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得意须挖坑,莫使脑洞空对月

[阴阳师手游][狗博] 怀中音 05

其实这章有个副标题叫,惟梦闲人不梦君(。

某人:我才不是闲人!

铃铛:你就是的=。=

-------

前文:01020304

-------

05  梦境

关于白峰这次所接的委托,博雅事先在晴明那里看过资料。来自大宫草山的这一份,据资料描述是以小型旋风为掩护的风系妖怪,攻击不高但速度奇快,作乱之后顷刻逃之夭夭,极难追踪和捕捉。晴明告诉博雅,这很可能是一只镰鼬。

镰鼬这种妖怪,当真是来无影去无踪。在普通人的眼里,它与街边刮过的一阵疾风并无不同。即使捉妖师的眼睛能看出这妖风的古怪,也很难看清镰鼬那藏匿在风中的真正形态。博雅长到这么大,连山兔都只见过两次,更别说镰鼬这种高级货色,这时感到树林深处突然平地起风,立刻瞪大了眼,全神贯注地盯住风来的方向。

眨眼的工夫,那股子快风就已刮到白峰的结界前面,博雅只来得及辨识风的形态——其实就像一个微型的龙卷风,高度约与树冠齐平,旋转的速度非常惊人,不断将周遭的草叶树叶吸卷进去,吹得呼呼作响。

博雅下意识地握紧自己的弓,可是他没有对付这种妖怪的经验,便又有一瞬的迟疑。正在这时,只见白峰微一抬手,博雅也没见他做什么,就看见那股旋风似被钉在了地上,虽然还在原地打转,却无法再向前移动分毫。

不仅如此,旋风的转速也明显慢了下来,草叶树叶纷纷落下,在变得稀疏的风中,很快浮现出几个影影绰绰的影子。

“快走呀二太郎!怎么不走啦?”

“走不动啦,一太郎哥哥,有风把我们挡住啦!”

几个影子七嘴八舌地叫起来。

“是风吗?为什么风会和我们作对呢?”

“不知道呀三太郎,这里四面都是风,我们走不掉啦!”

博雅边听它们嚷嚷,边凝神朝那儿看,这才发现原来在镰鼬的旋风外围,还有另一圈无声的风将其包裹其中。如果要形容的话,大抵就像是洗衣机的滚筒外面又套了一个更大的滚筒。

博雅知道这一定是白峰在风里做了手脚,可回头一看,却发现此人正好整以暇地蹲在一旁,并没有进一步行动的意思,似乎是在等他。

……等他什么?等他看够了之后再下手吗??

博雅把前后经过联系起来一想——尤其是白峰轻车熟路地带他来这里守株待鼬,对于追踪这种行动迅捷的妖怪来说本就是极其反常的行为——立刻开始怀疑白峰其实早就来这里踩好了点,今天带着自己跑这一趟,纯粹是为了让他如愿,“长长见识”来着。

博雅再一次被双方实力上的差距深深地震撼了。

既然高人不急着出手,博雅便又开始提问。

“你是怎样追查到它们的行动路线的?”

“风会告诉我。”

白峰果然任由那几只家伙在半空中原地打转,首先回答了他的问题。

“风?”

“嗯。它们经过的地方,风的气息会变。”白峰耐心解释。

“这一定需要很强的驾驭风系咒语的能力吧?”博雅叹道。

白峰偏头看看他:“你喜欢的话,我可以教你。”

“求之不得!”高人不吝赐教,这让博雅很高兴,“……不过接下来要怎么办?”

他话音刚落,就见所有的风都骤然停止,几团黑乎乎的东西掉落在草地上,既不再吱哇乱叫,也不敢乱跑,全都挤在一处瑟瑟发抖。

博雅上前一看,果然是一堆子镰鼬,不过没有在风里看起来那么多,只有三只。

“哈哈,看你们往哪儿跑!”

博雅用弓梢挨个戳戳它们。这时白峰也走上前来,一只镰鼬吓得“扑”地放出一个臭屁,博雅连忙捏住自己的鼻子。

“要杀掉它们吗?看这样子也怪可怜的。”博雅捏着鼻子问白峰。

镰鼬虽然四处捣乱,但也不是什么伤天害理的妖怪,通常驱走就好,不必赶尽杀绝。眼前这三只也不知是闹了什么恶作剧,才会上了寮里的悬赏榜单。

白峰微微动了动手指,一阵风刮过去,将弥漫的臭气吹走:“……你喜欢?”

“嗯。这些小家伙又快又灵活,可以成为捉妖师的得力帮手。”博雅道。

他没说出口的是,如果有了这些镰鼬,他就可以回家向晴明炫耀了。

他本以为白峰会有所犹豫,毕竟这关系到委托的报酬,却不料白峰爽快地点了点头:“好。你现在就可以和它们建立契约。”

“那可多谢你啦!”博雅见他答应,便将手指往弓弦上一抹,划出几粒血珠,点在镰鼬们的身上,然后结了契印,“晴明那边我会去说明,不会为难你的。”

“这是小事,不必挂怀。”白峰淡淡地说着,将自己的右手伸至镰鼬的上方,尽管三只镰鼬已认了博雅作主人,却还是怕他怕得要死,恨不得就地钻进泥土里去,“你有什么要求,现在一起说了吧。”

博雅愣了愣,这对他来说倒是件新鲜事。从前捉妖师在与妖怪建立契约时都会定下一套规矩来约束式神的行为,但这是过去的古板做法,如今早就不流行了。可既然白峰开了口,博雅也不便拒绝。他认真思考了一会儿,最后终于想到了一条:“——不准放屁!”

白峰有些惊诧地看着他,突然轻轻笑了一声。

“就这样?”

“嗯,就这样。”博雅心满意足地说着,将自己的新式神收了起来。

为了答谢对方的慷慨捐赠,博雅掏空钱包请白峰到料理屋吃了晚饭。饭后白峰再次随博雅去见晴明。他只用了短短三天就完成了所有的委托,效率惊人。晴明在与博雅进行了短暂的眼神交流后,便把一些更难的委托交给了白峰去做。

“现在总能让我看看你的新式神了吧?”

白峰走后,晴明终于得以向博雅询问今日的见闻。博雅把镰鼬召出来,后者立刻被屋内外的扫把、灯笼、纸伞等好奇地围住,只有小白看起来不怎么乐意,一直冲着三只鼬狂吠。

“那家伙很强,”博雅望着交头接耳的小鬼们,对晴明说,“十分擅长风系咒语,但单凭几只镰鼬,还试不出他真正的实力。”

“他似乎对你不错,”晴明用折扇指了指正在打量新环境的三只镰鼬,“这么贵重的宠物说送就送了,连报酬也可以不要。”

“我可没这么容易收买,”博雅啧了一声,忽略舍友意味不明的笑容,“再说了,他那么厉害的人,用得着收买我吗?”

“那可不一定。”晴明笑道。

“总之,我会继续观察的。”博雅说完便收了镰鼬,回房休息。他快速冲了个凉,然后花了些时间保养自己的弓箭,还没等到头发干透,就倒在榻榻米上睡了过去。

再睁开眼时,博雅听到了一阵似曾相识的美妙笛声。他发现自己坐在一片樱花林中的草地上,身边还坐着一个陌生的小姑娘,眼睛如粉色水晶一般,正仰头望着灿若云霞的花朵,随笛声轻轻哼唱着。

“……的笛声总是那么好听呢,博雅哥哥……”

小姑娘的嘴巴一开一合,但传入博雅耳中的字句却很模糊,他不禁问道:“谁?……谁在吹笛?”

“就是……啊。”小姑娘回头看看他,不解地眨了眨眼。

博雅听不清她说什么,只好又问:“你是谁?”

小姑娘撇了撇嘴:“你不会又喝醉了吧?就像酒吞童子那样……”

她这么一说,博雅竟然真的有些醺醺然起来。身边景物变换,还是他和那个小姑娘,这次是在一处雅致的庭院内,两人的面前摆着一个小酒坛和两只酒杯。

“再喝下去,哥哥又要醉了,”小姑娘摆弄着一只锦鲤荷包,抱怨道,“……,你也不劝劝他……”

博雅刚要开口,那笛声又响了起来。他突然感到一阵剧烈的头痛,眼前随之陷入黑暗。

“博雅?……博雅!”

博雅一挺身从榻榻米上坐起,冷汗如雨。屋里亮着灯,他看见晴明蹲在一旁,正皱着眉头担忧地望着他。

tbc

评论 ( 16 )
热度 ( 100 )

© 铃铛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