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得意须挖坑,莫使脑洞空对月

[狗博] 胧月夜 (完)

被大狗跳舞萌到,撸了一发小甜饼。不过这手游+电影+小说的混搭画风真是不能好了……


两点说明:

1、“小鸟游”这个姓氏很有趣,是基友帮我想的,发音等同于:老鹰的没有。是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的意思,哈哈!

2、“不似明灯照,又非暗幕张。朦胧春月夜,美景世无双。”——这四句是《千里集》里的古歌。其余四句是我胡诌的,莫要当真!


本篇可单独食用,也可当作 朱雀门鬼(完) 的番外。


------



胧月夜



皎洁的月亮悬挂在朗朗夜空。月色下,庭院中的樱树已开满了花,粉色的云霞笼罩着树下喝酒赏樱的两人,微风拂过,片片花瓣轻旋飘落。

连日来博雅都有些愁色,哪怕是在与好友对饮时,也总忍不住抱怨几句。这是因为最近在平安京中发生了一件奇事,事情传入宫中,让圣上下了一道旨意。

事情的起因是从播磨国来了一位名叫小鸟游的乐师。经人介绍,他得以到京中的达官显贵家中奏乐,由于技艺精湛,名声很快就传开了去。

不久前的一天,这位小鸟游乐师受邀前往藤原忠平大人的家中演奏。这次他演奏的是笛子。据说,正当小鸟游乐师在忠平大人的庭院中吹奏笛子的时候,他的身边忽然出现了数名美艳绝伦的舞姬和歌姬,轻盈地随着笛声翩翩起舞,吟唱和歌。席上的忠平及家人都被吓了一跳,可很快众人就被那美妙的舞姿和悦耳的歌声吸引住了,只觉眼前所见令人难以置信,恍如梦中。

一曲吹罢,歌舞姬们的身影也飘散无踪。忠平等人啧啧称奇,便问乐师这是否笛声召来的鬼神。小鸟游乐师说,这是庭院中的花鸟之魂受笛声感召前来助兴,才会有此情景。

这件事很快传到了清凉殿上,又迅速从前朝传到了后宫。众所周知,平安京中笛子吹得最好的要数博雅大人,据说博雅大人贴身携带的笛子“叶二”就是从朱雀门鬼的手中换得的。这一来,众官员在清凉殿又有了新的谈资,宫中的女人也议论纷纷,讨论的话题无非是,倘若小鸟游乐师与博雅大人比试一次,不知谁的笛声会更胜一筹。

最后,也不知是谁在御前提了一句,竟把圣上的好奇心也勾了起来。圣上随即下旨,于月明之夜设赏樱宴会,召小鸟游乐师入宫,与源博雅斗笛。



“唉……我可真不想去啊,晴明!”

赏夜樱、奏雅乐、诵和歌,这本是宫中的风雅事,可一想到即将到来的比试,博雅就不由皱起眉头。

“我从来没有想过,要与别人比试吹笛。”他闷闷地啜了一口酒,对微笑不语的友人说道,“比起斗笛,我倒更期待听小鸟游乐师的吹奏,或是与他合奏……能让花鸟之魂受到感召的笛声,一定非常动人吧!”

“哦,会是那样的吗?”晴明勾了勾唇角,低头喝酒。

“不是吗?”察觉到对方的弦外之音,博雅转头看着他。

“你的笛声之所以动人,是因为你在吹笛时,从没想过要去打动别人。”晴明含着一丝笑意,慢慢说道,“博雅即为笛,笛即为博雅,这样吹出的笛声,才可以成为咒,束缚天地鬼神。”

“怎么又是咒!”

“鬼神为咒所缚,自然会受你驱使,可是,你也从没在吹笛时见到鬼神出来跳舞或者歌唱,是不是?”

“嗯……”

“那是因为在你的心里,并没有对它们下那样的咒呀,博雅。”

“你可以把话说得简单一点吗,晴明!”

“听不懂也没关系,”晴明笑道,“不过这场比试,博雅注定会输哟。”

“你知道我不在意那些,”博雅无奈地摇了摇头,“若不是圣上下旨非比不可,我根本就不想参加。”

“你的鬼神们只会躲在暗处聆听你的笛声,除非百鬼夜行时,否则无论如何被你打动,它们都不会在有第三者在场的情况下现身,这才是真正的鬼神。而那位小鸟游乐师的鬼神,只要他一吹笛就会现身,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你的意思是……”博雅怔了怔,终于恍然大悟,“那不是真的鬼神,而是式神?”

“保宪大人已经亲自确认过了,看来对方是得到了阴阳师的协助,”晴明放下空杯,展开折扇微微摇动起来,“看在这位乐师只在求名、别无他图的份上,保宪大人尚未揭穿此事。不过这样一来,你们之间的比试就不再公平了,你是一定要输的。”他饶有兴趣地望着博雅,“怎么样,是揭穿他的小把戏,还是让我的式神为你助阵?”

博雅立即瞪他一眼:“这怎么行!”顿了顿,又摇头道,“你什么也不用做,就算我输了也无妨。在这件事情上,我原本就没有争胜之心。”

晴明轻摇折扇,笑意渐浓:“博雅果真是个好汉子。这场比试,倒是越来越让人期待了呢。”



到了斗笛的这天晚上,宫中的夜樱开得正好,圣上在樱树下设宴,有幸受邀的贵族公卿们悉数到场,此外还有京中闻名的乐师与歌人,都前来观看这场令人神往和激动的比试。

作为当事人,席上的博雅却有些心不在焉。此前有不少相识的官员和乐师,直接或间接地向他传达了鼓励的言辞,他还收到了从后宫送来的和歌,表达对他今晚表现的期许之情云云。他甚至还听说众人已暗中分为两派,为比试的结果下了注,打算在今晚一赌输赢。

“博雅大人才不会输给来自播磨的乡下人呢!”

“我看未必,听忠平大人说,那位播磨乐师技艺超凡,十分了不得呢!”

到处都是这样的议论,不经意间传入了博雅的耳朵。支持播磨乐师的人们认为,尽管早就听闻博雅大人的笛声也令鬼神倾倒,却从没有人亲眼见过鬼神受博雅大人笛声的感召而现身。但在播磨乐师这边,花鸟之魂闻笛起舞这件事,可是由忠平大人亲眼所见、亲口证实了的。

博雅一面暗中叹气,一面应付前来与他搭话的人们。他向来都是随心演奏,只想好好吹笛,无关其他,因而这样的场合着实让他有些提不起兴致。他不由怀念起与大天狗吹笛合奏的时候,说起来还是同那家伙一起吹笛才是最愉快的。不过就算如今他们关系亲密,那家伙也总是来去无期,最近又好些日子没有出现,也不知到底去了哪里。

他默默地想着自己的心事,不多久众人齐聚,圣上驾临,宴会便开始了。

先是有雅乐助兴,几位年轻的贵族公子华服献舞。又有歌人以花、月为题吟诵和歌,众人称赞点评。风雅一番之后,终于轮到今晚的好戏登场。

播磨来的小鸟游乐师首先吹奏。他显然为今晚的场合刻意装扮过,更显隆重。他吹奏的是一首在播磨广为流传的《樱之舞》。随着他的笛声响起,他的身边果然如传言所说,出现了数名美艳的舞姬歌姬。这些女子的身影起初影影绰绰看不真切,但很快她们就变得清晰起来,有的围绕着小鸟游在笛声中起舞,衣裙拂地,发出沙沙的轻响,有的则在一旁宛转而歌,柔美悦耳,如莺声鸣啼。

席上的众人都看呆了,更有人忍不住惊叹出声。尽管早已知道这些美丽女子皆为式神,博雅仍然深深陶醉其中,毕竟美好之物总是动人,至于对方是否胜之不武,博雅从一开始便无心计较。

小鸟游一曲吹罢,美人隐去,在座众人这才回过神来,纷纷赞叹不已,就连帘后的圣上也出言称赞。众人不由为博雅大人担起心来,面对如此非凡的对手,博雅大人想要胜出,恐怕没那么容易。

众目睽睽之下,博雅站起身来,从腰间取下了叶二。虽然此刻他成为了宴会的焦点,但他的心思却已不在这宴会上,甚至也不在这场比试上了。

为了今晚的吹奏,博雅原本准备了一首与赏樱相关的曲子,可这时再吹奏此曲难免重复,他便想换一首曲子吹奏。他举目四望,见月亮轻掩在薄云之后,越发显得幽远朦胧,心头一动,忽然想起上次见面时大天狗吹奏的一首曲子来。

此曲名为《胧月夜》,是大天狗闲暇时随性所作,博雅觉得好听,便学了过来。今夜他身在宫中,为俗事所扰,抬头望月时,更加想念起心上人。此情此景吹奏此曲再合适不过,于是博雅把叶二凑到唇边,让心中的郁闷与满腹的思念都化为了笛声。

这笛声带着丝丝缕缕的寂寥之情融入夜色,飘向天空,席上众人听了无不动容。但是很快就有人注意到,博雅大人的笛声虽美,周遭却并没有发生任何变化或是出现任何奇景。看来今夜,平安京中的第一笛手就要惜败于播磨来的乐师了。

博雅吹奏了一会儿,在座已经有人惋惜地摇头叹息,或与邻座之人交头接耳、窃窃私语。但博雅却并未留意这些,他双目半阖,全情投入并沉溺在笛声之中,缓缓飘散的笛声如诉如慕,不绝如缕。

就在这时,一阵晚风倏然而至,拂过庭中的樱树,刹那间落樱如雪。夜空中有光出现,起初是若有若无的一片,但很快那光芒便开始聚拢,凝成一个人影,自空中向宴会上的诸人走来。

除了仍在入神吹笛的博雅,众人皆抬头仰望,目瞪口呆。那人影仿佛是由夜色所化,却比夜色更加轻灵,穿过缥缈的夜雾,踏着流溢的薄云,缓步走近,驻足半空,俯视脚下。

众人这时才得以看清,那竟是一位容貌俊秀的年轻公子,身着白衣,浑身笼罩在朦胧的清辉之中,皎皎如月,正当空而立。

众人一时不知所措,就连圣上也忍不住掀帘望去。那白衣公子伫立片刻,忽地轻挥手臂,手中便多了一把银色羽扇。只见他手持羽扇,身姿沉稳端方,开始随着博雅的笛声且歌且舞。


不似明灯照

又非暗幕张

朦胧春月夜

美景世无双


那清沉的歌声犹如缓缓降下的露水,涤尽了博雅胸中的思愁。不用抬头看他也知道,心中所想之人已经来到了自己的身边。


我闻笛声来

羽袖飞白浪

向君梦里去

倏影踏清光


随着心绪的舒展,博雅的笛声也如云开月明,光华满地。空中的舞者感应到笛声的变化,举手投足间清风摇曳,原本被吹落的樱花随风而起,粉色的、白色的花瓣交织如云,时而围绕着博雅旋舞,时而自由地飞向空中。而那舞者就在夜幕之下、樱花之上,踏月起舞,乘风而歌。




大天狗再次出现在博雅面前的时候,又是一个月色朦胧的夜晚。

宫中斗笛之事虽已过去了许多天,可博雅府上却仍是访客不断。登门拜访的人们不为别的,只为一睹那枚传说中的“仙翼之羽”。据说这枚仙羽乃是博雅大人与播磨国的小鸟游乐师斗笛时所得。博雅大人的笛声召来了月中仙人凌空舞蹈并为之歌,而仙人在离去之际,也将手中的羽扇化为一枚银色羽毛赠与了博雅大人。

斗笛的过程与结果在次日就传遍了全京城,再没有人会惊叹播磨乐师所召出的舞姬了。曾亲眼目睹仙人舞姿的人们口若悬河、滔滔不绝,而那些从别人口中听说此事的人们又将其中的细节更加夸张地转述给了他人。大家都想看看仙人所赐的羽毛究竟是什么样子,这令博雅在朝在家都不胜其扰,不得一日清静,连找晴明喝酒的空闲也没了,因此当再次见到大天狗时,他忍不住劈头就是一通抱怨。

那夜大天狗匆匆地来又匆匆地走,除了一片羽毛,连句话也没有留下。这时听博雅发完牢骚,便道:“那日我有事还没做完,但晴明传信与我,让我务必要来帮你。”

“帮我?”博雅哭笑不得,“这种小事,有什么值得你专程跑一趟的?”

大天狗看了他一眼,慢慢说道:“当时他并未言明,只说如果我不照他说的去做,你就会被人欺负。”

“……”

“那你事后直接离开不就好了,为什么还要留一片羽毛?你知不知道,就是这片羽毛害苦了我。”博雅一想到连日来那些“求毛心切”的人们,就不由得叹气。

“……我以为,你在想念我。”沉默片刻后,大天狗轻声地说,“原来不是吗?”

“我可没有否认!”博雅脱口而出,可脸上却迅速地烧了起来。

大天狗不再说话,偏过头来亲他的嘴角。迷迷糊糊间,博雅听见他似乎是笑了一声。

等有空的时候,再去找晴明算这笔账吧。博雅边这样想着,边从大天狗的肩上望向窗外的夜空。

那里正胧月高悬。



(完)


评论 ( 32 )
热度 ( 178 )

© 铃铛铛 | Powered by LOFTER