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得意须挖坑,莫使脑洞空对月

[阴阳师手游][狗博] 怀中音 03

“白峰”这个名字来源于京都的 白峯神宫(峯=峰),该神宫祭祀的是崇德天皇,传说中他化作了一只大天狗。但是本文中的“白峰”当然不是崇德天皇的怨灵所化,因为崇德天皇是生活在平安时代之后的人。至于白峰的更多背景,涉及剧透这里就不多说了嘿嘿。

===============


前文:0102



03 中介人的家

博雅的住所位于面馆的东面,竹屋町中的一条小街旁边。

房子是晴明的,面积虽小却五脏俱全:一层是晴明的房间以及公用的会客厅和厨房,二层是一个带阳台的小阁楼,博雅将其租下来,改成了自己的房间,房间旁边还有一个狭窄的储藏室。房子的门户背对街道而开,周围有一圈爬满青藤的矮墙,屋前的台阶旁和四面的墙根处都长满了乱草,似乎已很久没有打理过。小街的两侧各栽种着一排樱树,此时都已经谢了花,浓郁的绿荫正好遮住博雅的窗户,在夏季黄昏的余热中投下一片阴凉。

博雅领着白峰来到自家小院的门前,院门没锁,博雅当先推门而入。院内的乱草中,一只白毛小狗正在自己的狗窝前打滚,见博雅带了陌生人来,当即翻身从草丛中跃起,颇为不满地冲博雅狂吠,可才刚吠了两声,又突然夹起尾巴从墙角的狗洞钻了出去,眨眼便跑得无影无踪。

狗窝旁边的泥土里歪倒着一个长满青苔的石灯笼,笼中本有一抹烛光摇晃闪动,与散落在草丛中的点点萤火彼此呼应着,可当小白狗飞也似地跑开时,笼中的光亮与草中的萤火也一同暗了下去,草丛顿时变得昏暗而寂静,只有石灯笼上插着的一支纸风车还在傍晚的微风中缓缓转动。

博雅向这片乱草扫了一眼,上前开了屋门,转身招呼白峰:“就是这里了,快进来吧!”

白峰站在玄关处,一言不发地四下看了看。博雅猜他是已经感受到了笼罩着这座房子的结界,便解释道:“这结界是晴明布下的,说是能防小鬼,但要我说啊,小鬼不用防,大鬼也防不住……”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房东本人就已经从屋里迎了出来,目光望向陌生的来客,话却是对自己的舍友说的:“背着别人讲这种话可不好喔,博雅,当初布置这结界的时候,你不也出了一份力吗?”

博雅理直气壮地瞪着他:“我不但背着你会这样讲,就算当着你的面,我也会这样讲。”

晴明笑了笑,这才对白峰说道:“初次见面,你好,我是晴明。”

他的语气十分客气有礼,但白峰却对此无动于衷,他仍然沉默地站在博雅身旁,锐利的目光直视向晴明,似冷冷地审视着眼前的人。

博雅有些奇怪地看了白峰一眼——此人虽然寡言,但先前和自己交谈得还算顺畅,不知为何他在见到晴明之后,身上的气息却陡然冷了下来。转眼再看看晴明——尽管唇边还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但博雅知道敏锐如他,也一定已经看出了对方潜藏的不悦。

三人间的气氛变得有些微妙。博雅轻咳一声,主动替两人介绍:“白峰,这就是晴明,我的房东兼中介人。晴明,这是白峰,今天要不是他出手帮忙,我只怕现在还回不了家。”

“怎么了呢?”晴明一边将两人让进会客厅中,一边问道。

博雅三言两语讲完事情的经过,想起被白峰发现自己口水横流、挺尸街头的情形,少不了对晴明有些怨言:“我可是信了你的话才没带弓箭的,结果却连那只小猫也跑掉了,再这样下去,我迟早会被你害得穷困潦倒,吃不上饭也上不起学……”

晴明温和地笑道:“情报不准确是我的失误。如你所说,这次可多亏有白峰君。”

他边说边倒了茶水给二人,但白峰既没有碰那只杯子,也没有任何的表示。博雅听晴明提到白峰,想起白峰此行的目的,便将委托的事对晴明说了。晴明点点头,转向白峰道:“请问白峰君以前接过委托吗?”

白峰抬起眼来,态度依然冷淡,但总算是开了口:“没有。”

“那我先来介绍一下委托的大致情况吧。”晴明捧起自己的茶杯喝了口水,不疾不徐地讲了起来。博雅一面心不在焉地听他讲,一面暗中观察白峰,却见白峰似乎对晴明所讲的内容并不感兴趣,还不等他说完,就简单直接地提出:“我要最贵的委托。”

晴明怔了怔,随即微微一笑:“要说最贵的委托,自然非SSR级别的莫属,可是这个级别的悬赏目标无一例外都是传说中的大妖怪,自我入行以来……不,据我所知,至少已有上百年的时间,寮中都不曾出现过这类委托的记录,所以你也不必太在意。不过退而求其次的话,倒是有一些SR级的委托可以介绍给你……”

“你这里能找到的最贵的委托,我都接下。”白峰似有些不耐烦,重复了一遍。

晴明若有所思地看看博雅:“既然是博雅推荐你来的……”他说着就打开电脑,把委托的资料调出来让白峰看过,又迅速替他办好了委托手续,最后说道,“完成委托后,将妖怪魂魄的碎片带回,就可以领取报酬了。友情提醒一下,各个级别的妖怪可以返回的碎片是有定数的,如果你私吞了碎片,我可是会知道的哟,也会扣掉相应份额的酬金。”

他说完便似笑非笑地看着白峰,但白峰却已转身向门外走去。

博雅忙追了上去,在玄关处叫住他:“你打算何时行动,我们……一起?”他还记得白峰先前答应过,如果接到了高级的委托,会带他去开开眼界。

白峰回头看看他,神色缓和下来:“好。”

“那我们怎么联络?”——还是那个老问题。

“我会来找你。”白峰说完,深深地看了博雅一眼,转身离开了。

博雅目送他消失在小院门外,反手关上房门,直到再也感觉不到白峰的气息,这才回到会客厅中。

晴明还在处理电脑上的文件,见他回来,便问:“小白呢?”

“跑了。”博雅顿了顿,补上一句,“从狗洞跑的。”

晴明打字的手停了下来,沉默片刻,突然回头笑道:“你可招来了不得了的人物呢,博雅。”

“我也没想到会这样。”博雅有点困惑地挠了挠鼻梁。

小白在院子的墙根打下的狗洞,两人前些日子就已经让一只涂壁堵上了,可就在白峰踏入小院结界的一瞬间,那只涂壁竟突然一溜烟地跑掉,小白也吓得从狗洞逃了出去。

不仅如此,博雅和晴明养在院子里的一只古笼火和几棵萤草,以及挂在门背后的纸伞妖和正在厨房扫地的扫把精,全都在白峰上门的一瞬间消失得干干净净。

从前不是没有别的捉妖师上门拜访,但这一次家中的小鬼们似乎受到了极大的惊吓。博雅知道以自己的修为尚看不出对方的深浅,但鬼怪们有一种人类所不具备的天生的直觉。显然,这个叫白峰的捉妖师远比自己想象的还要更加高深莫测。

“我去找找小鬼头们。”最后博雅叹了口气。

“别找了,一时半会儿是回不来的,”晴明也有点无奈,“咱们家里的这几只你也知道,没被吓得当场返魂就不错了,还是让它们在外面多缓一缓吧。”

“你好像没有给他最高级别的委托?”博雅的目光落在电脑屏幕上,那上面显示着晴明刚刚交给白峰的几份委托的材料,虽然其中包含了SR级的悬赏,却并不是难度最高的悬赏。

“嗯,这个人在寮里没有任何记录可查,在进一步了解他之前,我们还是先给他一些正常的委托吧。”晴明说。

博雅点了点头:“下次行动时,我也会多多留意他的。”

“你好像对他很有好感啊?”晴明的唇边浮起若有若无的笑容,饶有兴趣地望着博雅。

“我的直觉告诉我,他应该不是坏人。”博雅坦白地说。

“是了,他对博雅你也格外关注呢。”晴明还在笑着。

“是吗?”博雅对此却浑然不觉。

“是啊。难道你没发现,他一直都在看着你吗?”晴明说。

tbc

评论 ( 23 )
热度 ( 106 )

© 铃铛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