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得意须挖坑,莫使脑洞空对月

[阴阳师手游][狗博] 怀中音 06

看在大狗如此可怜的份上,爱的留言不来一发吗????

-----

前文:0102030405


06  黄泉

大天狗站在三途河畔。

黑沉冰冷的河水散发着死亡的腥臭,经过他的身前,静静流向远方。

周遭见不着一个会动的影子,无论是普通的亡灵还是堕落的恶鬼,都本能地趋避了他,四散而逃。只有殷红的曼珠沙华依然盛开在他身后了无生气的冥界土壤,如暗夜中的火把,照耀着他刚才所经过的,连接阴阳两界的唯一路途。

那如鲜血一般,似乎带着热度与生命的花海,令埋藏于大天狗记忆深处的一抹红色再度蠢蠢欲动。在一个短暂的瞬间,花的气味让他有些失了神,那个人鲜活的身姿仿佛就立于花海之中,可转瞬又被那死亡之火吞噬殆尽。

大天狗独自缓步而行,没有动用风的力量去驱散那时隐时现的幻影。他想知道,千年之前,当那人踏上这黄泉之路,穿过接引的花海时,是否也同他一样看到了心中所想,是否曾经产生过一点迷惘。

三途河乃冥界的界河,水面宽广浩荡,弥漫着乌紫色的雾气,一眼望不到头。原本河上有一条往返的渡船,此刻也不知躲去了哪里。但这一切都不能阻止大天狗前往冥界的深处,他没有在岸边驻足太久,很快就展开黑色的羽翼向河的对岸飞去。

河对岸的水边立着一道白色的影子,似等候的姿态。大天狗见了,缓缓降落下去。

“大天狗……”鬼使白手持魂幡,自雾气中走上前来,“千年不见,为何今日突然造访冥府?”

大天狗的眼中闪过一丝冰冷的怒意:“你不知道吗?”

“如果你是来问源博雅的事,他已经转世去了。”鬼使白平静地说。

“可是他忘了我——”大天狗顿了顿,徒劳地压抑着胸中翻涌的情绪,“我的笛声无法唤醒他对前世的记忆。我必须知道其中的原因。”

“看来你已经见到了他……”鬼使白露出些微的诧异,沉默了片刻,“但是这件事情……恐怕只有阎魔大人能回答你。”

大天狗没有再说一个字,转身离开。

他在冥界的黑暗中疾掠而过,只想尽快找到答案,因为他已经不能再多等一刻,也无法再忍耐了。

可是,当他接近阎魔的审判庭时,却突然感到一股锋锐的气息向他袭来。

“来者止步!”

判官的身影出现在前方,手持墨笔,守卫在审判庭前。大天狗见状停了下来,却没有回应。

“大天狗,你为何擅闯冥府?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判官厉声说道。

大天狗漠然地看了他一眼,对他的话置若罔闻,继续向审判庭走去。

“你——”判官握紧了墨笔,正试图阻拦,却忽然看见大天狗身后的黑色羽翼向空中伸展开来。

紧接着,狂风开始舞动。

锐利的风呼啸着,膨胀着,顷刻便充斥了冥界昏暗的天地。

仿佛承受不住风的威压,整个冥府都在这风中震颤起来。判官的墨笔上很快被风割出了深深的裂痕,风势如刀,令他一步也动弹不得——若动一步,立刻就会被风撕得魂飞魄散。

在铺天盖地的风刃中,大天狗旁若无人地向前走去。

直至此刻,他终于得以发泄心中无尽的怒火。

从他再次见到博雅的那一天起,深切的绝望感与酸楚的无力感就不断啃噬着他,让他的心在愤怒与悲伤中灼烤煎熬。

那天下午,他蹲在昏睡的博雅身边凝视他的脸,良久,才用颤抖的气息吹响了叶二。

然而,苏醒后的博雅却不再记得他了。

他捉住了那只逃走的食梦貘,逼它带自己进入博雅的梦境。在那里,他又试了一次,可是,博雅的梦中却唯独没有他。

“阎魔!”大天狗怒喝一声。

仿佛感受到主宰者高涨的怒意,狂乱的风刃开始汇聚盘旋,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

阎魔的身影出现在漩涡之中,双眉微蹙,注视着他。

“你们到底对他做了什么?!”大天狗的瞳孔如火在烧,血红的妖纹渐渐爬上眼睑,“千年以前,你说只要等待千年,博雅就会带着记忆转世……”他的声音很快暗哑下去,“我等了一千年……”

这千余年间,他辗转栖息于各地的神社,最后选择在白峰神宫落脚,也不过是怀抱着在京都也许更容易找到博雅的一线希望。而当博雅问起他的名字的时候,他的脑中竟然出现了一瞬的空白,因为他从没有想过,这样的问题会出自博雅之口。

大天狗没有再说下去。

冥界广阔的幽暗之中,唯有风在呼啸。

阎魔神色凝重地注视着他,这时终于开口问道:“大天狗,难道你真的以为,只要一个人希望留住自己前世的记忆,他死后就一定能带着这份记忆转世吗?”

“什么?”大天狗怔了一怔,难以置信地望着她。

“经由冥府轮回转世的人,都会忘却前世的记忆。实际上,普通人在死后并不拥有所谓选择的权利。”阎魔淡淡地说道。

“既然如此,你为什么——”

“千年以前我那么说,是有原因的。”短暂的沉默后,阎魔继续说了下去,“当初你曾经问过我,为何一定要等待千年。现在我可以告诉你,那是因为带有前世记忆的人在千年之内无法转世——这是留住记忆所必须付出的代价之一,这个代价就是’时间’。

“自古以来,只有极少数符合特殊条件的人,才能在死亡的时刻做出选择。源博雅本来不用那么做,因为无论做出什么样的选择,他都会忘了你——”

“等等!”大天狗敏锐地打断了她,“你的意思是,博雅原本还有别的选择,那是什么?!”

“……身为源博雅,他当然是有的,”可阎魔却避开了他的问题,只是往下说道,“不过,由于你的存在,他选择了一条本不属于他的转世之路。你今日所见的藤原博雅,正是由你亲手促成的。”

说到这里,她突然问道:“大天狗,你还记得源博雅临死之前对你说过的话吗?”

这个问题令大天狗恍惚了一瞬,原本专注的目光涣散开来,从阎魔脸上移开,投入冥界无边的黑暗。

他仿佛闻到了血的气味,从博雅的身上散发出来。博雅躺在他的怀里,连呼吸都带着血腥气。

“大天狗……”

源博雅吃力地仰了仰头。大天狗的手臂支撑着他的头颈,却感到他的身体在自己的臂弯中不断下沉。死亡的气息近在咫尺,大天狗知道,自己已经无法留住怀里的人了。

他低下头去,在他耳边轻轻问道:“你想说什么?”

源博雅的眼睫轻颤了一下,嘴唇微微开合,过了片刻,终于发出一点断断续续的声音:“……黄泉路上,死去的人会喝下孟婆汤,忘掉前世的记忆……你……有没有什么法子……可以帮我留住关于你的记忆?”

他顿了顿,似在积攒说话的力气,又似在做一个郑重的决定,最后说道:“……我不想忘了你。”

他说完这些,已是气息微微。大天狗将自己的额头贴上他的额头,发现他的双眼在这样近的距离下依然睁着,可那黯淡的红眸却已失去了往日的光彩。

源博雅徘徊在生死边缘的黑暗中,苦苦支撑着,只为等待一个回答。

“有。”大天狗答道。

源博雅轻轻呼出一口气,脸上期待的神色被一片柔和的安然取代。

紧接着,大天狗看见那双熟悉的红眸,就在自己的眼前缓缓合上了。

tbc

评论 ( 28 )
热度 ( 115 )

© 铃铛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