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得意须挖坑,莫使脑洞空对月

[三国架空][策瑜] 霸王、王八和兴霸 (end)

老文混更。

这个科幻系列将来还会不会有新产出尚不明确(。

========

漆黑的房间内,墙上一块巴掌大小的方形显示屏微微发出深蓝色的光。屏上显示的一切数值无不符合房间主人的要求。从室内气压到温度湿度,再到负氧离子和绿植芳香的浓度,全都有助于人体的放松和促成深度睡眠。床上绵长均匀的呼吸声证明了这一点。 

但不久这宁静就被打破了,从三个不同的方向同时传来一个男人的喊声。那声音中夹杂着呲呲喇喇的电流声,背景充斥着澎湃的海浪声和呼呼的风声,听起来似乎来自某个遥远而广阔的地方。 

“公瑾!” 

三个通讯灯卖力地闪烁着。 

“公瑾!……公瑾!!……” 

床上的人翻了个身。他没有立刻苏醒,但朦胧的意识告诉他其中一个响声来自天花板上的中央通讯装置,另一个来自窗边的私人电脑,还有一个——几乎震耳欲聋的——来自放在床头的飞鸽呼叫器。这种情况在他的生活中极其少见,因为这意味着呼叫他的人必须在同一时间打开所有可以联络到他的,加密或不加密的频道。在这房间里,这样的频道一共有三个,目前它们正齐齐放开音量,摧残着他的耳膜和睡眠神经。 

“公~~~~~~~瑾~~~~~~~~~~~~~~~” 

“公~~~~~~~~~瑾~~~~~~~~~~啊~~~~~~~~~~~~~~” 

“开灯。”他的嘴半埋在枕头里嘟囔了一句,但声控系统还是灵敏地作出了反应,床头灯洒下一片柔和的暖光。他伸手捞起那只呼叫器。 

“是我……” 

“公瑾!!!” 

“……你知不知道现在几点钟?” 

“抱歉,我也不想这样!但我现在需要你!非常非常需要你!” 

他抬起另一只手,缓慢揉了揉眉心。 

“孙伯符,你有三个选择。从实招来,从实招来……和从实招来。你选哪一个?” 

“……那你答应我,可别生气。” 

“你认为自己有讨价还价的筹码?” 

那头默了两秒。 

“霸王号不见了。” 

“嗯?” 

“霸王号不见了!” 

“……‘不见了’是什么意思?” 

“消失了。丢了。事实上,我怀疑……它被偷了。” 

仰望着上方的光源,周瑜眨了下眼。然后,“蹭”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他终于彻底清醒了。 

“孙伯符!” 

“有!” 

“你到底在哪?!” 

“……荆州六号星……” 

“………………………………………………” 

“公、公瑾?” 

“那你就在那儿好好游个泳吧。”说完,他冷静地切断了呼叫器的电源。 

“……什么?你刚才说什么?”可房间里余下了两个声音,都在颇为受伤地追问着。“这儿风声太大我听不见!公瑾?公瑾!!!” 

周瑜没有回答。他翻身下床,拉开床下的抽屉,那里面静静摆放着一排参差不齐的枪械。他略加思索,抽出一把,起身踹上抽屉,路过沙发时顺手抓起自己的风衣。 

孙伯符的声音还在身后嚷嚷着。周瑜在门口回过头。 

“我叫你好好游个泳,亲爱的。” 

***

焰色的小飞船徐徐升空时,除了正在关闭的船坞顶棚发出轻微的振动声,半空中听不到任何多余的声响。这和无论起降都轰轰烈烈得如同世界末日来临的霸王号相比,可算是模范居民中的模范。 

孙策刚搬来那阵子,周瑜甚至收到了行星居民委员会寄来的信函和账单,大概意思是要这儿的房主为霸王号超标的轰鸣支付扰民费用。周瑜默默地看着账单,说服孙策改装霸王号的引擎是不可能的,因为引擎是那艘飞船上最令其主人满意的部分,何况在孙策眼里,飞船的引擎就好比男人的命根子,不仅关乎动力和速度,更象征着一艘飞船的尊严。孙策曾经夸赞火流星号的引擎虽听上去安安静静斯斯文文,但其实性能一流,火气十足。周瑜面不改色地答道:“贤兄多虑了。霸王号的引擎宇宙无双,瑜甘拜下风。”这回答令孙策仰着脖子在沙发上足足笑了两分钟。 

为了孙策的“尊严”,周瑜决定交钱。但这件事很快就被孙策知道了。他开着霸王号去了一趟居委会。那之后,周瑜再也没有收到过扰民费的账单,而霸王号轰轰烈烈的日子就这么一直旁若无人地过到今天。 

舷窗外渐渐出现繁星点缀的夜空。庐江二号三号星仿佛紧贴在右舷的上方,从这里可以清晰地望见一些微型的私人飞船像小虫的剪影一样缓慢爬过明亮的星球表面。在进入超光速行驶之前,周瑜略微诧异地发现有一条来自家中的通讯请求正等待接入。 

“……公瑾哥?”屏幕上的小鬼揉了揉眼,腋下夹着一只等身长的抱枕熊,光着脚,原本有点自来卷儿的短头发现在更是乱七八糟。 

“你又忘了拉窗帘?”尽管飞船的引擎安静,但起飞时导航灯的照射会让它发出焰火般的光芒,这是不可避免的。 

小男孩忽略了这个问题:“……你要去哪?” 

周瑜忍住挑眉的冲动。“你哥哥,”他尽量心平气和地答道,“他好像遇到了一点小麻烦。我得去把他弄回来。” 

男孩了然地点了点头。不需要周瑜多加解释,他似乎早已对这种事情习以为常。周瑜望着他拖着抱枕向床走去的背影,叮嘱了一句“别忘了拉上窗帘”,同时推动了换挡的手柄。 

也就是眨眼的工夫,刚刚还悬浮在屋顶上空的飞船就像被从这个时空抽离了一般,消失得无踪无影。 

***

荆州六号星是个名副其实的水球。这里人口密度小,居民点都建在水下。几个月前孙策曾无意中提起,说荆州的执政官要把这儿的居民全部迁走,将整个星球改建成水下养殖场,只是不知这样大费周折到底是为了养什么。现在,当火流星正平稳地潜入六号星的大气时,周瑜细细回想着孙策说过的这番话。如果霸王号的确是被偷走的,他觉得他已经基本明白了失窃的原由和经过。 

“伯符。” 

“……伯符!” 

他试图用加密频道再次联络那倒霉鬼。令他稍稍安心的是,自他出发时起就一直沉默的电台这次终于有了反应。 

“公瑾~!公瑾,是你吗~?” 

“你的定位仪坏了?为什么我收不到你的坐标?” 

“小艇的动力用光了~~只有我的呼叫器还剩一点点电。我刚才关了它,把电攒起来,等你来救我时用~~” 

“……描述一下你现在的方位。” 

“我的四面都是水~~” 

“…………………………………………………………” 

在反探测状态下开启扫描仪是很愚蠢的,这无异于穿着隐身衣却打着手电。但此刻的周瑜别无选择,他只能祈祷在被荆州的巡逻舰发现之前,自己有足够的时间把那家伙接上船来。 

随着屏幕上的图像一寸一寸地延展,装载着孙策在水球表面随波逐流的小艇出现在周瑜眼前。 

“我看到你了。” 

飞船急速下沉。可与此同时,周瑜发现了另一样东西。 

“……伯符,在小艇下方有一只巨型生物。它离你很近。”他皱起了眉。“非常近。” 

“不用担心,它是无害的~”孙策的声音倒很放松,“公瑾,你快把我吊起来~~” 

无论怎样,这都是现在必须做的。周瑜暂不多言,立刻向下发射了四条吊链。火流星的体型比霸王号纤细,却比小艇大上许多。他原以为只要正常升空就可以把小艇吊离水面,但不料推下手柄以后,飞船却纹丝不动。 

“…………………………你在小艇下面挂了什么?!”他心中突然涌起不好的念头。 

“吊起来你就知道了~~加油!” 

孙策好像已经彻底忘记了霸王号失窃的悲剧,话语里竟带着一丝难以抑制的兴奋。周瑜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他不断加大马力,火流星失去了平日的轻灵,吃力地一点点向高空飞去。在他的正下方,小艇周围的大片海面陡然升高,紧接着海水四散流走,露出了块状的,如同陆地一样的东西。 

他这才发现,随着小艇的升高而浮出水面的,是一只巨大的,巨大的,巨大的………………………………龟壳。

***

为了偷猎一只大王八而弄丢了霸王号,周瑜觉得自己对孙策的认识又上升到一个新的高度。看来他猜得没有错。霸王号并非水陆两栖,为了避免被荆州的巡逻舰发现,孙策一定是先把它停泊在六号星轨道外某个他认为足够安全隐蔽的地方,然后才开着捕猎小艇潜入大气层内。可是,当他把猎物五花大绑准备运回飞船时,却发现霸王号已经不见了。 

“怎么样,是不是很惊喜~!” 

“何喜之有?” 

“刘表那老头偷偷摸摸地在这儿养装备,却被我发现了,哈哈哈哈~” 

“……舰用装甲?” 

“不愧是公瑾!这种龟甲,B级以下的鱼雷和光炮都打不穿它,很厉害吧!我早就想送你一只了~~” 

“…………………………………………” 

“你用完以后,剩下的边角余料还可以给仲谋做一艘小的——” 

“伯符?”火流星突然晃了一晃,周瑜清楚地看到屏幕上那只尚有一半身体浸在水里的大龟,刚才分明是用一条腿……奋力地划拉了一下。 

“它还没死?!” 

“……麻醉失效了。”孙策歉疚地说。“要杀掉这么大的家伙可不容易,我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周瑜迟疑了一下:“我不确定火流星能否带着它进入超光速行驶。” 

“没问题的。”孙策笑了。“相信我,火流星的引擎性能一流,火气十足——” 

“放下它!!!” 

——这是这一瞬间,周瑜所能对孙策说的唯一一句话。但是孙策却没有足够的时间用来理解它。他还以为恋人是在为丢失霸王号和运载水龟的事而感到不悦,因为他坐在水龟背上的小艇里,看不到周瑜眼中所看到的景象。 

四艘荆州军战舰出现在上方的天空。它们现身的一刻,全都已经用鱼雷锁定了火流星。周瑜望着屏幕上不停闪烁的红色警告信号,来不及确认孙策是否明白。四枚鱼雷射出的瞬间,他启动了飞船的护盾,同时试图用自己的鱼雷锁定对方。但剧烈的颤动立刻开始。他看到护盾的能量值在飞快地下降,快得令他无法用肉眼辨认百分号前的数字。紧接着,第二波的第一枚鱼雷击中船身,护盾遭到彻底的破坏。然而火流星突然猛地向上一窜,一枚飞向舷窗的鱼雷不及转向,贴着船腹击中了下层的动力舱。周瑜感到自己的飞船恢复了灵活,他知道,那是因为孙策做出了反应,卸掉了小艇下面的大秤砣。 

周瑜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卷起吊链将小艇收回船舱。察觉到他的意图,敌方立即用部分鱼雷锁定了孙策。火流星带着小艇急速飞向太空,四艘战舰紧咬其后。这时的孙策是个完美的肉靶子。周瑜不得不全神贯注拦截那些飞向孙策和自己的鱼雷,无暇顾及其他。可随即他就听到系统报损,部分毁坏的动力舱有能量外泄,火流星支持不了多久了。 

“……公瑾!……我回来了!等着我!” 

孙策断断续续的声音令周瑜感到安心。但火流星再度成为全体敌舰的锁定目标,而这一次,对方改用了光子鱼雷。 

周瑜自信对火流星的每个部件都了如指掌,也知道它们组装在一起后可以发挥多大的能量,但火流星并不是用来应付这样的对手的。面对正规军,他和孙策闲暇时鼓捣出来的私家飞船不可能在防御和战力上占据上风。能够一对一进行抗衡已是极限,更不用说他们现在是以寡敌众,孤立无援。 

如果进入超光速行驶,光子鱼雷仍然可以追踪他们,而火流星很快就会迎来能量枯竭的一刻。但如果不那么做,周瑜想不出有什么办法能够让两个人同时活着离开。 

不能同时活着离开—— 

这个可怕的念头刚刚形成了一半,船腹的出入舱口被强行开启了,一艘火流星自载的备用小艇滑出舱外,尾部扔出一串细细的光弹,炸毁了距离最近的一枚鱼雷。 

“公瑾,准备进入超光速行驶。我会打掉所有的鱼雷。” 

孙策的脸总算出现在屏幕上,但这无法让周瑜感到愉快。 

“你就这么急着找死?” 

“你离开这里,我亮明身份。刘表不会把我怎么样的。” 

“可是在你见到刘表之前,他的部下就会把你炸成宇宙尘埃。” 

“听我的!”孙策显然不愿再啰嗦。生死关头他突然露出异常强硬的一面,令周瑜完全无言以对。明明偷水龟的是他,丢船的也是他,然而每当孙策捅了什么娄子,周瑜总难以置身事外。既然要跟这样的人在一起,就别指望这种时刻能有道理可讲——他不是没有做好觉悟,但要他就这样推下面前的手柄,也的确相当有难度。 

这时候的他们还不是未来纵横星海的霸王和都督。他们不过是一对在案发现场被抓现行的倒霉孩子,驾驶着弹痕累累的小飞船,奋力追逐着生存的希望。 

正当两人都以为自己再也没命回家见江东父老时,他们突然看见丢失的霸王号以一种万夫不敌的气势从斜下方的星空昂首冲出,集中它全部的火力,对着穷追不舍的荆州战舰一顿狂轰。

***

荆州战舰花了一点时间来反应,因为它们弄不清这到底是及时赶到的援兵还是蓄谋已久的陷阱。孙策和周瑜也花了一点时间来反应,因为脱离孙策掌控的霸王号正凭独立的意志在行动。无论驾驶它的是谁,显而易见,他正试图挽救他们的性命。 

“尝试通话,公瑾!” 

“我正在这么做。” 

周瑜认为这很可能是唯一一次甩掉战舰和鱼雷进入超光速行驶的机会。虽然霸王号站在他们这一边,但双方火力依然悬殊,霸王号对敌人的干扰只是暂时的,他们的时间非常有限。 

“快回来,伯符。” 

“遵命~” 

孙策的小艇靠近出入舱口时,两艘敌舰被霸王号和火流星发射的鱼雷击中。它们的护盾已然崩溃,但飞船外壳却没有受到明显的损伤。随后飞去的鱼雷相继在飞船表面爆炸,翻腾起一个个小小的火球。那就好像是在岩石上炸开的炮仗,根本无法撼动石头分毫。 

“一群缩头乌龟!!”孙策大叫。 

如今他们亲眼见识了龟甲的效用,但这句话之后小艇和火流星里的两个人都不约而同地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咱们没有损失。”最后周瑜先开口。“谢谢你送我礼物。” 

“总有一天我要掀掉它们的壳,炸扁这些大王八!!!” 

“……………………………………” 

几乎就在小艇返回腹舱的同时,对霸王号的呼叫成功接通了。一张陌生男孩的脸出现在屏幕上,好奇地向这边张望。 

他的年纪看上去比孙权大不了多少。周瑜不禁微微皱眉:“这是火流星号,周瑜。我希望和你们的老大通话。” 

果不其然,那男孩并非头目:“我们老大可忙着哩,没工夫和你聊天!” 

周瑜正想再问,那头猛地传来一声断喝:“叫他们进超光速!磨磨蹭蹭想把老子也陪进去吗?!” 

话音刚落,霸王号横吐一串密集的炮火,配合火流星拦住了所有的鱼雷。它的引擎喷出夺目的焰光,那是进入超光速行驶的征兆。周瑜知道,这是他们终于争取来的绝佳时机。没有鱼雷锁定他们,更重要的是,孙策已经安全回到了船上。逃走的机会就在一瞬间。他毫不犹豫推下手柄,两艘飞船同时撤离了战圈。 

男孩的脸从屏幕上消失。叮叮当当的铃响凑近,一个从神色到体格都被“老大”气场笼罩的家伙出现在周瑜眼前。看那鸟羽,那花巾,那胸肌,那纹身,周瑜立刻明白了自己在和什么人打交道。现在的火流星是单挑不过霸王号的,他沉默两秒酝酿措辞,可猛地又是一声断喝传来,只不过这次,那声音来自他的脑后。 

“甘兴霸!!!还我的霸王号来!!!” 

孙策冲到操控台前,恨不得扑进屏幕里去。 

“老子救你们两条人命,仁至义尽了!这破玩意儿当个谢礼都不够!再说了,这船是老子光明正大抢来的,有本事你自己抢回去!!!” 

说完就挂了线。 

孙策一拳砸在操控台上:“把我传送过去!” 

“伯符——” 

“我这就去把船抢回来,看他还有什么话说!” 

“一条船而已,送他也无妨。” 

“不行!不行不行不行!!”孙策浑身冒火。“别的船可以,但霸王号不行!” 

周瑜想了想,拿起从家里带来的枪扔给他:“好吧。你要我把你传送到哪个舱?” 

孙策接过一看,原来是一支激光来复:“随便!最好是直接传送到那家伙面前!哈哈~!” 

周瑜转身在操控台上摆弄着,孙策忙跳到传送点站好。很快,浅浅的能量光圈包围了他。他看见周瑜回过头来,对他微微一笑: 

“祝你所向披靡,百战百胜,伯符。” 

孙策咧了咧嘴,露出两颗明亮的小虎牙。紧接着,他消失在一闪即逝的白光之中。 

***

与霸王号的通讯再次接通时,不出周瑜所料,屏幕上出现的是孙策的脸。他额头挂彩,鼻血糊得到处都是,唇角也裂开了,正得意地冲着周瑜嘿嘿地笑。他打昏了所有阻拦他的人,把甘兴霸五花大绑,开着霸王号雄纠纠气昂昂地扛起了失去动力的火流星。然后,他一屁股坐在自己的手下败将面前,抹了把花得不能再花的脸。 

“怎么样,服不服?” 

“不服!” 

“我可以给你别的船作为答谢,但霸王号不行,这里面有公瑾的心血。” 

“输了就输了,老子别的船也不要!” 

“你为什么救我们?” 

“老子见不得以多欺少!” 

“跟着我干吧。” 

“不!” 

“为什么?” 

“老子还有弟兄要养活!” 

“…………哈哈哈哈哈哈!!!” 

周瑜走进霸王号的操控室时,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幅未来的君臣促膝谈心的和谐景象。他走到孙策身旁,一手按住他的肩,话却是对甘宁说的:“谢谢你救了我们。我已经联络了锦帆号,他们很快就会过来接你。” 

甘宁拧着脖子哼了一声。 

“考虑一下伯符的话吧。”周瑜蹲下来看着他。“你不必撇下你的弟兄。” 

“老子自由惯了!受不得拘束!” 

孙策再次哈哈大笑起来。 

“好,我这就放你走!要是你今后改变主意了,随时可来找我!” 

***

很多年后有这么一天,江东之主在追忆自己轻狂二缺的往昔时对部下发出了这样的感慨:这半辈子没少见过神兵天降,但哪一次也没有当年在荆州六号遇到甘将军时那么令人瞠目结舌。众将听了皆是一阵哄笑,唯有甘宁目光炯炯面不改色地低头一拜:“主公威武!” 

***

那天,孙策和周瑜回到家时,当地的天色已经大亮了。孙权趴客厅里的鱼缸边上,正用一根棍儿逗弄缸里那只死活不肯露出头来的小乌龟。 

看见乌龟,孙策的眉头忍不住跳了一跳:“……仲谋。” 

孙权仰起头。 

“那只乌龟拿去送人。立刻。马上。” 

孙策说完,伸个懒腰朝楼上走去。 

“……呼~~~~累死我了。我要睡觉!……公瑾,你不一起来吗?” 

周瑜看了一眼楼梯上的背影,快步走到孙权跟前,俯身压低声音:“你要是不愿意,可以把它养在后面的池塘里,只别让你哥看见。” 

孙权默默地点了点头,又用棍子捅了捅那小乌龟。乌龟依然紧缩着脑袋,并不知晓外面发生的一切。

end


评论 ( 15 )
热度 ( 116 )

© 铃铛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