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得意须挖坑,莫使脑洞空对月

[三国架空][曹郭 辽荀 权逊 策瑜] 九死一生(68)


68、


锅中的牛肉汤咕嘟咕嘟地泛起了油花,曹操边哼着歌,边舀起一口汤尝了尝,满意地咂咂嘴,放下勺子开始煮面。

今晚郭嘉变回了人身,难得时间挺长,曹操自然没有放过这个机会,卯足了劲头要把前些日子欠下的找补回来。郭嘉被他按在床上翻来翻去,其间也象征性地反抗过一下,奈何曹操势在必得,最后弄得郭嘉实在受不了,一个没忍住连猫耳朵都露了出来,完事后“喵”地一声又变了回去,四肢瘫直,尾巴耷拉在床边,基本上已成了一只废猫。

曹操心满意足,神清气爽,加上剧烈运动后肚子有点饿,便打算做个夜宵犒劳一下自己和仿佛被自己掏空的郭嘉。晚饭后他炖了一大锅牛肉,本来是预备第二天给郭嘉当午饭的,正好用来做汤料。

事后一碗面,快活似神仙,诚不我欺也。

这边曹操煮着面,那边郭嘉在卧室里老远就闻到了香味,振作精神来到厨房,窜到曹操肩上,痴痴地望着汤锅。

“马上就好!”曹操夹起一块肉吹吹凉,塞进猫嘴里。

他把郭嘉专用的饭盆盛满牛肉,然后给自己弄了一碗汤面。黑猫看来是真的饿狠了,跳上饭桌后便一声不吭地埋头啃肉,猫胡子上眨眼糊满了油水。

曹操吸溜了几口面,一抬头见黑猫吃得很香,突然有点感慨,叹了口气道:“唉,也不知道文若现在怎么样了。”

关于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曹操是从郭嘉的转述中得知的。荀彧自打受创以后,一直被护养在贾诩的小院里,化为树形,无叶无花,光秃秃的枝桠令人心酸。张辽变成小小的一只守在树下,曹操去探望的时候没觉得异样,还以为贾诩养了一只小白狗。

曹操也问过郭嘉接下来要怎么办。虽然郭嘉已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了他,但他所能做的却极其有限。如今郭嘉半人不猫,荀彧又受了重伤,自然都不可能正常上班,公司里的一些项目因此有所滞缓。但这些影响在曹操看来都微不足道,他所担心的是针对孙家的那个阴谋是否会伤及更多的人。这段时间他一想到郭嘉出事那天的情形仍然会心有余悸,他实在不想看到类似事件再度发生。

郭嘉让曹操甭瞎操心,并叮嘱他最近要低调做人,尽量少出门。于是曹操索性连班也不上了,欣然开启家庭煮夫模式,每天洗洗涮涮,给儿子和猫当起了全职保姆。不过在百忙之中他还是思考过要不要给孙坚打个电话,对此郭嘉的点评只有九个字:“打草惊蛇。杀鸡用牛刀。”

曹操自顾自地感慨了一句,过了片刻,只听黑猫慢悠悠地说道:“不要紧,施点儿肥就好了。”

曹操正想问问施什么肥,忽见黑猫有所警觉地向二楼望去。它一抬下巴,糊在猫嘴周围的汤水便顺着毛往下滴,曹操忙扯过一张纸巾给它擦了擦。

黑猫仰头看了好一会儿,曹操才听见楼梯上传来拖鞋的吧嗒声。穿着睡衣的曹丕出现在一人一猫的面前,身后是拖着豌豆荚抱枕的曹植。

“我饿了,”曹丕说着,转眼看看黑猫及其面前的饭盆,“……豆豆也饿了。”

曹操一看挂钟,这个时间按理说不该喂娃蛋吃东西,对胃不好,可是如果饿得睡不着觉也的确是个问题,便道:“吃点饼干吧?冰箱里还有牛奶,我给你们热一下。”

曹丕的目光从黑猫移到曹操脸上:“我想吃面。”

锅里还有一些肉和汤,倒是足够给两个娃儿下面吃了。曹操想了想,放下筷子起身去了厨房。

他前脚走出饭厅,后脚曹丕就拉着曹植凑到黑猫面前,沉默片刻,突然盯着它道:“郭叔叔。”

黑猫继续埋头大嚼,似乎没有听见。

“郭叔叔!”曹丕激动地小声说道,“别装了,我知道是你!”

黑猫还是没有反应。

曹丕回头看看厨房的方向,一把抓住黑猫的饭盆就要拖过来。

“喵!”黑猫抬起两只前爪扣住饭盆的沿儿,力气大得出奇,曹丕竟然没能拖动。

“我就知道是你!”曹丕脸都憋红了,使出吃奶的劲头,饭盆还是纹丝不动。曹植心惊胆战地在一旁观战,见一人一猫僵持不下,小心翼翼地扯了扯曹丕的袖子。

“你到底是哪边的?”曹丕气鼓鼓地瞪着曹植,“咱们说好的,不许反悔!还不快来帮我!”

曹植看看黑猫,又看看曹丕,抿了抿嘴,终于绕到曹丕身后抱住他的腰,开始向后使力。

“你别垂死挣扎了,郭叔叔!”曹丕手上抓着饭盆,嘴上也没歇着,“我早就觉得不对,爸爸从来不养宠物,他说宠物会掉毛,可是自从你来了我家,爸爸不仅和猫一起吃饭,还和猫一起睡觉——”

“喵!”

“——你别以为我没看见!你知道这影响有多不好吗!为什么你一点儿身为家长的自觉都没有!”

“喵!”

“没错,你是带给我们很多好处,还陪我玩游戏……”说到这里,曹丕似乎有一瞬间的动摇,手上松了一下,饭盆向黑猫面前移动了几寸,他立刻警醒,又死死抓住,“但、但是只凭这些就想贿赂我们,是不可能的!”

“……”

曹操回到饭厅的时候,看见的就是两个儿子抱成一团和黑猫“拔河”的景象。

“怎么回事?”他放下面碗,看着儿子们问道。要说平时郭嘉和两个娃蛋相处得挺和谐的,自从他搬来以后还从没和小朋友们发生过什么矛盾,这一直让曹操感到很欣慰。不知今晚这是怎么了,看样子好像是一盆牛肉引发的血案。

曹植闻言吓呆了,甚至都忘了松手。曹丕倒是很镇定,转转眼珠理直气壮地说道:“我想吃牛肉!”

曹操把小面碗朝前推了推,想都没想就对儿子严肃地展开批评:“想吃牛肉这里有啊,又不是不给你吃,和长辈抢吃的像什么话!”

“……”

饭厅里面一片寂静。

看见黑猫眼里万箭齐发般的鄙视,曹操用尽了全部的毅力才忍住没在两个儿子面前爆粗。他觉得自己血压有点高,不知道是不是年纪大了的缘故。人生太无常,好似逗猫棒;后浪推前浪,前浪吃猫粮。

就在曹操快被一腔无处喷发的老血憋死的时候,家里的电话铃突然响了。

曹操突然特别理解电视剧里那些总在关键时刻响起的电话铃声,这个桥段是谁发明的,真是太特么机智了!

“喂……”

曹操像抓救命稻草一样抓起了听筒,却听见那头立刻传来仿佛也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的、带着哭腔又欣喜若狂的喊声:“瞒叔!……瞒叔??……是你吗瞒叔!!”

“仲谋?”

孙权听起来在一个很开阔的地方,可声音却断断续续的,也许是信号不太好:“……我找郭……我哥……危险……公瑾哥不接电话……郭嘉哥!救命啊啊啊!!”

曹操正听得一头雾水,忽觉肩头微微一沉,餐桌上的黑猫已经跳到了他的肩上。紧接着黑猫一变为二,一只仍然留在曹操的肩头,另一只却从饭厅的窗户窜了出去。


tbc

评论 ( 56 )
热度 ( 200 )

© 铃铛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