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得意须挖坑,莫使脑洞空对月

[三国架空][曹郭 辽荀 权逊 策瑜] 九死一生(69)

无奖问答:香香老大的队伍中都有哪些小伙伴?

后宫的留言越多,更新的动力越大!潜水的同学快举起你们的键盘!

大家端午节快乐噢噢噢!

----


69、


“你们在哪?”

伴随着虎狼缠斗发出的沉重撞击声和频繁从地面传来的震颤,手机里终于响起了郭嘉的声音,虽有些小,但还算清楚。

“我……我不知道啊!”孙权欲哭无泪,没什么比拨通了救援电话却报不出自己所在的位置更让人绝望的了,“应该是在郊外……这里很荒凉,什么都没有,他们弄了一座空气墙把我们困在里面……”

“除了你和你哥,还有谁在那里?”郭嘉又问。

“还有伯言,他受了伤!”孙权焦急地说,“对方有一头大狼,比我哥还大的那种——”

“这头狼不是我们在会所见过的那头,”这时陆逊也凑过来补充,“另外还有一名除妖师,他总在暗处出手,目前还不清楚他的情况。”

“知道了,我会尽快赶过去的。”郭嘉听上去十分淡定,甚至还有些悠闲,“你们两个自己躲好,别管孙策,他死不了。”

孙权正要问他多久能够赶到,就听郭嘉又说:“先吃面吧孟德,面都要糊了。”

这句话显然不是对他说的,接着电话就被挂断了。

孙权一个手抖,手机掉在了地上。

“怎么了?”陆逊刚才扭头观战,没留意两人最后说了什么,“他怎么说?”

“他、他们在吃面。”

孙权木然的神色背后是一万头狂奔的草泥马。说好的尽快赶到呢?说好的有事找瞒叔撑腰呢?都是假的,假的!这都什么时间了为啥还有人在吃面,再晚一点都可以直接当早餐了好吗!……不对,重点是为什么吃面比救人更重要啊!啊?!

当然最令他郁闷的还不是曹郭二人,而是两分钟前他往家里打电话的时候。

电话是孙尚香接的,背景音十分吵闹,对方似乎正在游戏中。

“香香!我找爸!”电话刚一接通,孙权就抱着手机大叫。

“爸不在!”对面秒回,“——注意他们露头了!老黄正面拉住,盛哥抄左边!”

“他去哪了啊??”

“不知道!”还是秒回,“——乔妹看好老黄的血,别管阿泰,他能扛!”

“那你也行!快来洛阳救救哥!!”

“蒋干你果然是对面派来的奸细吧?又特么划水!奶妈放生他,让他去死!”这次对面直接无视。

“不开玩笑,香香!哥有麻烦了!”孙权语无伦次,突然想到孙尚香可能误以为需要拯救的对象是自己所以态度才如此敷衍,急忙解释,“不是救我!是救大哥!大哥有麻烦了!!”

“找嫂子!”谁知这次对面更加干脆,再度用三个字打发了他,然后挂了电话。

孙权接连打了三个电话,遭到会心三连击,生无可恋,心似枯木。

“别担心,我想法子拖一下时间。”陆逊说着,手结红线,化出一小片蜂窝状的火网将孙权护住,自己却起身向孙策的方向跑去。

“伯言!伯言!”孙权在网里急红了眼,出也出不去,叫又叫不应,只能干瞪着夜色下相互撕咬的巨大黑影,心里乱成一团。他是真的很担心孙策,希望有人去帮他,因此当陆逊说要拖时间的时候他竟产生了一瞬间的犹豫,没有阻拦。可是陆逊先前也受了伤,这样跑出去更让人担心,所以陆逊一走孙权就后悔了。他想起郭嘉刚才的话,不知道到底该不该相信。他们真的可以不去管孙策吗?郭嘉说这话时有几分把握?要是陆逊有个闪失他该怎么办?可要是他们坐视不管、导致孙策有个三长两短,他又该怎么办?!他为什么不是终结者奥特曼绿巨人哥斯拉呢?他为什么只能当一个哭唧唧的战五渣呢!!

陆逊一边观察战局一边谨慎地向孙策靠拢。他想找出那个躲在暗处的除妖师,尽量拖住对方,这样孙策就不至于如此被动。除妖师再厉害也是人,就算自己占不了上风,干扰对方的攻击总是有办法做到的。

他正在战圈边缘徘徊,忽听孙策大吼一声:“当心!”与此同时,一股凌厉的气息仿佛凭空冒出来似的,陡然从他身后袭来。陆逊在惊骇中堪堪避过,要不是孙策开口提醒,他这时恐怕已经中招了。

这一击太过突然,事先没有任何征兆。此前陆逊已经高度戒备,如果对方使用除妖师的术式,他不可能毫无察觉。而排除掉这个可能性后,最大的可能便是对方拥有压倒性的速度优势。

心中的震惊尚未平复,陆逊就扭头看见了刚刚攻击自己的人——说他是个人,他的身上却布满了明显的妖纹,准确地说是豹纹,在黑暗中荧荧发亮。那模样说不出的古怪违和,但更违和的是,如果先前使用除妖师的力量攻击孙策的也是此人,现在他给陆逊的感觉却截然相反。陆逊根本来不及思考,在趋避攻击的一刹那,他就已经做出了本能的反应,现在看到对方的模样、感受到那充满侵略性的气息,他更加确信自己没有误判。

无论对方先前使用过何种能力,至少在此时此刻,陆逊知道自己并非在与一名除妖师战斗,而是在与一只妖战斗。

对方一击不中,又扑上来,指爪如电,抓向陆逊的咽喉。陆逊避开了要害,却被捉住肩头,他没有试图挣脱,而是翻腕抓住对方的手腕,盘在他腕上的红线如有感应,立刻从两人手腕的相接处缠绕过去。

“你——!”红线甫一缠上对方手臂,那人便如触电般向后退去。陆逊见他忌惮自己的灵力,更不可能放过他,转身拉紧红线,指尖在线上一弹,喝道:“现!”

只见对方手臂上红光暴涨,竟将满布的豹纹向后逼退。豹纹沿着那人的手臂、肩头迅速向胸前收缩,最后盘踞在心脏处,眼看就要成形。那人原本背着一副弓箭,刚才在对付陆逊时并未使用,这时却猛然抽出长弓向陆逊抡了过来。陆逊矮身躲避,但两人距离太近,又有红线缠绕,最后还是被弓角抽到,额角顿时一阵剧痛,眼前一黑,扑倒在地。

那人欺身压下,膝头顶住陆逊的后背,将弓一翻,弓弦便勒住了陆逊的脖子,粗声粗气地吼道:“陆家的小子,别逼老子杀你!!”

陆逊咳了一声,手指压住弓弦向外使力,却无济于事。正乏力间,忽然有什么东西挟风带势而来,钳制与被钳制的两人还不及反应,就被一截巨大的虎尾双双扫到了半空。

陆逊当然知道这是孙策在替他解围。机不可失,趁对方无处借力,他抓住弓弦挣脱桎梏,随即放开双手任由自己向下坠去。

孙策果然还有后招,虎尾扫过去后又摆了回来,险些就正正拍在陆逊脸上。陆逊心领神会眼疾手快地抱住,孙策躲开狼的扑咬,尾巴高高举起轻轻放下,把陆逊送回了地面。

“谢谢。”陆逊抹了一把额角的鲜血,仰头对孙策说道,“小心那个除妖师,他的体内有东西……”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空中突然出现一道银光,带着尖啸之声向地面俯冲下来,眨眼间便已来到结界上方。陆逊这才看清,那光芒中竟有一个人影,双手握着一柄银刃短刀,刀尖笔直向下,正朝结界刺来。


tbc

评论 ( 79 )
热度 ( 153 )

© 铃铛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