宠溺调情吃醋占有欲什么梗都行啊啊”——对,什么梗都有!

 @墨铅彩 :“还是希望能看到正剧向的文……但是更想看狗子宠博雅……特别宠那种……”——现代paro的正剧向可算数?另:特别宠,特别宠,特别宠,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

这是一盆关于前世今生未了缘的真诚狗血。角色设定以游戏向为主。

我再回答最后一个问题:

HE

--

怀中音

01 白峰

博雅行走在花草丛中。

眼中所见似乎是一个疏于修整的庭院,样式有些古老,花草们自由自在地生长,一条小径隐没其间。博雅就是在这条小径上独自前行,小径两侧的青翠草叶上残留着晶莹的露珠,沾湿了他赤色的裤腿。他向前走出几步,停住脚,低头看了看,发现自己挽着弓箭,挎着腰刀,挽弓的手臂上覆着坚硬的护甲,另一边的袖子却很宽大。

……奇怪的装束,他想。

他没再理会,继续向前走去。庭院中飘浮着若有若无的雾气,其后的景物时隐时现。花草深处散落着点点微弱的亮光,似是萤火虫,唐式的围墙边上,盛放着一小株鲜艳的桃花。

博雅边走边看。不多远,雾突然散了,眼前开阔起来,庭院中出现了一棵巨大华美的樱树,枝叶如盖,花朵如云。博雅望向那樱树,一眼就看见了晴明坐在树下,身披白色狩衣,手中捏着一只小杯,正在自斟自饮地赏花。

见到这一幕,博雅立刻大步上前,停在晴明身旁,瞪视着他。

“来啦。”晴明转身抬起头,不慌不忙地笑着招呼。

博雅把他这身装扮打量一番,哼了一声:“自己躲起来吃独食,很不错嘛!”

“鸭川香鱼,请吧。”晴明笑着把面前的盘子推了推,那里面盛着两条烤得又酥又嫩的香鱼,还点缀着一些烤蘑菇,都正冒着鲜香的热气。

博雅毫不客气地坐下来,拿起了筷子:“酒呢,也来一杯吧!”

不用他说,晴明就已经往另一只杯子里斟满了酒。

博雅将酥软鲜美的鱼肉送入口中,细细咀嚼着,满足地叹了口气。

两人边吃鱼,边喝酒,边赏花。离开枝头的花瓣随风飘舞,安静地落在两人的发间、肩上,盘中,席上,落进草丛里。

博雅兴致高昂,又夹起了一块鱼肉,刚要张嘴,却忽然顿住筷子,警觉地侧耳倾听。

“你听到了吗?”他问晴明。

“听到什么?”

“笛声。”博雅放轻声音,同时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可神色却渐渐放松下来。

不知何处飘来了一阵美妙的笛声,如仙乐般从天而降,萦绕在博雅身旁。那旋律让博雅感到有一丝熟悉,却又说不出是何曲子,他听得心向往之,很快就陶醉其中。

“我并没有听到什么笛声。”这时,晴明却说。

“嗯?明明就有……”博雅说着,回头看他,却发现对面的人竟不见了,烤鱼不见了,樱花也不见了,庭院中的一切都在迅速瓦解、坍塌,坠入黑暗,唯有那笛声依然悠长动人,不绝于耳。

“晴明?”

“晴明——!!”

博雅大喊一声,猛地睁开双眼,在疼痛中清醒过来。

他刚一醒来,就察觉到自己身旁那不同寻常的陌生气息,忙一个翻身拉开距离。这个动作牵动了他腰间的伤口,疼得他闷哼一声,脑中不知为何也传来尖锐的刺痛。他按住一侧太阳穴,抬眼看去,只见一个年轻男人单膝半跪在他刚才倒下的地方,手中握着一管竹笛,也正注视着他。对方的黑眸深处似有冰冷的怒火跳动,双眉紧蹙,神色阴沉到了极点。

博雅的视线在那管笛子上面停留片刻,前后联系起来略一思索,就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顿时有点尴尬。

“咳……谢了啊!”他清清嗓子,对那人说道。

那人听他道了谢,脸色似有些微的缓和,却仍然非常凝重,锐利的目光审视着他的脸,随后落在他腰间的伤口上:“你需要治疗。”

与其可怕的脸色相比,这人的嗓音清沉安定,倒是十分好听。

“噢,一点皮肉伤,没事的!”博雅低头看了看,开始在随身的背包里翻找。

那人起身走过来,又在他面前蹲下:“让我来。”

他说着就将手伸向博雅的腰间,博雅也没看清他到底做了什么,只觉得伤口的疼痛立刻减轻了许多,血也止住了。看来此人虽然显得冷傲不易相处,实际却是个热心肠——博雅偷瞥一眼对方依然阴冷的脸色,默默得出结论。

那人的手只在博雅的腰边停留了片刻便缩了回去,并没有接触博雅的身体。他看着博雅包扎伤口、整理被划破的衣摆,开口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藤原博雅,”博雅爽快地答道,“如你所见,也是一个捉妖师。”

他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刚刚见识了这位陌生人的手段,便自然而然地将他当作了自己的同行。如今干这一行的人员稀少,加上刚被对方所救,博雅便不由对其多生出一份亲切感来。

“你呢?”他反问。

那人低头注视着博雅正在包扎伤口的手指,眉眼深沉,似有很重的心事。但是这种感觉转瞬即逝,他抬眼看了一眼博雅的脸,很快答道:“白峰。”

博雅一愣:“白峰神宫的那个‘白峰’?”

那人点了点头。

“这是你的代号吗?”博雅问。

那人似有不解,但还是点了点头。

博雅一下子笑了出来:“原来现在流行这个?”

不等那人接话,他已经自顾自地说了下去:“我有一个朋友,代号‘晴明’——没错,就是晴明神社的那个‘晴明’!我以前还以为是他太自恋……”说到这里,他终于及时打住,不说了。

白峰看上去倒不介意,只是若有所思地问道:“你刚才在梦里呼叫的,就是你的这个朋友吗?”

“呃……”博雅回忆了一下,似乎是有这么回事。

“你刚才梦见了什么?”白峰又问。

今天午休时,博雅收到晴明发来的委托,说是瓦之町有一只猫妖作乱,希望博雅放学后能过去解决一下。博雅见这只是个R级的委托,下课后便连家都没有回,从乌丸御池站出来就直接去了瓦之町。寻找目标的过程十分顺利,小妖本身也不难对付——不过是一只因被主人遗弃而怨念缠身的猫咪罢了。可谁知眼看就要得手,却不知从哪儿半路跳出一只大貘,迎面冲博雅吐了个梦泡,那小猫趁机挠了他一爪,跑掉了。博雅还没来得及作出任何反应,脖子一歪就睡了过去,若不是被白峰的笛声唤醒,恐怕他此刻还睡在路边,做着赏花吃鱼的春秋大梦。

“我梦见……”他张了张嘴,眼见白峰盯着自己的嘴角,便抬手摸了一把,摸到一手的口水。

“……”

博雅镇定地在牛仔裤上蹭掉手心的口水,拍上白峰的肩膀:“你救了我,我请你吃拉面吧!”

白峰看着他,不置可否,刚刚才有些舒展的眉头似乎又有了皱起来的趋势。

“不是我的命不值钱啊,”博雅叹了口气,真诚地说道,“是我真的没钱。等我以后有了钱,再请你吃大餐吧!”

白峰还是没有说话,看向博雅的眼中,多了些更为复杂的情绪。博雅猜不透他在想什么,只能将他的一切反应通通归结为对穷人的同情。

果然,白峰的语气柔和了下来,点头道:“拉面就好。”

博雅见他答应,高兴地起身:“走吧!我知道一家面馆,味道不错,就在这附近。”

白峰也站起身来。随着他起身,博雅发现此人刚才在这里撑开的一个小范围结界也随之解除了。这让博雅终于想起来追问那只罪魁祸首的下落。

“那只貘呢?”要不是那只可恶的貘,他怎么可能自毁形象地躺在路边听任口水横流。

“不必管它。”白峰淡淡地道。

“下次别让我再撞见!”博雅哼了一声,转身向面馆的方向走去。

“白峰神宫吗……”博雅一边走,一边自言自语地嘟囔,“看来我也应该起个代号,就叫……‘御灵’?‘八坂’?还是‘平安’?”

他正努力回想着京都的各大神宫神社,却听身旁一直沉默着的白峰忽然开口说道:“不用代号。”

“嗯?”

“‘博雅’这个名字就很好。”白峰说。

tbc

最后贴一张  @夏日玫瑰 同学帮忙找的地图(每一盆狗血的背后都有一只幕后黑手)。

博雅住在竹屋町,被貘貘袭击是在瓦之町。这片区域交通便利,生活采买也很方便。

评论 ( 24 )
热度 ( 157 )

© 铃铛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